【逃犯條例】傘運靜坐感無力 學急救組救援隊 救人也救心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反修訂《逃犯條例》示威活動今日(21日)持續,示威者在今晨七點於金鐘政府總部聚集,陸續佔領夏愨道、灣仔警察總部及稅務大樓。

26 歲的車厘子(化名)曾於6月11日通宵留守,並在翌日爆發大規模衝突時於救護站當急救義工。經過兩次大型集會,她於今日選擇穿起反光衣,跟數位於早前示威認識的朋友組成流動救援隊,協助衝突中受傷的示威者,「在(2014年)佔中時沒有做甚麼,希望現在可以幫到手,最理想的就是大家參與的人都不要受傷。」

車厘子沿途遇上了其他急救隊成員,雙方交換所得的資訊。(柯詠敏攝)

自今晨七點起,有示威者於立法會外聚集,繼而佔領夏愨道,金鐘一帶氣氛常算平靜,但當遇見車厘子時,她穿上印有紅色十字標誌的反光衣外,頸上已戴著護目鏡,而雙手更包著保鮮紙,整全裝備與氣氛形成反差,這源於她在6 月12 日爆發大規模衝突時的經歷。

當時她跟其他義工於海富中心近樂禮街對出設救護站,普遍示威者因遭胡椒噴霧噴中導致出現熱衰竭或哮喘病發而前來求救,情況未算混亂,但自三點起警察清場時,連同救援站也吃中了催淚彈。

612金鐘衝突,警方以催淚彈、橡膠子彈、布袋彈,驅散示威者。(資料圖片 / 林若勤攝)

「那時好似災難片般,因為人由樂禮街是由大路去小,周圍的人不斷四處散去海富(中心)、中環方向,但見到他們不想就這樣走,所以走一走就停一停。」她憶起,那時候急救站也不斷中催淚彈,「一路中一路幫人洗眼,個眼鏡都濛了。」車厘子首次以急救義工身份參與集會,她坦言只能壓抑情緒,「當知道紅十字會開站的那刻,才忍不到哭了出來,因為太害怕,太害怕再出現流血衝突。」

當時場面混亂,車厘子遇到一位年青女生教她感受至深,「她應該只有15歲,當時她雙眼通紅,一來是因為催淚彈,二來相信是她太驚慌。我深刻是在想為何要年青人來承受?」

急救人員隨身攜帶急救用具。 (柯詠敏攝)

救人也救心

這天示威者佔領夏愨道後,部分更去到灣仔警察總部及稅務大樓,車厘子及隊友比示威者更早於稅務大樓預備,「我比較幸運的是早前儲下來人脈能夠拿到更高規格的急救用品,以及得到更多資訊,這都能幫助我們設流動救護站。」

稅務大樓外聚集了上百名示威者,有些於大堂內高叫「罷工」口號,突然有示威者上前請急救隊幫忙,原來他前一日嘔吐不適,但仍堅持上街集會。車厘子除了一邊替他擦走頸上的冷汗,一邊捉著他的手安慰說:「要好好保護自己,你們還有很多時間。」車厘子坦言,每當看見年青人受傷最為痛心。

突然有年輕人替他朋友上前求助,車厘子一邊跟他作簡單檢查,一邊安慰他。

佔中僅靜坐 「覺得自己好廢。」

早在五年前,車厘子也有參與「雨傘運動」,但當時她毫無急救知識,與大部分人一樣於馬路上靜坐,「我並不會衝,但只是坐在這裡又不知道做什麼,當下有很多事想做但又做不到。」經過「傘運」的無力感,她決定學習急救知識,協助整場運動。

與五年前相比,她認為普遍香港人進步了——能互相了解大家的崗位並以自身的力量推動運動,「我覺得自己冷靜了,控制到情緒。」

港人於社會運動上愈漸進步,但自「傘運」後政府陸續推行具爭議性的議案如「明日大嶼」、「國歌法」等,彷似與民眾的意向愈漸走遠,還對這個城市有希望嗎?「有希望,因為有希望我才會走出來的。」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