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敵加租】粉嶺最後書店將結業 老闆做地盤工幫補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當他打來續約的時候,一說要加20%,不用細想,我不做了。」粉嶺開卷樂書舍老闆慨嘆。

一個粉嶺站,三個恆基屋苑,當地產商於豪宅再無可爭之地,屋苑商場就成了下個兵家之地。粉嶺站一出,穿過名都的繁華,一橋之隔,就是沉烽靜柝的粉嶺中心商場。商場清靜20年,現在一說要裝修,酒樓、補習社紛紛結業,而粉嶺唯一一間書店,亦就此敗退,於8月中正式榮休。

書店人流不多,會進來的都是熟客。(倫星揚攝)

粉嶺遺孤書店 「執晒」

常見的「大眾」、「商務」、「三聯」,版圖廣闊,上水、大埔均有分店,唯獨粉嶺無一踏足。開店11年的「開卷樂書舍」,已是粉嶺區內唯一僅存專門只賣書的書店。專營簡體字書的書舍,05年始由父親開店,10年退休後,由當時32歲的兒子胡先生接手。全盛時期,整間店舖天蓋地都是書,4面牆的層架,加上櫃底櫃頂,連存放的位置都不夠,還得勉強「左塞右塞」。

書店埋藏於街坊商場之中,旁邊店面都將近結業。(倫星揚攝)

400呎書店 3萬元租金

好景不常,商場每2年續約一次,對上一次續約租金已加了15%,至24000元租金,比不少旺角樓上書店更貴。今年三月份,業主致電通知加租20%,一間400餘呎小書店,開價近3萬元租金,老闆胡先生心知「氣數已盡」。胡先生:「這裏人流不多,都是街坊生意,『賺賺埋埋』僅夠維生,唯有多打份地盤工,盡量多捱幾個月。」

店中書櫃已坦蕩蕩,昔日風光不再,但曾被書壓滿的痕跡尤存。(倫星揚攝)

老闆燒焊補家計

老闆胡先生接手書店後,全職做了5年,可惜生意不濟,今天3月決定轉職地盤,晚上8點才回店賣書。胡先生,15歲就在地盤學師,做了幾年,現在重執故業。他直指「做地盤都做足周一至六,薪金兩萬元,比開書店賺得還多」。

他坦言,書店已成夕陽行業,還很仔細地留意,打從「iPhone4」時代開始,人們就不看書,大家都拿著個電話,「以前放學時段,店裏逼滿人,現在呢?只玩手機。」新聞、奇趣、書本、小說、漫畫,什麼類型都有。然後多用了智能手機,上網又成了新常態,網上資訊圖多字少才吸引,沒人再愛看字;也流行網上購物,讀者買書再也不用到處逛,或者在實體店看完再上網買。

一套套的漫畫若在結業前都無人問津,老闆也只能忍痛扔去堆填區。(倫星揚攝)

繁簡字之爭 餘下新移民客路

胡先生話說當年,早在中港矛盾開戰前,內地剛開放出版自由,很多出版社都爭相出書,什麼題材內容都出。最重要是比繁體書更便宜,起初一本賣20多元,比同一篇章譯成繁體的便宜好幾倍。

然而,繁簡字風波越吵越熱,現在的家長眼看小朋友走進書店,都會明言:「簡體字嚟,你識睇嗎?走喇走喇!」。這樣的家長多的是,始終鄙視簡體字。因而餘下的客人以新移民居多。尤其新移民在近幾年特別多,胡先生指出,他們都特別愛看「有字的」書,或者是他們在內地成長,熟悉內地書籍的口味。

書店霸權 小店難競爭

正因為簡體字成了偏門,很多生意都靠熟客街坊來支撐。小書店珍貴之處是,老闆可親自找書。逢星期三,老闆就會專程北上找書。客人在書舍訂書,不用手續費,快則一星期,慢則兩個月。現時人民幣經常浮動,賺多少要看匯率,通常以本身書本售價乘以1.4至1.5倍賣出,部分行家就乘1.6倍。他補充,不是每間店都肯幫忙找書,有些難找的書,旺角的樓上店一聽到就耍手婉拒。

書店生意慘淡,胡先生轉職做地盤,晚上8點才回店賣書。(倫星揚攝)

始終現在繁體書出得慢,簡體書種類多,大眾商務都涉獵簡體書,間中就打折扣,小店不會有能力打這種「銀兩戰」。他嘆指,客人再支持都難以力挽狂瀾,總不可能養得起整間店。現在只寄望「買一送一」的優惠,可於租約完結前賣光店內1300本書,盼望無需斷送堆填區。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