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務員集會】批十萬OT費 警署秘書的掙扎:知你辛苦但唔應仇視

最後更新日期:

「公僕仝人,與民同行」公務員集會於8月2日晚上七時假中環遮打花園舉行,大約六時許,參與集會的人潮已逼滿遮打花園,放工後匆匆趕到的人只得站在昃臣道及遮打道上。黑壓壓的天空降下豆大的雨水,落在彩色的傘花上,滴滴答答,打濕了黑衣人。有人躲進終審法院的拱形簷篷裡,包括90後任職警處秘書的公務員阿魚(化名)。

遮打花園與終審法院間一排墨綠的樹儼如隔音屏,阻擋了集會大台的聲音。阿魚聽不見大台嘉賓的發言,卻堅持逗留至9時集會結束為止,耳邊只有一波一波的吶喊:「香港人加油!」、「公務員加油!」。阿魚說:「如果現在不站出來,可能以後都沒有機會站出來。」

身為警處一員 內心飽受掙扎

「我覺得這個政府實在太迂腐,先不論政治立場,政府也應該回應市民大眾的訴求,而不是做一隻縮頭烏龜。」阿魚說,這隻烏龜仗賴的是由警隊形成的殻。作為九龍區一警處的秘書,也是警隊的一部分,她說,她內心也有掙扎、矛盾。

天空降下豆大的兩水,參加集會的人士撐起兩傘,即使聽不見大台的聲音,仍堅持至晚上9時集會完結。(資料圖片/李澤彤攝)

有高級警員這個半月的加班費高達十幾萬!
警處秘書阿魚

加班百多小時 領十多萬加班費

阿魚負責處理文書工作,包括審批警員的薪金、加班費。自6月9日起,前線警員日做12小時,兩個月過去,有警員加班鐘數逾100小時,加班費亦相當可觀。「有高級警員這個半月的加班費高達十幾萬!」每每審批這些大額的加班費,她內心總有股憤憤不平的氣。「好唔公平!我知你加班辛苦,但你有錢落袋,就唔應該仇視。你唔係義工,而係受薪,逗緊納稅人嘅錢,市民畀錢你,然後你打市民⋯⋯呢份工真係好爽。」

她雖於警署內工作,但與前線警員屬不同樓層,平時很少接觸,只有偶爾乘搭電梯時碰面,她便站在電梯角落,聆聽警員對話。「他們站在自己的角度指責市民,句句都夾雜着粗口,例如會話『鬼唔望你班xx快啲死!』」每當聽到這些說話,她臉色便會沉下來。

「但都有正常警察,會持平少少評論事件,例如728上環事件翌日,有警員在電梯評論說:『留咗路畀佢哋走㗎喇。』」阿魚說,警署人員浸淫在同一個大染缸內,染藍是難以避免的,但也有少量人如她這般。

阿魚:「你唔係義工,而係受薪,逗緊納稅人嘅錢,市民畀錢你,然後你打市民⋯⋯呢份工真係好爽。」(黃文軒攝)

身在曹營心在漢

她憶述早於六月初,反修例運動剛萌芽時,有警署員工亦表明反對修例。但7月下旬,阿魚因網民發起的不合作運動遲到,那同事卻說:「好慘啊,畀人搞。」阿魚反問:「你知道為甚麼他們要搞不合作運動嗎?」「不知道。」「因為政府從來沒有回應他們的訴求。」「政府咪回應咗囉。」「回應咗咩?『壽絡正寢』四個字?我們做公務員的都知道這四個字沒有法律效力,政府文件內不會有形容詞。」阿魚形容,那人聽後一副恍然大悟的樣子,令她明白這個染缸內的人所接收的資訊並不完整。

「我覺得自己是身在曹營心在漢。」阿魚咧嘴笑說。自6月9日起,幾乎所有反修例遊行她都參加了,穿着黑衣站在人潮尾端,一直未品嘗過催淚彈的辛辣,直至7月28日上環遊行。

那天,她本來坐在遮打花園內,後來聽說上環需要水,她便和朋友一起送水至上環,「去到見到示威者很和平、團結。」她在上環逗留了一會兒,遇着警方施放催淚彈,她在遠處,也吸入了部分煙霧,馬上淚水盈眶。

市民舉起手機的燈光,吶喊:「香港人加油!」、「公務員加油!」(黃桂桂攝)

「前線好明顯有仇民情緒」

對於過去兩個月來警察所使用的武力,阿魚激動說:「簡直係過分!你明知不可以打頭就係都要打頭,不應該開槍就係都要開槍。警察職責是服務市民,但前線好明顯有仇民情緒,沒有搜查令又去搜查,問你拎委任證又唔出示委任證……好無奈,一單接着一單,有太多不公義事件發生。身為紀律部隊應該要有紀律,而唔係自己話咩就咩,如果唔係,就不需要法例啦!」

阿魚說,她不怕被秋後算帳,「如果你覺得我唔支持你所以炒我,咁只代表你都覺得自己做錯嘢。」(黃文軒攝)

公務員只是政府棋子

既然如此,為何仍要在警署內任職呢?她說,當初應徵公務員文書及秘書職系時,並不知道自己會派去警署,入職至今數個月,初入職時,仍未發生一連串的反修例運動。但她表示暫時仍未有辭職的念頭,「我認為我現時仍是為市民服務,加上,我當公務員,是出政府薪金,使去政府一筆錢。而且我只是一個低級職員,即使我辭了,也還有很多人願意頂替我的職位,公務員只是政府的一隻棋子。」在這場棋局對奕中,沒有了一隻白棋,政府還有千千萬萬隻白棋,她認為她一人辭職,作用相當有限。

8月1日,政府發聲明指公務員應保持政治中立,不偏不倚,認為公務員集會會「令人誤以為公務員與政府對着幹,製造政府內部分化和矛盾,亦會嚴重影響政府的有效運作、施政和向市民提供的服務」,指特區政府會就任何公務員違規的情況,按既定機制嚴肅跟進。

參加公務員集會的人潮由遮打花園逼出昃臣道及遮打道,大會其後表示,參與集會人數約有四萬人。(資料圖片/李澤彤攝)

我覺得,如果而家唔企出嚟,可能以後都冇機會企出嚟。
警處秘書阿魚

拒戴口罩 不怕秋後算帳

阿魚批評聲明是白色恐怖,「叫我們不要出嚟,出嚟會嚴肅跟進,出嚟是違法,我做咗幾個月,我辭職有咩所謂,但這份聲明就嚇到一班做了幾十年的人。」集會這天,阿魚穿一襲黑衣、黑褲,沒配戴口罩,她說她不怕被秋後算帳,「如果你覺得我唔支持你所以炒我,那只代表你都覺得自己做錯了。」她頓了一頓,續說:「如果現在不站出來,可能以後都沒有機會站出來。」

晚上9時,公務員集會結束,雨水也停了下來。阿魚步出終審法院的拱形簷篷,瞬間被一波黑色人潮推着前往中環地鐵站離開。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