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務員集會】拒戴口罩出席 高級公務員:免於恐懼自由正消失

撰文:黃文軒 黃桂桂
出版:更新:

近日有多名公務員聯署促政府回應市民訴求,亦有公務員發起昨日(2日)在遮打花園舉行的「公僕仝人,與民同行」集會。Sam(化名)是其中一位參與集會的公務員。他是一名「和理非」,過去兩個月的遊行示威中,他只出席獲不反對通知書的遊行,但7.1衝擊立法會當日,他對年青人的憤怒感同身受。「任何一個政府,經歷過這麼多人上街、這麼多反對聲音,正常的民主政府其實已倒台。」他今日不戴口罩,以真面目走出來,要以公務員身份控訴這近乎極權的政府。

「有冇人係公務員呀?」「我係。」

昨晚7時,人潮擠滿港鐵中環站,有身穿西裝的人說要先更換黑色衣服,也有人只咬麵包充饑,他們全都剛剛下班,臉上寫着疲勞二字。為找尋公務員的身影,記者站在比人潮高一級的花叢堆上,嘗試穿過人群。有人聽到「尋人」的消息,幫忙向下方的人潮大聲呼喊:「呢到有冇人係公務員呀?」旁邊傳來一位男士回應:「我係。」他是Sam。

近日有多名公務員聯署促政府回應市民訴求,亦有公務員發起昨日(2日)在遮打花園舉行的「公僕仝人,與民同行」集會。(李澤彤攝)

Sam沒穿黑衣,沒戴口罩,剛巧與相約而來集會的同事走散了。他上身穿了一件藍白色間條T-shirt,下身搭一條黑色休閒褲,臉上架着一副眼鏡, 態度沉著。Sam今年40多歲,在勞工處擔任公職廿多年,他透露自己總薪級表達34點,笑道:「根據其他報章講法,我應該算係高級公務員。」

公務員集會近日來惹來爭議,公務員事務局局長羅智光前日(1日)向公務員發信,指不認同以公務員名義發起集會及罷工,而政府發言人同樣發表嚴正聲明,強調「絕不接受任何衝擊公務員政治中立原則的行為」,又指公務員集會「製造政府內部分化和矛盾」,動搖公務員執行職務的信心。

Sam穿了一件藍黑色間條T-shirt,下身搭一條黑色休閒褲,剛巧與相約而來集會的同事走散了。(黃文軒攝)
公務員要效忠行政長官及政府,是說公務員不會因為執政黨轉變而拒絕服從,不是做一隻狗,林鄭說什麼我就做。
Sam(化名) 勞工處高級公務員

休假趕來公務員集會

Sam今日休假,為響應「公僕仝人,與民同行」號召,特意從家中趕來集會。發起今晚公務員集會的勞工處二級助理勞工事務主任顏武周,是Sam的同事,「唔係特別撐佢,如果唔係佢搞,我都會嚟。」對於政府聲明中,強調不應以公務員身份出席政治活動,他嗤之以鼻,「政治中立是說公務員不會因為政治立場而有所偏私,但無論如何都不可能凌駕於《基本法》中賦予市民自由遊行表達意見的權利。我不是AO(政務主任)或IO(新聞主任),所以完全不應該有任何限制參與集會。」

Sam說,﹏公務員也是人,也是公民,下班後也是人,也要盡公民應該有的責任。」晚上的集會,人群在被逼在遮打花園外,擠得水洩不通,但仍舉起手機上的燈光和應。(黃文軒攝)

「做公務員,不是做狗」

公務員事務局前局長王永平早前亦就「政治中立」解說,指《公務員守則》由自己寫下,而公務員出席集會並沒有違反政治中立原則。Sam也表示認同:「我以公務員身份出席今日集會,亦是以市民身份參加集會,公務員與市民身份不能分開。」他續解釋:「公務員要效忠行政長官及政府,是說公務員不會因為執政黨轉變而拒絕服從,不是做一隻狗,林鄭說什麼我就做。」

政策好難講絕對的對與錯,例如處理侍產假,應該是3日還是30日?當中有好多考慮,但如果真的有好邪惡的事要面對,我會出聲。在根據行之有效的規則辦事之餘,也要問問自己良心。
Sam
Sam縱然沒戴口罩出席,但他指仍礙於公務在身,不想太高調故不便上鏡,「我哋只能夠盡力做啦,我覺得公務員都係好勇敢,好多人好保守,又承受好大壓力,個層級文化又好清楚,所以咁多人(公務員)企出嚟,我覺得好感動。」(黃桂桂攝)

近年來,Sam見證了香港法治制度漸趨崩壞,他今日走出來,是要控訴政府制度的不公義。「設立獨立調查委員會一向是一個行之有效的方法,不明白為何政府不做。」他也見證了一些官員的唯命是從。還記得2016年有議員資格被DQ,至今Sam仍耿耿於懷,「有些選舉主任、政務主任真的可以埋沒良心,做好邪惡的事。」他口中的「邪惡」,是指自己不得已要「埋沒良心」,服從政府辦事。但他也慶幸自己職位不是處於「風眼」,不用站在人生交叉點。

不過有時他也會叩問自己,如果到關鍵時刻,不得已要「埋沒良心」,自己又應如何抉擇?他沒有絲毫考慮:「政策好難講絕對的對與錯,例如處理侍產假,應該是3日還是30日?當中有好多考慮,但如果真的有好邪惡的事要面對,我會出聲。在根據行之有效的規則辦事之餘,也要問問自己良心。」

免於恐懼的自由正在消失

從4月起,Sam已開始留意反修例議題,而6月、7月以來,他只出席獲不反對通知書的遊行,至於7.1衝擊立法會當天,他也不敢站在最前線。如此保守,只因他心底始終有恐懼,「公務員身份,始終有壓力。」做公僕廿多年,他第一次見證無形的恐懼蔓延得如此快。「免於恐懼的自由正在消失,好真實。我們現時與極權主義好接近,完全無法想像公務員事務局可以出一封歪理連篇的信。這麼多年來香港人沒有想過會變成這樣,以前你面對政治,你會覺得理所當然地有選擇,我去六四集會這麼多年,不會擔心回到公司會被人紀律懲罰,但今時今日在群組討論內,好明顯有人會開始害怕。」

集會中途下起大雨。(梁鵬威攝)
越來越多事變得習以為常。這些事情需要警惕,今時今日要時常問自己,甚麼是對甚麼是錯?不要屈服於政治壓力之下。
Sam

早前各區連儂牆遍地開花時,Sam親眼見過,有公務員在電話群組內攻擊食環署署長,「有人罵食環署署長是黃絲,所以不清理連儂牆。而幾個月來的警黑合作、動員黑勢力也好,指鹿為馬也好,越來越多事變得習以為常。這些事情需要警惕,今時今日要時常問自己,甚麼是對甚麼是錯?不要屈服於政治壓力之下。」

首次見證以公務員名義發起政治集會

這是最壞的年代,卻也是最好的年代。擔任公職廿多年,除了2003年沙士有公務員抗議減薪外,他第一次見證有公務員發起集會表達政治訴求,認為這別具意義,「不論在中共或政府體系中,公務員是整個管治團隊的核心,政府要依賴公務員推行政策。而當每個部門、職系,包括最核心的AO、EO都站出來,是清楚地告訴政府:『你是完全、徹底地做錯了』。」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