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藍經濟圈】價錢品質潮流也不再是首要?政見成新「消費指標」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黃藍除了是政見,原來亦可成為消費指標。以往消費者看重價錢、品質、潮流……反修例運動後,部分消費者所看重的則是政見。一些商戶及財團在言語及行動上對運動表態,有人發起罷買罷食行動,以顏色區分不同政見的店舖,製作黃藍商店名單和地圖。支持運動者,鼓勵消費者光顧「同路人」黃色商店,同時提倡抵制藍色親中商店,以此作為街頭以外的和平抗爭。

內地亦有博客製作藍店名單,鼓勵內地人來港光顧藍色商店。行動發起後,商家的政治立場變得敏感,例如譚仔雲南米線兩間分店門外被貼上侮辱示威者的告示後,引來不少網民指責,明言要罷食。而譚仔亦迅速公開閉路電視截圖作為證據,急於澄清告示非店員所為,以防受到抵制。

記者|莊芷游 編輯|林安兒 攝影|莊芷游 美術|黃雅詩

美心集團旗下的Starbucks亦是示威者的抵制目標。(香港01資料圖片/歐嘉樂攝)

年近三十的A小姐(化名)從事文職工作,七月中開始上班下班都罷乘港鐵,改乘巴士和船來往柴灣和尖沙咀,一程車的時間由約半小時增至多於一小時。她以往每天都會到星巴克買咖啡,但因為香港星巴克的經營權屬被抵制的美心集團,所以A小姐就改為自己在公司弄滴濾式咖啡。另外,她亦曾經常用八達通買飲品,但由於港鐵佔八達通近六成的股份,使用八達通會增加港鐵的股份收益,她現在會預先托朋友訂購大量飲品放在家中,並取消八達通自動增值,除了乘搭公共交通工具以外不再使用。

她也是面書專頁「全民罷買日Bye Buy Day HK」其中一位管理員,專頁擁有五萬多個追蹤者,會整理藍色大集團旗下的商店名單,呼籲港人罷買罷食。但甚少發放藍色小店的資訊,以免因難以核實而造成不公。她認為這是一種最和平、最低門檻及必定不違法的抗爭,目的是運用消費者力量,抵制和懲罰公開表示支持政府的商家,同時警告中立或仍未發聲的商家,不要與政府同流合污。

A小姐是面書專頁「全民罷買日Bye Buy Day HK」其中一位管理員,會整理藍色大集團旗下的商店名單,呼籲港人罷買罷食。(FB@全民罷買日 Bye Buy Day HK)

抵制大集團壟斷 望眾人力量聚沙成塔

A小姐表示參與行動後,才發現原來香港市場被大集團壟斷的情況很嚴重,更甚的是許多隨處可見而貼近生活的店鋪,都是已表態親中的大集團旗下,所以罷食罷買並非毫無代價,有時候亦要犧牲個人喜好,例如她很喜歡吃美心集團旗下壽司店千両,但七月中至今就過門不入。她表示因有全職工作而無法走到最前線長期抗爭,深感自己做得不多,如果連這種小事都做不到,就無法認同自己是運動中的一分子。

A小姐表示她很喜歡吃美心集團旗下壽司店千両,但七月中至今就過門不入。圖為11月10日九龍塘又一城千両閘上被塗污。(資料圖片/黃金棋攝)

她用盡方法抵制藍色商家,但有時亦會因時間或地理限制而選搭地鐵。她強調並非要求所有人百分百執行罷買罷食,重要的是積少成多。「很多人覺得只有百分之一百和百分之零,其實不是,你可以百分之二十、三十、五十、六十,都是有貢獻的,我不能因為一個人吃了一次吉野家就否定他的參與。」她續指專頁是一個提供資訊的平台,讓有心人一起慢慢抵制親中大集團,減少集團收入。

光顧本土小店 減少大集團收益

大學三年級生Waisan一家三口均有參與罷買罷食行動。因為母親一直注重食品安全,早已避免購買所有中國品牌或中國製造的食品,而Waisan自己則很關注地產霸權和壟斷問題,亦會盡量避免光顧有雄厚資源的大集團,對本土小店則大力支持,但她亦無奈感歎香港的小店壽命不長。

Waisan認為罷食罷買可持續,因為大家會有所警覺及不會放棄。(大學線授權使用/莊芷游攝)

Waisan父母分別為退休教師和社工,工作上經常與不同人交集,所以思想比較「貼地」,會瞭解社會上的情緒,明白示威者為何要抗爭。九月中開始湧現罷買罷食行動的宣傳,她向家人提出響應行動,全家隨即支持。一家人主要在飲食上避開以往常光顧的藍店,幾乎每次出外吃飯都光顧同一家黃店。唯一未能完全避免的是樓上燕窩莊,因母親很喜歡它售賣的本地和有機食品,而這些都是他們日常生活的必需品,因此只能逐步減少購買,未能一下子戒掉。

Waisan指自從參與罷買罷食後才發現,原來住處附近有一間她從來沒有注意到的黃色小店,

我覺得這是一個很好的開始……因為你本來不會到處去找這些店舖,但這個運動令很多小店都會傳得很廣,變得很多人認識。
Waisan

Waisan通常都會直接按照名單去選擇餐廳,她覺得有些藍色商戶的股權分布太複雜難明,所以甚少深究,但她會調查黃色商戶被歸類為黃色的原因以決定如何支持,於運動中出力較多例如曾經派飯予示威者的商戶,她會更常光顧。其實她並不認為自己的消費選擇能帶來極大的效果,但就是不想助長對家的收益。她亦指罷買罷食是一種行為姿態,能夠抗衡親中權貴和反對運動的言論。

Waisan表示她會調查黃色商戶被歸類為黃色的原因以決定如何支持,於運動中出力較多例如曾經派飯予示威者的商戶,她會更常光顧。(資料圖片/林振華攝)

整體飲食業蕭條 抵制行動成催化劑

經濟學教授莊太量亦相信罷買罷食行動的影響並不大,他認為人的消費動力主要是方便,同時難以說服所有人參與。而且,以政見作為消費因素也不代表會令對家店舖損失慘重,因為不同立場都會有支持者,極其量只是由一個大經濟體變為兩個小經濟體運作。但他亦補充,抵制行動對小店的影響會較大集團大,並可能連帶影響供應鏈內其他公司,例如一間藍色酒樓因受抵制而倒閉,令到供應食材的黃色商家減少收入,抵制行動變相影響「同路人」。至於本港經濟下滑,莊太量相信遊客數量下跌對生意額的影響會較港人抵制的大。

經濟學教授莊太量相信罷食罷買的影響並不大。(大學線授權使用/莊芷游攝)

然而,黃藍之辨並非黑白分明,有時也會令商戶受無妄之災。連鎖台式手搖水果茶店一芳的大陸代理,於八月在其官方微博發聲明,強烈譴責分裂國家的行徑和反對罷工,引來消費者抵制香港地區的加盟店,即使香港加盟店早已在六、七月曾派冬瓜茶給示威者及參與罷工以表態支持運動,其後更多次澄清自己與大陸代理無關,但仍然被抵制。一芳香港總代理劉心暉以書面回覆本刊表示,近月香港整個飲食業生意額下跌三至五成,自己屬較嚴重一批,部分分店跌幅超過五成。他認為被誤認為藍店有影響生意,但難以得知當中實際比例,而抵制行動的確催化了上環信德中心分店結束營業的決定。劉其後於面書再澄清一芳在大陸、台灣和香港三地經營模式後,生意額較受抵制時期回升兩至三成。他表示,沒有想過大陸代理發聲明會對香港的店舖造成如此大的影響,一盤生意裡有著千絲萬縷的關係。他認為罷買罷食難以避免一些矛盾,例如黃色店舖背後,可能是藍色供應商。但他指行動是一個漫長的覺醒,可令人在消費前三思。

連鎖台式手搖水果茶店一芳因大陸代理的微博聲明,引來消費者抵制香港地區的加盟店。一芳香港總代理劉心暉其後於面書再澄清一芳在大陸、台灣和香港三地經營模式後,有市民主動清潔一芳門市的塗鴉污跡。(劉心暉Facebook圖片)

為黃店宣傳 養活同路人

年近四十的阿索(化名)於雨傘運動後,曾想透過參選區議會,在體制內繼續抗爭,但最後落敗而回。五年過去,阿索組織了家庭,有自己的小生意,不能再走得太前。他想起參選區議會時認識的一些「金主」,而作為中產的他亦開始明白,原來香港有很多有錢人想在背後幫忙抗爭,他便萌生一個想法,創立了現有近五千個追蹤者的面書專頁「本土經濟戰」,希望能用香港人的錢養活香港人。

創立了現有近五千個追蹤者的面書專頁「本土經濟戰」,希望能用香港人的錢養活香港人。(本土經濟戰FB截圖)

他指專頁其實是市場推廣,宣傳黃色小店,亦會為黃色集團店鋪或連鎖店澄清,例如之前香港一芳被誤會時,他也有幫忙澄清「消毒」。他宣傳的店鋪主要靠網友報料,他亦會到店舖面書專頁或連登細閱該店舖,於何時發聲及過往做過甚麼支持示威者。阿索從事前線銷售,因工作關係會走訪不同店舖,亦會去現場觀察,查證商戶的取態。他的專頁只集中推廣黃色店鋪,因為他認為只要黃色商戶的數量及種類夠多,就能變相抵制藍色商戶。他希望能為黃色小店帶來更多人流,令它們存活率變高。同時讓一些未敢表態或中立的商戶知道,支持運動不會為生意帶來壞影響,藉此吸引更多商戶與參與運動的人站在同一陣線。

阿索(化名)表示想幫同路人的店鋪作推廣,因為他認為香港中小企的死亡率一直很高。 (大學線授權使用/莊芷游攝)

阿索想將抗爭帶到日常生活,他說香港人以前很喜歡「打卡」享樂,但現在大家似乎都愧於快活。

我希望大家生活重新打卡,但去吃一些我們想支持的同路商店,我覺得這種打卡是大家願意去做、樂意去做,而不會覺得羞恥、覺得不應該做。
阿索

部分受抵制的商戶/集團(大學線授權使用)

【本文獲香港中文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實習刊物《大學線》授權轉載,原文:動員消費者力量 黃藍經濟學】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