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店系列】旺角黑夜 「睇相佬」為夜歸人解心結

撰文:麥佩雯
出版:更新:

不夜城旺角,通宵店多的是。火鍋店、打冷菜館、機舖、網吧、PUB、Disco⋯⋯而多條通宵小巴巴士線,亦使旺角成為夜歸人的交匯點。多人通宵達旦工作,又有多少「蒲友」徹夜狂歡,才拖住疲倦的身軀回家。
故事就發生在這片夜裡,十多年來,多少人滿懷心事徘徊在旺角街頭,想找人傾訴卻開不了口;此時眼角餘光一瞥,街角坐著一名「睇相佬」,聲稱可替你解決煩惱——就即管去問卦一下吧。聊着聊着,客人不知不覺盡訴心中情。如是者,「睇相佬」成為了一個又一個夜歸人的樹洞。

膠櫈「雅座」,四處無牆。(梁鵬威攝)

沒有圍牆的店鋪

嚴格來說,這算不上是一間店;它沒有圍牆,只有一名「店員」。但它固定在旺角一隅已十多年,每晚深夜11時至翌日清晨5時「營業」,方便熟客回頭再光顧。李百通師傅是「店員」兼「店主」,從事「睇相佬」已近廿年。他一開始在廟街擺檔,後來因不堪被「收陀地」及檔與檔之間爭生意的爭吵,決定出走。

李師傅家住深水埗,每晚推住一架「車仔」,載住「開店」需用的工具,來到旺角「開檔」。一張摺枱,鋪上紅布,放上幾本通勝舊書,「裝飾」用的「求簽筒」,及電池盒為照明燈提供電力。桌後則是巨型黃底黑字「招牌」加「廣告」:「掌相面相八字改名擇日風水」⋯⋯橫幅以支架立起,四周點上多個蚊香。「這個位置很多蚊的,一晚要點5個蚊香。我不怕,客人也怕!」每日「收舖」之際,他都會「借用」後巷內屬於附近銀行的「垃圾剷」,把蚊香燃盡過後的灰燼掃掉。

旺角地膽

跟李師傅在旺角街頭坐上一晚,不少在附近通宵工作的人經過,跟他打招呼。廚師多年前光顧過數次,覺得與李師傅投緣,介紹朋友來之餘,每次經過會聊上兩句,更互相借火點煙。就在李師傅「擺檔」位置附近大廈工作的壯年保安,按常理應上前勸喻他離開以免阻路;但他未有驅趕之餘,甚至光顧尋求指點迷津。此外,長夜漫漫,問路的人甚多,其中不少是外國遊客;英語不靈光的李師傅,早畫好了一份手繪地圖解答。

也許「同行如敵國」,他對區內其他「睇相佬」也十分熟悉,如「轉彎那個女人不懂變通的!甚麼都依書直說,當然不準啦。好像一次,有個客因婚姻問題來『睇相』,那個女人竟然還說她婚姻美滿,丈夫很寵她,客人當然生氣啦。」不排除「賣花賺花香」,他總說自己最準,但更可能是更會說話。

街邊多蚊,一晚要點5個蚊香。(梁鵬威攝)
風水命理甚為虛無,但李師傅可能是更會說話。(梁鵬威攝)

在旺角十多年,當然曾遇上有醉漢大鬧「搞事」。他說自己「心境平和」,不會生氣或還擊,只要不聲不響,對方便很少再「狙擊」。另外11年至13年間,有人不住向食環署投訴他阻街,每次食環來巡查時他就搬到後方銀行閘門前,因那裡是私人地方而非公眾地方;若遇銀行投訴,他就搬回出街外。

前年的「佔領旺角」,李師傅說起初自己也「佔埋一份」;後期他見學生沒有與林鄭對話,認為運動終以失敗告終,就沒有再參與佔領了,「但也沒有出來開檔,太亂啦,不敢!」他說當時「藍」「黃」陣營均有出錢利誘他「撐場」,他都沒有出來,「我份人細膽,喜歡和平,不貪這些錢」。

販賣耳朵

長期深夜開檔,日夜顛倒,只是逼不得已,「因為深夜隨街擺賣才沒有食環來捉!」但如此設定,卻讓李師傅碰上不少夜歸人,聆聽他們的心事。

他說自己像「心理醫生」,勸喻過不少微醉失戀女生、及剛自來往港澳碼頭巴士下車的輸錢「爛賭友」,不要自尋短見。「失戀的就跟他們說:『定有其他懂得欣賞你的人!』;賭輸錢的則叫他們要好好理財。」雖然道理都是老生常談,卻也許帶來不少安慰。「正式心理醫生又貴,又要預約,又總是坐在辦公室裡等人上來見他。真正最需要求助的人,是要當下立刻找人傾訴的。」若遇面容愁苦的途人徘徊,李師傅更會主動與對方攀談;當然其出發點是為生意,卻也許為不少愁人提供了一雙耳朵。有「風水佬」會故意唬嚇顧客,讓他們再次來光顧求助,李師傳說自己從不如此做,只會安撫對方情緒,及與顧客討論如何解決問題。「如果大家發現你『靈』,雖然自己不再光顧,但會介紹朋友來光顧。如此開拓客源才能長做長有。」

李師傅的收費不算便宜,另有「脫墨」服務,聲稱不用做激光只需藥水輕輕一點即可脫墨,「神化」到令人生疑。但他每逢下雨或打風就不能「開檔」,另不時遇到聊了數小時才發現對方不夠錢的情況。他聲稱沒有其他工作,繼續做「睇相佬」雖然收入不穩定,但勝在自由。

竪日清晨五時,天光了,大眾紛紛上班上學去,旺角街頭又熱鬧起來。此時李師傅徐徐把橫幅拆下,將所有工具整齊堆回手推車上,推着「車仔」又走半小時回家,「當做運動!」

每日清晨,李師傅會將所有工具埋回上「車仔」離去,恍如不曾存在。(梁鵬威攝)
「免費睇相3分鐘」成為旺角青年的消遣活動之一。(梁鵬威攝)

後記:

俗語有云「風水佬呃你十年八年」,風水命理甚為虛無,「睇相佬」亦經常被質疑有「神棍」之嫌。此文無意探討「睇相佬」的專業性,只想記下攤檔作為「樹洞」的意義。

李師傅如實說出「求簽筒」更多是裝飾用途。而藝名「百通」其實是把「會說話」、「會呼吸」、「會拿筷子」也算上「一通」。因招牌寫住「免費睇相」三分鐘,不少青年男女趁熱鬧搗亂一番又不給錢,他也不生氣:「做人豁達些。」又好像有點老實及可愛。

難怪不少人願意對他傾吐心事。

李師傅如實說出「求簽筒」更多是裝飾用途。(梁鵬威攝)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