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牛被逼遷】梅窩居民倡遷牛上山 動保人士:應該正視發展問題

撰文:黃妍萍
出版:更新:

大嶼山有牛人人皆知,但會否有一日大嶼山居民跟屯門居民一樣,被笑問:「那裏是不是有牛?」「守護大嶼聯盟」指,於8月尾收到消息,因應大嶼山發展,有人施壓搬牛,欲將牛搬到大鴉洲(南索罟島)。日前聯盟成員之一的「大嶼山愛護水牛協會」獲漁護署邀請出席閉門會議,與義工和居民商討有關事宜。會上漁護署否決了搬牛到島上的建議,但有居民提議將牛搬至黃公田。

牛隻在大嶼山居住多年,近年因發展而面臨逼遷危機。(梁鵬威攝)

近年大嶼山牛群屢受搬遷之苦,2013年漁護署將29隻西貢牛和21隻大嶼山牛對調,目的是令牠們不能像往常般循熟悉的路走到市區,調遷卻令部份牛變瘦、生病,甚至有牛失蹤。2015年,又有把牛搬上山的建議。

7月嘗試遷移 牛隻自殘反抗

今年7月,漁護署試圖把兩隻牛移到位處山上的黃公田,搬牛情況由協助試驗的梅窩居民Simon Cheung上載至Facebook專頁「梅窩牛牛都哪裡去了?」,專頁貼文指被遷移的牛賴在地上不肯起來,更弄傷自己,兩日後牛隻已自行返回原居地。

9月13日漁護署就搬牛事宜召開閉門會議,大嶼山愛護水牛協會的何來指,署方已排除了大鴉洲遷牛方案,然而Simon Cheung提出遷牛至黃公田,「近年市區發展,對牛有危險。」他又指牛本身住在山上,近年新屋在牛的必經之路附近建成,人們驅趕牛隻,導致牛無法回去。

「你見到牛就會明白,牠教懂了我很多東西。」透過觀察牛隻,何來認識到更多生態知識,進而做研究,2014年向聯合國申述大嶼山牛群的生態地位,牛群及其生態終獲列入聯合國「人文價地景(景觀)遺產」。(梁鵬威攝)

動保人士:應該處理發展問題而非牛隻

遷牛上山的爭議早從去年開始,Simon Cheung認為將牛遷至遠離民居的地方,人牛衝突便會減少。然而非牟利獸醫服務協會執行主席麥志豪曾在《香港獨立媒體》撰文,指山地面積甚大,難以追蹤、照顧牛隻,牛又會因調遷而受驚、失散,闖進民居,且山上有農田,牛踐踏作物也會造成人牛衝突。

何來認為,「其實是大家都不敢或不想處理發展帶來的傷害,常在想『發展來了,我們走吧』。」她說現時整個梅窩都是地盤,全拉上有刺鐵絲、放上卡板,認為大家應處理發展帶來的問題,而非把居住在這裏的牛遷走。她又指,牛就像因為發展而被逼遷的人,「牛更加弱勢,不懂示威,被人弄來弄去。」

何來指大嶼山的牛不是流浪牛,牠們在棲息地居住,就等於人類住在自己的屋裏。(梁鵬威攝)

不是「流浪牛」是「社區牛」

何來說大嶼山牛是「社區牛」——「牠們是在這裏長大的,七十年代梅窩有二百多隻牛,現在這些是後代,本來就在村裏住。」她說:「牠們自己定了村界,每天懂得去哪裏探誰,不是漁護署所說的流浪牛,而是住在棲息地,有居住的範圍,在那裏起居飲食,如同我們在自己的屋裏活動。」

大嶼山愛護水牛協會在2013年提議設置開放式牛棚,牛棚只在特定路線和地段設置,為牛提供休息空間,減少牛群在公眾地方聚集,並方便人們照顧牛隻。年來協會覓地申請建牛棚,卻被漁護署以「沒政策支持」拒絕。會上何來再提此建議,她指很多居民都說:「原來做了這麼多東西,政府為何不支持?」Simon Cheung卻認為:「原居民沒一個會同意用塊地建牛棚,即使那塊地不是自己的。」

遷牛除了影響牛隻生活,或許也會帶來環境的改變。何來說:「把牛搬走後,牠們所有的棲息地(棄耕地)就會被勾來改劃發展,人口再升就要取消(車道)禁區。」在發展之下,牛、環境和人都將面對挑戰。

每到夏天,牛都會到海灘避暑。(梁鵬威攝)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