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層抗疫│視障者缺物資 迫用毛巾擦屁股 口述影像協會上門送暖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新型冠狀病毒肺炎(俗稱武漢肺炎)疫情導致各國近日掀起搶購潮,早前香港亦出現排隊買口罩人龍,而超巿的日用品和白米乾糧廁紙曾被搶購一空。健視人視能覷準機會出擊,頻撲後總有些回報,但視障人士卻因接收資訊困難而無法搶購到所需物品。

「今早收到一個電話,那頭的視障人士說他的紙巾用光,擦屁股要用毛巾,聽完我靜了好幾十秒……」香港口述影像協會創辦人梁凱程(Dawning)憶述早前的搶購潮中,每天都收到數十宗同類求助電話,慨嘆政府對獨居視障人士支援嚴重不足,如該類人士沒有加入任何機構,更加是陷入無助境地。

政府不做民間做,不少有心人主動向協會捐贈物資,本身有腳患的Dawning頂着腳痛,連日來親自走訪逾百戶視障者,然後將所需物資送上。抗疫無界線,Dawning近月服務的對象超過九成是非會員,「在大是大非面前,服務別人不應有限制」。

攝影:黃寶瑩

香港口述影像協會作為關心視障人士需要的機構,當1月下旬新型冠狀病毒在香港爆發時,創辦人Dawning想:可以為香港人做些什麼?協會於是冒起搜羅口罩派發的念頭。會內有義工自資飛到泰國,找當地廠商入貨,「有些廠商不肯只賣幾箱口罩,找了好幾間廠,再轉乘內陸機到不同地方,最後才成事,好像過三關一樣」。成功買到口罩,仍擔心能否到港,直至口罩送抵辦公室後,協會才敢將消息公開,呼籲有需要的視障人士申請。

香港口述影像協會的辦公室僅約100平方呎,小小空間堆滿了漂白水、白米、口罩,還有酒精搓手液。

半個辦公室擺滿白米、紙巾、漂白水

協會最初只向視障者提供口罩,後來陸續收到不同機構和人士捐贈各種物資,僅約100平方呎的辦公室,逾半空間塞滿漂白水、白米、口罩,還有酒精搓手液, Dawning仍認得這些物資的來源:4袋白米由幾戶家庭集資送來、藥房捐贈幾大包消毒抹手紙、美容用品公司也送來一箱搓手液,還有街坊的捐贈……辦公室變成抗疫物資收集處,毛毯上的米粒折射出收貨接貨的頻率,而有了物資以後,另一難題是如何派到有需要人士手上,「我們昨天才分發好今天要派發的物資」,Dawning及職員Penny每天馬不停蹄上門派發物資,Dawning笑說,「我們現在已經轉行派米」。

收到物資後,如何派發也是一大難題,香港口述影像協會創辦人Dawning(左)及職員Penny(右)每日都馬不停蹄上門為視障人士送上物資。

今早收到一個電話,電話那頭的視障人士說他的紙巾用光,擦屁股要用毛巾,聽完我靜了好幾十秒,明天一定要把紙巾送到上他家
Dawning 香港口述影像協會創辦人

協會採取送物資上門的政策,Dawning本身患有筋膜炎,但仍親力親為,穿着鞋底3厘米厚的球鞋就上陣,從早上9時一直奔波到下午4時,「若不穿厚底鞋應該撐不住,今天回去也要塗塗藥膏」。送完物資後,Dawning需休息一整天才能復原,但翌日她又跑到工作室把物資打包,然後又再送貨。如此勞碌地派送物資,皆因Dawning切實地感受視障者的抗疫苦況,「有視障人士說仍在使用2003年沙士時期留下來的口罩,但那些已過期了!視障人士要靠點字摸路,更加需要搓手液,但在搶購潮中根本難以買到」。

根據政府統計處數字,全港有約174,800名視障人士,Dawning估計,當中接受社福機構服務的視障者只有15,000人,「若不是任何機構的會員,即代表沒有任何支援,我更加要服務他們」。Dawning坦言,這次其服務對象超過九成是非會員,因在抗疫大時代中不應計較,「今早收到一個電話,電話那頭的視障人士說他的紙巾用光,擦屁股要用毛巾,聽完我靜了好幾十秒,明天一定要把紙巾送到上他家」。

Dawning及Penny收到漂白水,直接在視障人士家門前分發。

義載司機走遍港九新界

協會派物資的消息在網上公開後,至今已收到逾100戶視障者申請,面對大量物資需求個案,運輸成了另一難題,Dawning遂在網上招募義載司機,Mona就是其中一位響應的司機,「我知道獨居的視障朋友出入不方便,疫情嚴重,我什麼也做不到,但我可以用車,周圍送物資」。Mona批評政府抗疫政策後知後覺,坊間有團體比政府更快採購到口罩,趕快向不同有需要人士派發,更能幫助有需要人士。

Mona自言不懂得港島區地理,她找來一本實體地圖,看看下家要送物資的地點。

全城搶購物資 盲人勢難爭奪

物資受惠者包括住在觀塘區的淑儀,她接過Dawning遞上的物資即連忙道謝,其夫是骨癌患者,每個月要到醫院5次,當時其家中只餘不足10個口罩,她並非口述影像協會會員,致電申請物資時本不存寄望,怎料Dawning親自上門送暖,她激動得幾乎想哭,「我個心好……不懂得形容」。

另一對居於東區一屋邨的視障夫婦亦受惠,他們居於邨內17年,但多年來只會在大廈至商場來回,加上屋邨電梯按鈕在疫情期間被加上一層膠片,點字被蓋上,摸凸字時要花更多時間,往往錯失了搶購物資的時機,協會送來的資物頓時成了及時雨。

為視障人士上門派物資,要各方人士合力才能成事,Dawning提起時不禁哽咽,「政府應有好的規劃如何照顧社會上不同的階層,我是小市民,做好自己本分,如果可以藉今次這件事,讓政府知道有一群人好需要幫忙,相信情況就會改善」。

望政府推出基金資援非牟利機構

政府提出撥款300億元的「防疫抗疫基金」已獲立法會通過,不過立法會議員邵家臻曾批評,抗疫基金無法令基層直接受惠。Dawning希望,政府能資助不同非牟利機構,讓前線有資源繼續支援有需要人士,「到目前一刻,我是用自己的資源派物資,沒有任何資助。如果政府能支援我們,再結合民間力量,才是最實際方法」。她指能上門派物資,有賴各方人相助才能成事,「香港人有一定的力量,香港人好nice,好理性好團結。我從沒有主動徵收物資,都是自發性捐過來,我好喜愛香港這個地方」。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