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例風波一周年|示威者判囚令公眾關心獄政 邵家臻:福禍相依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反修例運動爆發至今逾一周年,被捕人數近9,000人。邵家臻長年關注囚權議題,過去一年,他經歷探監到判囚再獲釋,如今他走訪全港24所懲教院所,每周至少探監一次。他認為,因反修例運動入獄的囚友較一般囚友敢言,運動變相開啟討論本港囚權的契機,「福禍相依,多人『冤獄』令獄政得以改革,當然過程中有人要付代價,有人痛苦」。

攝影:歐嘉樂

邵家臻每周最少一日會探監,有的是寄信求助的囚友,有的是昔日同囚,也有更多是因反修例運動入獄的囚友。(歐嘉樂攝)

下午2時半,邵家臻從金鐘立法會趕到壁屋懲教所,抓緊3小時空檔會見3名在囚人士,再趕回立會開會,「我哋成日講全港24間監獄入面,最差嗰間監獄就係『壁仔』」,邵家臻遙望鐵欄道。壁屋懲教所又名「壁仔」,專門關押介乎14至20歲的男性年輕犯人。上月同一地方曾爆出在囚人士被虐事件,記者會當日席上的立法會議員就是邵家臻。

壁屋懲教所早前爆出在囚人士被虐事件,邵家臻憂投訴囚友受報復而到壁屋探訪。他指,涉事一級懲教主任禤雅達已調往壁屋其他崗位。(歐嘉樂攝)

邵家臻指,因反修例運動入獄的在囚人士被職員稱為「暴動仔」,屢因其政治立場備受刁難。去年有示威者堵路,他曾聽聞有懲教職員疑因上班受阻,回到囚室便捉出他們懲罰,「X你老X,搞呢搞路,阻我返工?」亦有在囚人士指,有懲教職員因家屬或本人曾任職警員,而就坊間政治口號責罵囚友:「『黑警死全家』即係搞我啦,你搞我,我搞你啦,X你老X你X我?」

隨反修例運動爆發一周年,被關押、判囚者與日俱增。圍網內的世界卻是另一個世界。(歐嘉樂攝)

囚友時事常識問答比賽:為何要「送中」?

「呢啲全部都係真實對白嚟」,邵家臻去年近半時間都在赤柱監獄服刑。去年4月,他因佔中九子案被判囚入獄,立法會議員成了階下囚。由於邵家臻立法會議員的身份,不少囚友對他深感好奇,「只要你一坐低,一定有人同你傾偈」。起初人人都愛問邵家臻:「你有冇收錢?」從懲教職員到囚友,從挑釁到好奇,樣樣皆有。他解釋,在「古惑仔」世界不收錢是不會行動的。

後來,他與囚友的對話漸變成本地時事常識問答比賽,「究竟咩係立法會?」、「除咗民主派,香港仲有咩派話?」、「民主派同民主黨有咩分別?」當6月9日首次爆發反修例百萬大遊行,囚友問題轉成到底為何要「送中」?邵便由陳同佳案開始說起。牆內秩序與牆外不同,有人好奇,亦有人感謝他們的付出。曾有囚友贈他番皂盒謂:「唉你用啦,你當我送畀你,佔中嗰時我又唔喺香港(已判囚),你當我還畀你」。

邵家臻曾共住於囚室,在囚人士於他不止「個案」。去年6月3日,邵家臻50歲生日,有囚友把威化餅混牛奶製成生日蛋糕為他慶祝生日。(歐嘉樂攝)

至10月4日邵家臻刑滿出獄,他再探監時遇到的囚友與以往大相逕庭,「80幾個被還押『手足』,以前冇呢個category,而佢哋紛紛上court,依家唔見幾時見呢?」近月他近六成公務時間均是探望在反修例示威中被捕入獄的人。目前每周總最少一天他走不同院所會見三類在囚人士,包括來信者、赤柱昔日同囚及入獄的示威者。

位處西貢的壁屋懲教所,專門關押介乎14至20歲的男性年輕犯人,當中包括因運動而判囚的示威者。(歐嘉樂攝)

獄中曾與囚友同唱《媽媽好》 今唱《榮光》遭體罰

身為少數在任期內遭判囚的立法會議員,他認為因反修例運動入獄者,比他在囚時有更多限制。他指,過往獄中唱歌本無問題,去年母親節他便與赤柱囚友唱《媽媽好》,當時甚至有囚友因而感觸落淚,惟近月卻傳出有囚友因唱《願榮光歸香港》而遭體罰的消息。

曾有因反修例入獄的示威者託邵家臻向女友提出分手,「同佢講我好掛住佢,萬事小心。唔好等我啦。」邵只能回應,「喂……唔好搞啲咁嘅嘢啦」。(歐嘉樂攝)

+4
+3
+2

政治書、健身書被拒入倉

除唱歌受限外,監獄送書近期亦增限制。邵曾在赤柱獄中閱讀資深傳媒人程翔著作《千日無悔》,該書講述程翔在中國大陸坐牢五年的經歷,惟同一著作近日被署方拒絕入書。他補充,有家屬向他反映健身類書籍亦成「禁書」被拒收。根據香港法例第234A章《監獄規則》第56條,署方可扣起涉及危險品製作、越獄、賭博、對該監獄秩序構成威脅等書籍,政治書及健身書並不屬之列,「完全唔明白健身類書籍點解唔入得?」邵家臻說。

懲教署回覆指,根據法例所有來自外間的報章及書刊,若其内容或性質是不利於獄中任何在囚人士改過自新或對院所的保安、秩序及紀律造成威脅,署方可將其扣起,不予派發。

邵曾在赤柱獄中閱讀資深傳媒人程翔著作《千日無悔》,惟同一著作如今被署方拒絕入書。當時邵在獄中閱讀的書籍,都印上他的囚犯編號413100。(歐嘉樂攝)

去年七一當日,邵家臻與赤柱囚友在飯堂看電視新聞直播,螢幕內衝擊立會場面悲壯,囚友卻看得激動,「緊係撞嗰度啦」,「X!唔係咁撞㗎,痴線!」,蠱惑仔們都在討論技術問題。但當閘門打開,眾人又轉為擔心安全問題。(歐嘉樂攝)

在囚人士約見受壓

邵家臻形容,在囚人士早於開口投訴前便有重重心理關卡。他表示,囚友屢與之會面前常被職員「照肺」,在囚人士回到囚室則面臨「報復」,輕則「照肺」,重則「踢竇」,若議員會面後向院所總主任反映問題便會被責罵,他指,囚友即使與議員單獨會面亦會語帶保留,「佢眼神會話畀你知,佢好唔安全,會面對找數危機」。

(歐嘉樂攝)

邵家臻:因反修例入獄的示威者較敢言

過去一年,坊間更多釋囚披露鐵窗生涯,他認為與因反修例入獄的示威者有關,「佢哋係比較outspoken」,邵家臻指這是「政治犯」與一般犯的最大分別,他們一般較敢言,原則性較強,遇上不公事件,往往願意承擔風險發聲,意外令更多市民關注向來被視為偏鋒的囚權議題,造就討論囚權契機,「福禍相依,多人『冤獄』令獄政得以改革,當然過程中有人要付代價,有人痛苦」。改變伴隨陣痛,他不諱言指過程中或將有人被釘倉加監,甚至有更多人在囚中受壓、受罰的事發生。

曾是囚友的邵家臻坦言,自己較容易獲囚友信任,「我number 413100,舊年呢個時候我係赤柱受緊靶,講完㗎啦件事。」(歐嘉樂攝)

「囚權係一舊屎」,邵家臻指囚權長年被視標旗立異的題目,人人敬而遠之。3年前,他以社福界議員與社工身份跟進關注囚權,當年被視為逐臭之夫。他認為本港關心在囚人士多以輔導角度,而非人權角度出發,「最多你聖誕送朱古力、中秋送月餅,有別於呢啲都係過份」。

評判一個國家,不是看它如何對待最尊貴的公民,而是看它怎樣對待最卑微的那群人。
曼德拉

探討囚權問題往往被質疑成姑息在囚者,他引用曼德拉的說話:「評判一個國家,不是看它如何對待最尊貴的公民,而是看它怎樣對待最卑微的那群人。」最卑微的那群人就是說在囚者,邵家臻認為,越是身處禮教邊緣與社會底層的社群,越能反映社會、政府的質素,「講到對香港人對人權有幾咁尊重,有時係太大而化之。所以我就會睇marginal (邊緣社群)同deprived group(貧窮者)究竟會得到咩待遇。」

邵家臻因佔中案被判囚8月,失去參選來屆立法會的資格。他最遺憾是日後無法以議員身份跟進「囚權」。(歐嘉樂攝)

長年關注囚權的邵家臻其實立會任期所餘無幾,他因佔中案被判囚8月,致失去參選來屆立法會的資格。他坦言最遺憾是日後無法以議員身份跟進「囚權」。他最近成立社企「石牆花」,盼卸任後能以其他身份關注囚權,並望發展成一門生意,為釋囚尋找就業出路。他指,目前一切仍在醞釀中,笑言自己長年只專注社運,對營運一盤生意毫無概念,呼籲有心人能與他一起構思,「拳頭與麵包都要㗎」,他說。

出獄後,邵家臻回到被水馬與鐵絲網包圍的城市,香港像個更大的監獄。「好陌生又好熟悉,因為監房就係咁」。(歐嘉樂攝)

懲教署:一視同仁 不會因在囚人士背景而有差別

懲教署回覆查詢時指,在日常管理中,懲教人員會一視同仁執行職務,不會因在囚人士的背景而有所差別。如在囚人士就服刑期間的待遇有所不滿,可透過不同途徑作出投訴。目前在囚人士向外投訴主要有兩大方式,一是太平紳士巡視當眾直接「舉手」,二是寄信予立法會議員、區議員、申訴專員等第三方求助。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