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埔單車友變身電波少年 一條褲兩件Tee踩到南非 嘆港規劃落後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當年日本真人騷《電波少年》兩位主持由南非好望角出發,沿途截順風車,跨越歐非大陸,去到北歐挪威,「電波少年」一度成為港人對背包客的同義詞。

十幾年後電波少年翻生,33歲的旅遊作家阿翔以自己的家:大埔為起點,僅靠一部單車,已經從香港走到土耳其,目標是南非好望角,完成騎單車跨越亞、非大陸的創舉。目前他用7個月時間走過9個國家,途經新疆,中亞哈薩克斯坦、烏茲別克、吉爾吉斯、西亞高加索地區(喬治亞、亞塞拜疆、亞美尼亞)等,沿裏海和黑海的海岸線騎行來到土耳其。背着兩件T-shirt、一件禦寒大衣、一條單車褲以及營帳,每日起碼踏10小時單車,一雙車輪滾過100幾公里。他驀然發現,香港人真的不習慣踏單車:「大埔與沙田距離13公里,這個距離對現在的我而言,其實唔難。」

稍為改動Bob Dylan名曲《Blowing in the wind》的歌詞:一部單車要踏過多少公里的路,才能被稱為一部真正的單車?答案是阿翔的單車已經滾動足足9000公里,如繼續前進,必將超越全球最長,9288公里的西伯利亞鐵路。

一部單車一個人,旅遊博客阿翔要做一個瘋狂創舉:騎單車橫跨亞非大陸,從香港到南非好望角。目前他已經進入土耳其,沿途風光目不暇給,但他不忘香港,並對香港的單車使用狀況有一番思考。(相片由阿翔提供)

單車旅行秘訣:體能好,行李少

電話訪問期間,阿翔剛好進入土耳其境內,與香港相差5小時。異國開始飄雪,香港也準備迎接聖誕。今年5月,阿翔騎上從台灣購買的單車,開始從大埔踏到西安,像唐朝行商般穿越風沙漫天的絲綢之路。在烏魯木齊單車不幸被偷,阿翔換上一部新的,車輪繼續日復日滾動。他走過吉爾吉斯和烏茲別克等中亞國家;來到亞洲陸地的中轉站高加索地區,他沿黑海海岸線騎行,那裏景色煙波浩淼,要比吐露港壯闊得多。

行李必須要少,這是阿翔學習到的單車旅行要訣,圖片所見便是他的全副家當,他說如果天氣轉冷,到時再購買就可以了。(相片由阿翔提供)

這個旅程足足計劃了兩年。阿翔一直為旅遊網站撰寫旅遊指南,卻有感自己對上一次長途旅行已經是9年前,攤開地圖搜尋新國度,心忖既然各個大陸相連,為什麼還得花錢坐飛機,每次走馬看花?於是定下水陸兩路從香港到南非的旅行。他又想用一種「夠癲又夠慢」的方式完成旅程,便想起大埔人熟悉的單車,對住村屋的他來說,單車本來只是一種方便他從家到大埔墟火車站的工具,沒想到它成為阿翔未來一年的旅途拍檔。

每天踏上10小時,無論對腳力還是屁股都是考驗,阿翔的第一次單車旅行歸納出兩個要訣:「最重要是體能夠,出發前一年我開始跑步和健身,練成能應付長途踏單車的腳力;另外行李要少,這與背包客的概念不同,即使往單車掛上一小袋行李,也會變成負擔。」旅程一兩個月後,他已經將行李減至只餘兩件T-shirt、禦寒大衣、一條單車褲以及營帳。

在異地的體驗:單車其實是很平常的代步工具

阿翔在大埔居住了10多年,以前也住過沙田,笑言:「全港單車友幾乎集中在這兩區」。無他,單車徑夠多,然而香港人總認為單車只可以在單車徑出現,一到公路,單車使用者難免被其他司機視為滋擾。他途經中亞諸國時,單車等同其他汽車,經車輛關道過境,「在外國根本沒有單車徑的概念,大家都在公路上行走,即使被汽車響銨,不過是因為司機心急。」

從阿翔繪畫的地圖路線圖見到,他人車合一從香港騎到土耳其可不是開玩笑,而且旅程只來到一半,「去到南非之後,這張地圖便要再縮小一點才能清楚顯示。」他說。(圖片由阿翔提供)

在不少地方,單車是一件日常不過的代步工具。阿翔開始發現,香港不管在政策還是城市規劃上,都頗不方便單車騎行。翻開香港地圖,日踏100公里的他才知道沙田和大埔僅相距13公里,以外國標準而言,絕對適合單車代步。單車比排放廢氣的汽車更環保,也比靠巴士和鐵路出入來得更便宜。

不過在香港,單車和汽車因爭路引發的矛盾屢見不鮮。近年本地單車友發起單車遊行,要求開放道路使用權;立法會議員姚松炎也和單車友倡議「天光Ride」,踏單車上班,阿翔贊同其理念,並說如果市區因汽車主導的道路規劃,而較難完全開放路權,為何不以新市鎮為試點?參考台灣推動「社區單車」,自助租借單車,方便市民從一個社區到另一個社區,單車則可跨區自助交還。

達人衝出大埔 最愛社區多小店

身為大埔人,他比較大埔和沙田,說沙田幾乎全面被連鎖店進駐,失卻不少特色小店,反而大埔仍保留到,其中「亞婆豆腐花」是他最愛,有時遇上較空閒的日子,他會從村屋踏單車,沿林村河到大埔墟,肚餓便去光顧一碗豆腐花。

阿翔的單車旅行,走進不少香港人陌生的國度,中亞的烏茲別克、吉爾吉斯、被黑海和裏海包圍的高加索地區,認識的人和事,皆令他別有一番體會。(相片由阿翔提供)

人在異鄉,不知道他會否想念那碗豆腐花的味道?他說在中亞時,曾獲一名賣水果的伊斯蘭老婦送贈蘋果。雖然言語不通,但他從老婦打開經書的手勢中明白,那是信仰下招呼遠來客人的善行,改變不少他對伊斯蘭的固有印象,「好多香港人覺得那裏就只有恐怖份子。」

「回來香港後,我打算將經歷集結成書,嘗試向朋友和公眾推廣踏單車的好處。」阿翔說,土耳其之後,他會繞過黎巴嫩和敘利亞進入以色利,來到埃及,然後沿非洲東岸騎行到南非好望角,預計明年秋天完成旅程。如有興趣知道阿翔旅程的最新消息,可瀏覽他的Facebook專頁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