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斯林助教揭小學禁學生戴頭巾:有資深教師稱會引起性侵犯意欲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據早前《南華早報》報道,救世軍中原慈善基金學校校長及一名高級教師,被指控禁止穆斯林學生在校園戴頭巾,更提到教職員對學生說出涉及帶有歧視成份字眼。

目擊整個過程的教學助理阿兒和事主接受《香港01》訪問,透露涉事學校並非首次提出禁戴頭巾的指令,做法已持續多年。不少少數族裔學生礙於害怕教師的指摘,進入學校前會選擇脫下頭巾。教學助理阿兒又指,該校曾發生多宗對少數族裔師生不公的事件,資深教師更會帶頭歧視他們,例如指戴頭巾會引起別人性侵犯的意欲,令她感到驚訝。辦學團體救世軍回應指,校方未有政策禁止學生或教職員在校園內戴頭巾,就事件會按既定的政策及程序就事件進行公平公正的調查。

救世軍中原慈善基金學校被指控禁止穆斯林學生在校園戴頭巾。(蔡正邦攝)

教學助理阿兒(化名)透露,上月初她在學校當值時,目擊該校訓導主任把一個戴頭巾的小四女學生帶到房間,此時她亦被叫進房間,訓導主任當場叫該名學生把頭巾除下,並解釋指因為戴頭巾會感到炎熱,令頭部生瘡,故要求除下。女學生隨即反問,穿衣服也會感到炎熱,是否也要脫下,但該名訓導主任並沒有理會,繼續以不友善的態度要求學生除下頭巾,又形容頭巾十分「危險」。

除咗唔開心同嬲之外,我仲好驚。當時主任同我講(除下頭巾),我都係保持沉默,因為好怕佢會好大聲咁鬧我,但我唔想除。
穆斯林女學生Saya(化名)

女事主透露穆斯林同學怕被責罵 進校前會除頭巾

阿兒向《香港01》透露,事件中的女事主,是在該校就讀小四的穆斯林女學生Saya(化名)。Saya向記者表示,憶起事件時仍十分害怕,更一度因此不想上學,「除咗唔開心同嬲之外,我仲好驚。當時主任同我講(除下頭巾),我都係保持沉默,因為好怕佢會好大聲咁鬧我,但我唔想除」。Saya透露,除了她之外,其他同校的穆斯林同學也因為知道戴頭巾會被主任責罵,故在進入學校前都會除下頭巾。

Saya憶述,學校的老師不只一次要求她除下頭巾。有一次她的媽媽遲來接放學,她又被訓導主任要求除下頭巾,而且態度很不友善。Saya形容,訓導主任對她不耐煩對說:「之前咪叫咗你除,點解又戴住?」Saya母親此時到達學校並目擊事件,便向主任查問。當時訓導主任僅表示,他只是在教導和提醒Saya,否認有責罵她。

家長兩度去信解釋 情況未有改善

Saya事後如實將事情告知母親,其母與家人商討後以傳真方式去信學校,強調女兒戴頭巾是因為宗教信仰,要求解釋女兒被禁止戴頭巾一事。學校卻表示未有收到來信,故一家人透過Saya親自去信學校,情況卻未有改善,Saya仍然每天被校方要求除下頭巾。

教學助理阿兒得悉訓導主任對待Saya的言行感到驚訝,她坦言沒想過老師會以如此態度及用字與學生說話。事後她主動向訓導主任查問,為什麼學生有宗教原因,仍不准她們戴頭巾,訓導主任則回應指,因為校長不容許學生在校內戴頭巾,強調並非不尊重穆斯林學生,而是希望學校每一位學生的衣着一致。

教學助理阿兒得悉訓導主任對待Saya的言行感到驚訝,她坦言沒想過老師會以如此態度及用字與學生說話。(魯嘉裕攝)

助教戴頭巾回校支持學生 即被召見

但校方的說法始終未能說服她,更令同樣信奉伊斯蘭教和身為少數族裔的阿兒,決定在翌日戴頭巾回校,以示對學生的支持,以及希望校方能夠理解穆斯林的需要。阿兒戴上頭巾後,當日上課期間突然被校長召見,並遭質問為什麼要戴上頭巾。阿兒便解釋,指在伊斯蘭教義下,女性會戴上頭巾。

少數族裔助教阿兒在事件發生後戴上頭巾以示支持學生。(魯嘉裕攝)

指校長形容戴頭巾者恐怖及危險

可是,校長並沒有理會她的解釋,繼續要求阿兒除下頭巾。雖然初時校長指十分尊重伊斯蘭教的文化,但形容穆斯林應與非教徒互相尊重,故認為阿兒應該除下頭巾。校長表示,如果連阿兒也戴上頭巾,其他學生只會更不願意除下。校長更當場指,認為戴頭巾的人很恐怖和危險,會影響學校的形象,令其他家長不願把孩子送到學校就讀。校長表示如阿兒堅持要戴頭巾,可在家中戴,但在外不要戴,強調頭巾如同其他飾品,校方不會容許學生佩戴。

面對不合理的要求,阿兒並沒有屈服,希望校方能理解穆斯林的處境。阿兒的堅持換來校方每天疲勞式「勸說」,她坦言基本上每天也會被校方召見,重複要求她把頭巾除下。校長的態度亦漸趨強硬,當阿兒解釋時,校長則會明言:「我唔想同你傾」。而身邊的老師對阿兒的態度和目光亦有所改變,除工作需要外,也不會和她說話。

阿兒引述校長說法,指認為戴頭巾的人很恐怖和危險,會影響學校的形象,令其他家長不願把孩子送到學校就讀。(楊嘉朗攝)

戴頭巾回校後 助教遭調離原本當值位置

此外,阿兒也被調離日常在門口的當值工作,調至外人沒法看見她的崗位,她相信這個調動與她戴頭巾一事有關。令阿兒最不可置信的是,有資深訓導主任竟然走來告訴她,在宗教教義下,成熟的人會戴上頭巾,令人能辨別女童是否已有生理期,會引起別人性侵犯的意欲。當時在場的校長及副校長,也表示認同這個言論,阿兒坦言對他們的言論感到驚訝,「唔知可以講咩」。

阿兒也被調離日常在門口的當值工作,調至外人沒法看見她的崗位,她相信這個調動與她戴頭巾一事有關。(魯嘉裕攝)

在一連串事情發生後,阿兒明白到Saya被禁戴頭巾並非單一事件,而是校方對少數族裔的不公平對待。她察覺到少數族裔學生不論身高,平日也只能坐在課室最後排位置。此外,由於每年5月是伊斯蘭教的新年,有學生因而請假,老師會對此有微言,直指不能接受。

穿裙回校工作遭警告 被校長指需提早向校方申請

身為教職員的她坦言同樣受到不公平對待。阿兒指,校方要求她衣着必須較正式,一些休閒服裝,她均不能穿着,否則會被警告,但她發現對於其他老師,校方並未有設立同樣規則。她舉例指,她曾穿着一條紫色及有花朵圖案的連身裙,便遭到警告,校長形容連身裙具民族特色,要求她不准再穿。當阿兒追問原因時,校長卻解釋不了,只提醒她在日後如需要穿裙時,需提早兩三天詢問校方,獲得批准後才能穿回校,「其實我條裙喺旺中買,唔係咩民族服裝。我當時嬲到想返去買嗰嗰位,影返條裙畀佢(校長)睇,但朋友唔建議我咁做」。

阿兒曾穿着一條紫色及有花朵圖案的連身裙,便遭到警告,校長形容連身裙具民族特色,要求她不准再穿。(受訪者提供圖片)

其實我最擔心係當我離職之後,又或者一年之後,學校對少數族裔學生嘅不公平對待,甚至係歧視,會唔會再次發生,呢樣嘢無人估計到。
教學助理阿兒(化名)

在校方疲勞式「勸說」持續近兩周後,阿兒終忍不住在社交媒體上發文訴說整件事,「當時有諗過,多一事不知少一事,其實我都就快完約」。不過,她腦海卻整晚重現學生Saya不開心、失落的模樣,令她鼓起勇氣將事件公開,「我知道我可能會冇咗份工,但更唔想見到有不公平嘅事發生」。

教育局平機會主動了解事件

在阿兒發文後,由於廣受關注,翌日學校便收到教育局的警告,平機會亦主動向阿兒了解事件及提供援助。校方隨即對阿兒的態度軟化,阿兒引述校長說法指,形容事件屬誤會,其實只是關心阿兒,並承諾會花時間解決事件。

但阿兒表示,直至現時,校方也沒有就事件向事主Saya及其家長道歉,僅向Saya承諾這一年內能繼續戴頭巾。「其實我最擔心係當我離職之後,又或者一年之後,學校對少數族裔學生嘅不公平對待,甚至係歧視,會唔會再次發生,呢樣嘢無人估計到」,阿兒慨嘆道。

阿兒冒着失去工作的風險揭發事件,希望日後不會再有少數族裔學生遭受差別待遇。(楊嘉朗攝)

阿兒形容,是次事件已算幸運,「佢(Saya)廣東話好流利,父母都識聽英文,可以同老師溝通到。但如果發生喺一啲廣東話唔太叻、父母唔識廣東話同英文嘅學生身上,可能件事就無人處理,無人投訴」。她認為為人師表不應帶頭作壞榜樣,因錯誤做法有機會令其他學生仿效,自言希望把事情道出後,日後不會再有少數族裔學生遭受差別待遇。

辦學團體:沒政策禁止學生或教職員在校園內戴頭巾

涉事學校辦學團體救世軍回覆查詢時指,數月前,救世軍中原慈善基金學校一名學生應家長要求開始戴頭巾上學,並將於本學年剩餘時間繼續戴頭巾。為關心及了解學生的需要,學校與學生家長會進行定期溝通,強調學校沒有任何政策禁止學生或教職員在校園內戴頭巾。

救世軍表示,一直致力追求平等,反對歧視,相信多元的文化和族裔豐富了這個世界,強調重視每一位學生,在學校努力建立和諧的學習環境,讓不同文化或種族背景的學生在融洽及具支持性的環境中學習。深信透過互相理解和學習不同文化,能夠促進愛與關懷,以及人與人之間的連繫。

救世軍亦表示會認真對待所有關於歧視的指控,並按既定的政策及程序就事件進行公平公正的調查,惟未能對未經確認的陳述及指控作出評論及回應。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