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京奧運|居港馬國視光師當口述影像員 助視障者投入體壇盛事

撰文:莫家文
出版:更新:

東京奧運經舉行連日賽事,今日(8日)即將閉幕,有機構今年首次與電視台合作,藉提供奧運直播賽事加插口述影像服務,讓視障人士「聲歷其境」,感受運動員賽事當下的激情,有馬來西亞來港定居十多年的女視光師,因學歷在本港不被承認,不能為視障人士義務驗眼,靠一股熱誠「膽粗粗」投身體育口述影像員,克服廣東話非母語的難關,憑柔和聲調及記誦大量體育資訊,讓她與視障人士的距離靠得更近。

視障人士阿輝單靠電視台直播無法理解賽事慨況,還要打開程式「開聲體」,才能真正了解比賽的實際情況。(莫家文攝)

視障人士由體育冷感到追看賽事

「大家好呀,我係開聲體今屆實習員,我未食飯,唔知大家食咗飯未呢?」現年33歲的視障人士阿輝,當打開專為視障人士提供體育影像口述服務的網台「開聲體」重溫羽毛球賽事時,立刻認出其中一名女評述員的聲音即叫嚷:「馬來西亞姐姐呀!」

擔任營舍導師的阿輝,除了每月數日開工的日子,其餘空暇時間碰上舉行奧運賽事,便會留意手機程式「開聲體」直播指定場次,一有時間便會抽空收聽,但他自言並非體育迷,以往對此不感興趣。「由細到大對體育賽事冇乜興趣,因為本身流程好快,我運動又唔係好叻,同埋嗰啲人咩名咩國家好容易撈亂,都冇興趣研究。」

若導盲犬形同視障人士的視覺,那麼「開聲體」便成為他們「聲歷其境」的聽覺。(莫家文攝)
羽毛球真係好刺激,個戲劇性賽果令你好想追住睇,你一邊聽一邊諗,死啦邊個會贏呢?
視障人士阿輝

讚口述影像形容細緻:好似喺現場聽緊

今屆東京奧運舉行期間,失明人協進會提前招募21名義工參與體育口述影像培訓班,為6月的歐國盃、7月的東京奧運提供實戰平台訓練,直播賽事口述影像亦為阿輝打開眼界,「羽毛球真係好刺激,個戲劇性賽果令你好想追住睇,你一邊聽一邊諗,死啦邊個會贏呢?」而他亦有收聽奧運開幕禮口述影像,他特別盛讚口述影像員「整個場地佈置描述得好細緻,表演環節個表演者點樣出場,佢嘅造型設計,好似你喺現場聽緊。」令他特別感激口述影像員的用心,「佢哋用知識同技巧陪你渡過每一個節目時間,所以口述員唔單止係一般人認為佢哋係我哋嘅義工,我更覺得佢係我哋嘅朋友。」

廣東話嚴格來講係我第四個語言,我做呢個口述評論嘅時候,好多字眼可能係我唔係好識得點去形容或描述,突然間覺得自己中文真係好差。
居港馬來西亞女評述員Izzy

決心服務視障人士 克服廣東話非母語困難

被阿輝認出的其中一名女評述員Izzy,原來並非本土香港人,她來自馬來西亞,在當地任職視光師多年後,大約12年前來港報讀視光師博士學位,由於當地學士學位不被本港承認,她轉而擔任業務顧問工作,目前在香港定居,她笑言「廣東話嚴格來講係我第四個語言,我做呢個口述評論嘅時候,好多字眼可能係我唔係好識得點去形容或描述,突然間覺得自己中文真係好差」,唯一令她成為體育口述影像員的決心,全憑服務視障人士的熱誠。

馬國女視光師無法執業 轉換跑道助視障人士

「以前馬來西亞時候係做視光師,𠵱家嚟咗香港,我無法喺度執業,相對來講我唔可以幫佢哋驗眼,反而開咗另一道窗口畀我,原來我都可以用呢個形式去服務視障人士,我都可以做旁述,唔一定齋驗眼咁局限自己。」Izzy在奧運期間先後在開幕禮、羽毛球男單銅牌及決賽進行口述影像服務,今日舉行閉幕禮亦會參與,期望之後8月舉行的殘奧會,繼續為視障人士提供服務。「當我嚟到協進會時候,聽到會員叫得出我個名同我個旁述,我覺得真係好開心,因為我同佢哋嘅互動係好多,係做緊佢哋日常生活上嘅事。」她又指,當義工初心是想在本港社會氣氛低迷時回饋社會,希望在有限的能力之下,讓自己很珍惜的地方變得更好。

賽馬會「開聲體」體育口述影像服務2020年開展,由香港失明人協進會主辦,香港賽馬會慈善信託基金撥款捐助,服務目前以足球賽事為主,除了網上直播,亦有在球賽現場提供服務,2020/2021球季曾帶視障人士看過七場「本地波」,而奧運舉行期間羽毛球、足球、籃球、乒乓球、沙排及女排等部分直播賽事場次進行影像口述,冀8月舉行殘奧會繼續提供有關服務。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