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灣仔運動場清拆】跑手痛心失田徑界心臟 斥政府混淆康樂與運動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近日施政報告提出於2019年拆卸灣仔運動場,改為會展及康樂體育「潮玩」設施,令田徑界憂慮此後再無專業比賽場地。前田徑港隊成員、現職體育老師和教練的李君亮嘆說,運動員只想做出好成績,偏偏政治卻影響到運動發展。「現在商業發展(比重)是99,運動只是1。」他又說:「喜歡跑步是因為公平,時間就是時間,距離就是距離,沒人為的因素。」

李君亮說,運動員只期望在競技場上做出好成績,無奈現在卻遇上阻礙。(潘思穎攝)

設施齊全 看台近氣氛佳 屢誕香港紀錄

「灣仔運動場是田徑界的心臟。」李君亮說——香港百米紀錄在此誕生,被喻為學界最高水平的港九區校際Division 1(D1)田徑賽也在這裏舉行。李君亮於1998年開始在灣仔運動場比賽,第一次來到,「感覺很專業,你平常不會看到電子板,而且設施很齊全,跳高、擲鏈球都有。」

那次是他首次代表學校參加學界田徑「Division 1」比賽,打氣的人、舊生擠滿了會場。會場的賽道和看台很近,「在對面跑道都聽到有人叫你的名字。」教練在看台給指示,選手跑完可以直接和教練交談,不需再繞到別處。李君亮說:「如果是在小西灣或將軍澳運動場,觀眾和運動員會很有距離。」

他入選港隊正因為這地——進入港隊要計全年成績,「這裏順風,而且場地只供團體租用和比賽,賽道上的「泰坦」(抗摩擦、避震物料)折舊率較低,跑出來會快些,當年都是靠這運動場達標(入港隊)。」他說。

灣仔運動場只少數齊備各種田徑設施的場地,是田徑運動員必到的練習和比賽場所。(潘思穎攝)

李君亮憶起初次來灣仔運動場,最記得這塊電子板,「感覺很專業。」(潘思穎攝)

商業區中的淨土 帶來半生朋友、成就

比賽以外,晚上他常常來到灣仔運動場訓練,「看着四周的燈火,會覺得很繁華,在一個這麼繁華的地方中間有個運動場,蠻特別的。」李君亮說。白天的灣仔運動場則「旺中帶靜」,「外面便很急速,雖然田徑運動都很急速,但這裏不是一個很商業的地方。」他說。

李君亮自言在灣仔運動場裏認識了人生中大半的朋友,包括不同年齡層、不同職業的人,如田徑屬會的消防員、警察。有次在比賽遇到強對手,教練對他說:「跑步是自我要求的運動,不需理別人,按自己的做法去跑就可以。」由是他堅持地跑下去,因跑步成就而升上大學、做了老師。「有些朋友最初是師兄弟,不太熟,到大家都退了役,做了教練,又在田徑場相聚。」李君亮說。「身份不同了,地方卻一樣,(這裏)是很好的聚腳地,每次來打2、30個招呼也說不定。」

現在他於母校當老師和教練,仍然選擇帶學生過海到灣仔訓練——這是唯一一個只租給田徑活動的運動場,擲鏈球也不怕對草地球場擲出深坑。「他們很喜歡來這裏,感覺專業些。」有次他就在這裏帶領學校升到更高的組別,也看着不少學生像他一樣,由參加D1比賽到進入港隊。由跑手到教練,他現在的夢想,是希望學生能完成自己破香港紀錄的任務。「故事一直在繼續。」他說。

然而運動場或於2019年清拆,其時啟德體育園區仍未建成,符合國際標準的場地只剩下逆風的將軍澳運動場,以及鄰近民居常遭投訴的小西灣運動場。學生不希望灣仔運動場被清拆:「咁呢到度跑得快啲㗎嘛。」

灣仔運動場因只開放給團體及學校租用,賽道折舊率較低,加上順風,令香港跑步紀錄一再在這裏誕生。(潘思穎攝)

旁邊就是高樓大廈,運動場內就像淨土。(潘思穎攝)

餘下符國際標準運動場:將軍澳逆風、小西灣近民居常遭投訴

李君亮說:「小朋友就是這麼直接。」一如他喜歡跑步的心——「跑步(比賽)很公平,時間就是時間,距離就是距離,沒人為的因素。」他說。「運動教懂我成功需要付出,也需要等待,可能你練一次不行,練兩次、三次、四次,你在這裏你就會成功。」然而若灣仔運動場被拆,沒了順風的場地,破香港紀錄可能變得更困難。運動的真理,原來會被政治左右。

李君亮明白香港也需要商業發展,「但那個比重不需要去到這麼懸殊——商業發展是99,體育運動只是1。現在是一直將運動的部分縮少,遲些(比重)可能去到0.1也說不定。」他說。「運動員只期望做出好成績,不希望有外在的因素影響到自己或運動的發展。」

雖然灣仔運動場帶了給李君亮和許多運動員回憶、朋友、成就,但他說:「如果有個運動場比灣仔運動賽更出色,(拆卸)可以接受。」他和一眾運動員最着緊的,從來都是香港運動的發展。然而問題是,「香港政府將康樂和運動發展混淆了,興建運動設施時多只從康樂角度出發。如將軍澳(運動場)明明是建來給東亞運動會的,沒理由興建時不理風向。」

晚上常有學校和不同體育會的成員來練習,在場內留下不少汗水。(潘思穎攝)

愛跑步因公平無奈康樂、體育失衡 憂新建設施無顧及比賽需要

「今屆(施政報告)說給200幾億(建體育設施),但如果最後樣樣都是為康樂,到最後其實沒幫過運動。」他說。他也憂慮在政府現時康、體合一的思維下,預計2022年落成的啟德體育園區「可能是另一個將軍澳(運動場)。」

現時的灣仔運動場也有問題——無副場讓運動員熱身、看台容納量不足,早前座位還縮少了4分之1。「錢要花,可是不是花得多就有用,要花得對,或者在現有的設施加些東西就可以,為什麼不做,而選擇拆、再建?」李君亮說。

現時港島區的大型運動場只有灣仔、小西灣兩處,後者鄰近民居,聲浪常被投訴。1996年小西灣運動場落成前,中、小學申請陸運會有時要待考試季節、雨季才有檔期。此外,運動場也開放給各體育會,如健青體育會、智障人士體育協會等,若灣仔運動場被拆,學生、公眾都會失去其中一個運動機會。

一個運動場,盛載了近40年來香港運動員的回憶,產生過多次香港紀錄之餘,也滿足了中小學的需求。如果灣仔運動場真的被清拆,香港體育的發展,會走到什麼景況?一個個跑手的汗水,有誰在意?

灣仔運動場如被清拆,跑手的舞台,還能否亮下去?(潘思穎攝)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