復仇者計劃|二戰轟炸機殘骸大潭曝光 測量技術應用考古還原歷史

撰文:呂凝敏
出版:更新:

1945年第二次世界大戰進入白熱化階段,美軍派出多艘戰艦進入太平洋,攻打日軍在亞太區的軍事據點,當時香港亦正值日佔時期,成為其中一個目標。然而,二戰與香港的關係,未必能在教科書歷史中完整地呈現出來。十年前,在香港土生土長的英國人 Craig Mitchell於大潭山野發現懷疑屬於美軍戰機的殘骸碎片,意外拼湊了一段鮮為人知的本土歷史。
經「復仇者計劃」團隊考察後,相信殘骸來自於1945年在香港墜毀的美軍復仇者式艦載魚雷轟炸機(Grumman’s Avenger torpedo bomber)。團隊成員來自考古、軍事、測量的專家,在有限的上山時間內,盡力記錄及求證發現到的金屬部件,有來自測量界的專家表示,這次以地政總署及土木工程署的開放數據,配合測量儀器及技術,首次將測量應用在本港考古範疇上,促成這次跨專業的合作。

1945年正值第二次世界大戰白熱化階段,美軍派出多艘戰艦進入太平洋,攻打日軍在亞太區的軍事據點,包括當時的日治香港。(受訪者提供圖片)

1945年正值第二次世界大戰白熱化階段,美軍派出多艘戰艦進入太平洋,攻打日軍在亞太區的軍事據點,包括當時的日治香港。1月16日,美軍戰艦派出多艘戰機在港島上空低飛,然而有兩架復仇者轟炸機在大潭谷上空猛烈碰撞,隨後兩機撞向山坡,其中由Lt. Richard L. Hunt上尉駕駛的那架轟炸機,只有他及時跳傘逃生,機上其餘五人均罹難。

在香港土生土長的英國人軍事迷Craig Mitchell在大潭山野發現懷疑屬於Lt. Richard L. Hunt駕駛及和其相撞的轟炸機殘骸碎片。(受訪者提供圖片)

轟炸機在空難中粉碎後,埋藏在深山66年,直至2011年至2013年間,軍事迷Craig Mitchell在大潭山野發現懷疑屬於Lt. Richard L. Hunt駕駛及和其相撞的轟炸機殘骸碎片。但單憑寥寥數人之力,難以將散落的碎片還原,Craig Mitchell因此成立「復仇者計劃」(Project Avenger),籌募資金及專家技術支援,期望最終能填補這一塊空缺的歷史。

有份到現場考察的香港理工大學土地測量及地理資訊學系副系主任賴緯樂(中)指,光學雷達科技數據有效幫助縮窄搜尋範圍;左為港大人類演化學家兼「復仇者計劃」首席考古學家Michael Rivera,右為測量員Sahib Sanhu。(呂凝敏攝)

去除密林還原地貌 方便搜尋殘骸碎片

轟炸機的殘骸碎片散落山頭,難以在有限的時間及資源內,有效率地將它們盡量發掘出來。為避免大海撈針,有份到現場考察的香港理工大學土地測量及地理資訊學系副系主任賴緯樂(Wallace)表示,他們出發前使用土木工程拓展署的2020年光學雷達科技(LiDAR)數據,掃瞄出不平常的山坡結構,便能推斷出該處或有殘骸碎片,從而縮窄現場的搜索範圍,「因為山野上好多密林,一般唔會行入去,但經LiDAR一掃,可以用電腦睇到去除密林嘅地貌,邊度不平常凸起咗,我哋一睇就知」。賴緯樂形容,LiDAR技術常使用於測量工作,想不到這次能支援考古範疇。

賴緯樂形容,LiDAR技術常使用於測量工作,想不到這次能支援考古範疇。(呂凝敏攝)

配合各國導航系統精準標示碎片位置

賴緯樂補充指,政府並非會定期更新「底圖」,要是十年前使用LiDAR,其數據解像度亦未必能準確製作出立體山坡圖像。現時配合衛星導航系統(GNSS),包括中國北斗系統、歐洲伽利略系統(Galileo)、俄羅斯格洛納斯系統(Glonass)及美國全球定位系統(GPS),位置誤差只有正負2厘米,能更精準標示殘骸碎片的位置。此外,由於科技發展進步,團隊不再需要攜帶大型機器掃瞄碎片,今次上山使用的手提式探地雷達及激光掃瞄器也是屬於輕便的儀器,當中探地雷達可透過接觸地表,判斷出地底是否藏有金屬物品。

測量員Sahib Sanhu表示,當現場發現到殘骸碎片時,需以攝影測量的方式拍攝記錄。(呂凝敏攝)

港大人類演化學家兼「復仇者計劃」首席考古學家Michael Rivera表示,團隊在現場需要將發現到的所有殘骸碎片詳細記錄下來,拍照是重要的一環,故這次參與計劃的義工亦多達200多名,「我哋上山只有12日時間,但要有好多數據先證明到嗰啲碎片係屬於嗰一部魚雷轟炸機」。測量員Sahib Sanhu表示,當現場發現到殘骸碎片時,需以攝影測量的方式拍攝,「首先要放4個黑白色嘅coded target圍住個物件,影嘅時候好似蚊香形咁圍住嚟影,需要三至四個人一組,將智能手機一個傳一個咁影,手腕要定;每一個物件都影出咗200幾張相,輸入埋個比例數據,個3D模型就等同現實世界嘅距離」。他形容黑白coded target能將圖片重疊的位置辨認出來,方便合成及製作出立體模型,「原理同用手機影全景圖類似」。

港大人類演化學家兼「復仇者計劃」首席考古學家Michael Rivera表示,團隊在現場需要將發現到的所有殘骸碎片詳細記錄下來,拍照是重要的一環。(呂凝敏攝)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