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發罷市一周年】乾貨舊檔主:選擇續租,這刻就要開心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去年2月,一連七日的「長發罷市」並沒有為這個屋邨街市帶來圓滿結局,最終還是被領展甩售予建華。濕漉漉的街市化身藍光水族館,一切像電視劇換佈景板,說換就換。

訪問由前長發邨商戶聯會主席李錦源拒絕訪問開始,他只說長發是一幅大拼圖,砌砌拼拼會洞見些什麼——尋尋覓覓,終找到願意分享的舊檔主與青衣年輕街坊。在舊街市人的一片沉默中,新街市開張接近兩個月,當初參與罷市的人,今天,在想什麼?

(長發罷市一周年系列之二)

商戶罷市、抗議,成為全城熱話;陳先生(化名)和街坊輕輕地說:「激烈過後,完結了,還是要做。」(陳焯煇攝)

【長發罷市一周年】檔販的靜默與遺忘 檔主二代:我比父母更沮喪

透過區議員、社區組織找尋舊檔主訪問,總被檔主拒絕,原因是「怕被尋仇」。新年過後的街市,乾貨區人流不算多,縱是相對較旺的鐘數,檔主仍然清閒,趨前訪問,主動提出匿名受訪並沒有打動檔主,繼續被拒。

好不容易找到了乾貨檔主陳先生(化名),他待在收銀機前問道:「如果那麼多檔主都不肯答你,你覺得生意好不好?」「你意思是檔主不回答背後有原因?」「差囉。四點幾鐘應該好多人,你看我多清閒。」每年新正頭過後總進入淡季,他推斷因為街坊在裝修三個月期間外出消費,可能還未適應回來買餸,始終不能用此數字作準,跟以前比較。

經歷房屋署、領展至建華街市年代,陳先生說,未來的事沒人知,或者一年比一年好,或者租金加幅;感覺如同魚兒,他們一直觀看世態變化,順流而生。(鍾偉德攝)

由休息一天轉為無休抵成本 「接受了就不會後悔」

參加過一年前的罷市,阻不了建華入主,陳先生後來選擇留下。乾貨租金升幅不如濕貨檔高,租金加約四成左右,他考慮過可以負擔,於是簽約。「你到哪兒做生意都要從頭起步,但這裏不用。我相信有班熟客仔仍在這裏。」他堅持大部分貨品維持原價,但為了應付租金,他從每星期休息一天轉為無休,心想最多勤力一點把成本補回來。「是對自己不公平,但自己接受了就不會後悔。」

陳先生比想像中氣定神閒,除了稍嫌人流零落,並沒有要控訴什麼。「我知道網上有人說要抵制建華,不來新街市,不買他們的東西。」但他覺得建華入主後街市管理比以前好。像他們需要訂製街市價錢牌,職員馬上就去辦;地上有水漬,職員馬上來掃;有什麼問題,職員馬上來溝通。

商戶如陳先生(化名)和鄭先生(化名)覺得現時建華管理有傾有講,而且有效率,確實比領展時期好、乾淨和統一。(鍾偉德攝)

比「領展」更好更乾淨 街坊:「冷靜點回頭想想」

旁邊的檔主鄭先生(化名)搭嘴說:「畀着以前領展,起碼等半個鐘先幫你搞!」新街市規管在部分檔主心中,是令大家自律的契機。例如檔主請假要早一星期向管理公司申請,陳先生認為尚算合理。「在管理公司角度叫人不要休息,我贊成,地鐵沿線甲級商場,有舖頭休息嗎?」相對舊街市會覺得不自由嗎?「現在也不是不自由。我覺得這是進步。香港社會趨勢都會這樣,做生意囉。像市政街市(食環署街市),政府也不讓你休息,只不過太寬鬆無人管,導致無人開檔。現在它(建華)有好的管理,街坊逛街市時起碼有店舖營業。」

檔主早在簽約之前,就被告知請假、擺貨、時間等等新規矩。陳先生覺得這是大公司的遊戲規則,舊檔主選擇留與不留,全屬自己衡量。他以打工仔作比喻,如果喜歡五天工作,有公司要求你六天工作,就不要做了,去找五天的工作吧。規管帶來了整潔和秩序,他說:「你看到現在沒有店舖在路上擺貨,全都四四正正,對吧?」

清潔工不停清洗魚檔附近的地面,商戶對此讚好。街坊也說,爾今乾淨企理,而且行動不便、坐輪椅人士也較易通過。(鍾偉德攝)

正在店內購物的太太在此時搭嘴:「事實是有人覺得新街市好行,而價錢本來都傾向貴,跟以前分別不大。」一頭白髮的她似乎年紀不輕,眼神直勾勾的,擺手伸向通道續說:「你太激烈沒有用。冷靜點回頭想想,以前打交也走不過的路,現在推輪椅又過得,拖住買餸車也走得。」陳先生輕聲回應:「激烈過後,完結了,也要做。」

人很現實,也很善忘

長發街市從房屋署、領展變成今天的私營街市,陳先生見證多年變化,他看看周遭的裝飾說,甚至不久將來,街市會變得更靚。問道改變也是無不可嗎?他說是。雖然他又說:「改不改變,不是我們小商戶話事,是大業主話事。不過一間大公司有自己的改革,難道不可以嗎?」但一年前罷市,不也是相信可以改變到什麼嗎?陳先生平靜回答,是沒什麼可以做到。「我們(罷市時)發表心聲,因為當時得知公司(建華)的負面情況,媒體說它管理差,對商戶不好等等。但在這一刻,全部都見不到。」

「我不會後悔當日罷市。罷市前後很多事情是未知的。當初團結罷市,是為了將來好,大家有機會繼續做生意。就算舊商戶做不到,也希望其他人做到或有所警惕。」鄰店的孩子來玩,他一邊給他找換零錢邊說:「發現之前的疑慮沒有了,硬件環境齊備,營運方面就要靠自己,既然簽了兩年約就到時先算。」

去年清場的時候,沒有全體撤離的悲壯。一檔一檔商戶靜靜關上門閘,在強顏歡笑和彼此慰問中離去。(魯嘉裕攝)

「你們懷念過舊街市嗎?」

「沒,因為街市愈變愈好。」陳先生斬釘截鐵。「裝修之後,我都忘記了。」

「真的沒什麼印象。」鄰檔鄭先生說:「我只記得檔旁這條路。」

「人很善忘。」

「那倒也是。」

翻看過往報道,陳先生在長發告別日的合照中微笑。合照中有人退休,有人轉戰馬灣,當時的他心猿意馬,不知有沒有機會留在長發,直至退休。以往他會走到濕貨檔跟朋友聊聊天,爾今濕貨舊檔所剩無幾,他說沒有唏噓,這世界弱肉強食,沒得講;這是現實環境,無辦法。「接受了做,這一刻就要開心。很現實的,要看租金,兩年後如果他加我一倍租,到時我就跟他說Bye-bye。」陳先生說。

【長發罷市一周年】港英時曾限街市租金 學者倡設例阻承包者兼營

【長發罷市一周年】街市關注組:塵埃落定還可以做什麼?

陳先生說,是因為恐懼,所以罷市抗爭;現在恐懼消失了,實在想不到要批評的理由。(蔡正邦攝)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