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菜花海】沙螺洞浪漫背後 疑違保育條例抽乾濕地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沙螺洞大片油菜花田,吸引遊人慕名前往,但浪漫花海背後,惹來環保團體狠批及市民爭議。

環保團體認為,村民以保育為名,種植油菜花,藉此爭取遊人簽名,反對興建骨灰龕場。沙螺洞生態價值僅次米埔,逾5成蜻蜓品種以此為棲息地,種油菜花須先抽乾濕地,嚴重破壞原有生態。

沙螺洞有9成面積的土地被規劃作「具特殊科學價值地點」,即使是私人土地,若要作農業活動,必需向規劃署申請。長春社亦證實,油菜花田部分範圍屬「具特殊科學價值地點」,須事先申請,質疑違反保育條例,已去信規劃署。截稿前,仍在等待環保署的回覆。

青山綠巒,一片金黃花海,開得正盛,沙螺洞浪漫背後惹來爭議。(黃偉民攝)

原居民:「搞起個場」 打造油菜花田地標

長春社指沙螺洞濕地不宜種植油菜花,會影響蜻蜓棲息地。(資料圖片/黃偉民攝)

油菜花田負責人為沙螺洞村村民權益委員會會長張偉國,他稱該處為私人土地,去年7月開始平整土地,10月從湖南購入油茶花種子,希望把沙螺洞打造成「油菜花田」地標。

張為沙螺洞原居民,經營士多,他稱於36年前賣該地予發展商,但對方未有兌現承諾,為村民興建房屋,又意欲興建一個有 6 萬個龕位的骨灰龕場。他曾向傳媒透露:寄望能「搞起個場」,令對方履行承諾。今年2月,油菜花逐漸盛開,村內有慶典,慶祝第一造油菜花盛放。村口更設有簽名冊,村民呼籲到場遊人簽名「支持保育」,反對建骨灰龕。」另一名村民權益委員會會長李國強指,現已收集10萬個簽名,將來計劃種植薰衣草。

對於是次油菜花田活動,長春社助理公共事務經理吳希文曾問及細節,張指農場正招募會員,會員種「種咩都得」、「種幾大地方都得」。吳希文擔心有人以「復耕為名,發展為實」,他認為若有心保育,則是「好心做壞事」。農場計劃草率、不完善,而種油菜花需抽乾濕地,改變原貌。若要維持濕地生境,可種植白米或西洋菜。不過,沙螺洞生態價值高,進行任何「復耕」,必需小心處理。

沙螺洞生態價值僅次米埔

長春社估計油菜田佔至少7成「具特殊科學價值地點」(SSSI)用地,大部分涉及「自然保育區」(CA)。(長春社)

去年10月,世界自然基金會及長春社早接獲市民投訴,指原居民張偉國清除荒廢農地植被,抽乾濕地。上述2個環保組織均表示此舉會破壞濕地生態,更威脅蜻蜓棲息地。惟該處屬於私人土地,未被劃入郊野公園範圍的土地,因此即使位處「自然保育區」,由於清除植被沒有違反地契,政府未能採取任何有效執法行動。張偉國指自己是土地業權人,斬樹、清除植被並無違法。

 

沙螺洞生態價值高 復耕須得許可

沙螺洞位於大埔東北面,香港重要生態地點評分中,生態價值被評為全港第二高,僅次於米埔濕地,逾5成蜻蜓品種以此為棲息地。該處亦是全港數量最多、密度最高的螢火蟲棲息地,溪澗更有香港鬥魚等珍稀瀕危魚類。

惟長春社於日前    (10月11日)     到場視察,估計油菜花田至少佔「具特殊科學價值地點」7成用地,望規劃署發出《強制執行通知書》,盡快清除油菜花田,並會密切留意濕地的復原情況。

 

環團建議:將生態價值高的土地納入郊野公園範圍

世界自然基金會香港分會環境保護主任 (本地生物多樣性) 陳頌鳴表示,現行的保育政策存有漏洞,特別是郊野公園「不包括土地」政策。「不包括土地」指位處郊野公園內或其周邊,但又未被劃入郊野公園範圍的土地,難以管制破壞生態活動,沙螺洞事件只是冰山一角。

沙螺洞是香港77個郊野公園「不包括土地」的其中一個。世界自然基金會建議應將沙螺洞這類生態價值高的土地納入郊野公園範圍,漁護署可增加資源及派人管理。

 

不少媒體均有推介油菜花田作新景點,吸引大批市民到場。(黃偉民攝)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