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港滿族人・上】薙髮留辮 清代後人被嘲怪物:想保留滿州文化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在街上遇見愛新覺羅州棠,很多途人不禁多望他幾眼,甚或以為他在拍古裝劇或穿越劇。他薙髮留辮10多年,每天穿上滿族長袍外出示人,如此異於現代的裝扮,很快便引來傳媒追訪。他本來欲藉此宣揚家族滿州文化,卻無奈說總被媒體寫成奇人怪事,行文語調多少嘲諷他騎呢。「你今次唔好寫得我咁衰呀…」州棠對記者說。他強調:「我只想保留自己民族文化,讓滿州文化不至失傳,這有什麼稀奇?」

如果仍是清朝,他大概是皇爺。清代後人流落民間,州棠50來歲才正式認祖歸宗,更名復姓。至今起居飲食堅守滿州習俗,有人挖苦他執意守舊,食古不化,但州棠從不在意旁人目光。是什麼讓他如此堅持?

攝影:吳鍾坤

訪問這天下午,州棠與妻子同搭港鐵,車廂內乘客不多,他倆惹來奇異目光。(吳鍾坤攝)

推開門,傳來古裝劇的對白。電視正播着一齣穿越劇,現代女主角穿梭時空走入清代,戀上「四爺」和「八貝勒」。「唏,嗰啲古裝劇情節很多都不跟史實,呢個女演員做嚟做去都冇乜表情,不好看。」州棠在他不足200呎的沖印店內,手執客人的單子,一邊忙着工作,一邊評論劇情,拋下幾句清代歷史。

14年歲來港生活艱苦 前朝皇族打工熬日子

對前朝歷史背誦如流,是他近10餘年的事。出生取名「周興棠」,州棠不曾懷疑自己身世。他生於二戰後的中國廣州,童年時他住四合院大宅,一家十幾口生活不錯。「冇啦,共產黨嚟到收晒啦!」當年大陸實踐共產主義,推行土地改革、公社和合作社等改革運動:州棠家族的生意和資產也被政府沒收。他自言當時是「無產階級」;1962年以學生身份申請來港,與父親同住土瓜灣板間房。

州棠斬釘截鐵說對途人目光毫不在意:「我熱愛自己民族,穿回自己民族的衣服,有什麼奇怪?」(吳鍾坤攝)

這位清代後人自言熱愛攝影,當年參加業界比賽,州棠(右)連續兩年也奪人像攝影冠軍,獲得肯定後,他再沒參與,對自己攝影技術滿有信心。(受訪者提供)

來港後他做過肉食店、空運公司,又當過港英皇家海軍,數年間遊遍世界,1970年代回到香港正式入行當攝影師,83年到尖沙咀這家沖印店打工。股東不久離場退出,他便頂手當上老闆,一做30多年。

老父死前揭家族秘密 皇爺流落民間

那是菲林沖曬行業興旺的年代,每天沖印底片菲林幾萬張,與13名員工忙得不可開交。父親在1989年仙遊離逝,彌留之際,州棠和弟弟終在父親咽下最後一口氣前知悉家族真相。「他說我們是多爾袞後代,當年遭順治皇帝清算,逃到雲南,再輾轉定居廣州,連姓氏也改掉,一直隱姓埋名。」

清太祖努爾哈齊創立姓氏愛新覺羅,成為清朝國姓,以確立宗室在滿族的尊崇地位。他兒子皇太極其後繼位為清太宗皇帝,另一兒子愛新覺羅多爾袞,則在皇太極過身後,任為順治帝的攝政王;但小皇帝長大後密謀暗殺這位皇叔,逼使多爾袞舉家要南下逃亡。

州棠近些年深究家族歷史和族譜,發現自己與溥儀有疏唐的堂兄弟關係,屬同字輩,但他認為「溥」棠不吉利,復姓的英文名還是用回「興」字,覺得此字跟了自己幾十年,有紀念價值。(林可欣攝)

州棠在廣州老家的相架後,找出一份滿文的祖先家訓,又翻查宗親史籍,終確認自己原姓愛新覺羅。他推算輩份,發現自己應是清太祖努爾哈齊第11代世孫,與末代清帝溥儀同字輩,根據族譜,自己應叫「溥棠」。只是祖先在清亡、民國和文革前後,多年也為了避諱沒有復姓,一直沿用先人所改的周姓。

半生為口奔馳 莫名失落始尋根

「清朝滅亡後祖先擔心被漢人排擠、清算,去到戰後的大陸資訊並不流通,史實紀錄被抹掉,人人對前朝史料噤聲不語,誰敢說自己是清朝後裔?」戰後中國一窮二白,州棠一家隱身民間,同為糊口奔命。「搵食搵食,嗰時搵都冇得你食呀。哪有空閒深究祖宗家族啊?」

+14
+13
+12

州棠早年沖印店的舖位更大,惟幾年前政府要求清拆店舖所屬大廈的違例僭建物,店內舖位縮了一半,他仍堅持放滿滿擺設,環繞四角更擺出當年清帝打仗的八旗風水陣。(吳鍾坤攝)

大半生他稱自己「周興棠」,活了40年才發現自己身份,但當時正值攝影事業如日中天,州棠依舊為「搵食」,無暇尋根。當年胞弟得知身世後,老早北上尋根,到國務院申請改回祖姓,其後找律師證明宗族身份,才成功獲香港入境事務處更改姓名。但事業心重的州棠當年沒有跟隨。

他與妻子每天在沖印店奔波,還在300多呎的斗室中,間了睡房作黑房沖印。可惜踏入千禧年後的數碼時代,沖印店訂單大減,州棠形容:「以前我們像活在康熙年代,如今就是慈禧年代。」

事業發展停滯不前,年過半百的他感到若有所失,反而想「尋回」自己身份。2003年開始換裝變身,剃光頭顱前方和兩鬢的頭髮,辮髮垂後,每天一身黃衣滿服。他終於將身分證上的名字改為「愛新覺羅州棠」,並到東北老家探親。

早幾年州棠到東北尋親,攀上故鄉的聖山長白山,更一家遊走沈陽故宮,見到老祖宗的遺物,莫名親切。(受訪者提供)

州棠說黃色吉利,故家中十多套在大陸訂造的滿州旗服都是黃色。(吳鍾坤攝)

老來落葉歸根 盡力保留滿州文化

沖印店內不時播着東北音樂,小小的店能走動的地方本已不多,他仍貼上老祖宗的相像,安放神位上香供奉。前半生與東北毫無關係,亦與那兒的滿州族長族人素未謀面,他近些年卻對老家故人有份莫名歸屬感。「我鄉下無親人的了,回去只想好好了解自己家鄉和滿州文化,現時滿州文化也漸被淡忘,我想保留和傳承。」

這些年他鑽研滿州歷史和文化,每天堅守習俗,就像他堅持經營自家沖印店,至今仍細心執相,小心翼翼取起相片,對客人不敢怠慢。因此熟客街坊都尊他為「攝正王」,讚許他的攝影和照片質素佳。

訪問這天有位姓羅的先生(中)來了叩頭上香。他對自己身世不明,懷疑自己原姓愛新覺羅,只是祖父母改為羅姓。他與州棠相識9年,不時請教對方滿族習俗,現家中掛滿清帝畫像,又說每晚看着先帝先后的相片,才能安然入睡。(吳鍾坤攝)

當年來港獲香港的滿州人接濟和介紹工作,他老來仍牢記心裏。尋根後他以沖印店作為會址,成立愛新覺羅氏宗親會和滿族同胞互助會,希望在港鄉人閒來聚聚。兩個組織分別約10人和40人,間中只有幾個老鄉會來拜拜老祖宗,其他人都各有各忙,聯誼見面一年一次。

牢記滿州身份 「但你看我其實也與漢人無分別」

沖印店在尖沙咀一幢舊式大廈的地下,州棠1980年代買下這舖位僅110多萬元,如今已升價至2,000多萬。「如果有人買下舖位,我就有資源在香港開間八旗會館,接待東北來港的同鄉,給他們半價房租,招呼我們的族人。」這是70歲州棠的退休心願。「由1962年做到這分鐘,我仍在工作,也足夠了。退休後先到東北暫住幾個月,多了解我們的老家。」

尖沙咀第一家沖印店,就是州棠開設,他尋根後把店名改為「八旗相館」,又希望退休後能開間招待東北同鄉的賓館。(吳鍾坤攝)

說起老祖宗努爾哈齊和多爾袞,州棠一臉肅敬,但他指慈禧是「敗家女人」,笑說:「她喜歡拍照,當年遇着我肯定倒楣,因為我會把炸藥藏在這部黑布的閃光燈內,拍攝那刻暗殺慈禧。」(吳鍾坤攝)

多年在尖沙咀這文化混雜之地接觸不同國籍種族的人,州棠說:「在香港這麼多年,當然是香港人,對這裏感情深厚,住香港最好,但我祖籍是滿州人,家鄉是東北,對那兒是鄉情,我對兩個地方皆有情。」

州棠覺得穿滿服和紮辮子,是提醒自己滿州人的身份。2009年他在街上被指罵為怪物,雙方起爭執鬧至法庭,州棠對此不願多提。老來才尋回身份,他說是命中注定,事事求無愧於心。「姓愛新覺羅並不特別,清朝都滅咗咁耐啦,我們要承認歷史,更何況英國確令香港變得更好,現在大陸都要學我們的基建、股票金融制度。兩地共融,像不同民族都漸融和;你看着我都覺得我與漢人無分別吧。」

下回故事:州棠是愛新覺羅後人,而相伴在旁的老伴黃綺華竟是西關小姐。西關小姐嫁雞隨雞,穿一身滿族旗褂作為日常裝扮。黃綺華如何看待自己滿族媳婦的身份?請看下集【在港滿族人】西關小姐變滿族媳婦: 旗褂是懷舊時裝風格

延伸閱讀:【滿族文化】愛新覺羅後人決心保留傳統 留辮著衫食飯統統要講究

州棠每天謹遵滿州習俗,服飾打扮和吃飯也滿是滿州特色;他把妻子倩照鑲在鏡框裏,每次整理儀容也能看到年輕的「福金」。(吳鍾坤攝)

州棠家中有不少中國和滿族特色的擺設,他喜歡中國文化,卻說清滅亡、帝制被推翻,外國和日本等國家地區也有值得學習地方。(吳鍾坤攝)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