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慶人們.二】港人錶店屹立廿年 七旬老闆早於1960年暢遊非洲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重慶大廈其實未必如《重慶森林》般迷幻,真實的大廈由手機、金錶、小食店和旅館組成,是很多南亞裔、非洲人曾經的發財夢之地。

在這幢充斥少數族裔的大廈內,底層及一樓商場只有數店是華人面孔座陣,「新曆」鐘錶店是其中一間。店內售的全是鍍金銅錶,批發售予中南非洲商人,在當地可算是走平民路線的「知名」品牌。「新曆」鐘錶在中南非洲行銷40年、在重慶大廈屹立廿年;品牌創辦人陳抄伯伯之所以開始與那遙遠的國度結緣,原來與1960年一次非洲旅行有關。

【系列之二】

攝影:梁鵬威

上一集【重慶大廈】非洲手機轉售中心不再 南亞商留守:香港是我家,記錄了大廈內的手機市場現況。

《世界中心的貧民窟——香港重慶大廈》一書指出,重慶大廈中的許多商品是發達國家繁榮產業的廢棄品或仿冒品,被賣到發展中國家。除了前文提及的手機,廉價手錶也是主要交易商品之一。約10年前大廈共有15間手錶批發店,如今估計只剩下不到10間。

重廈大廈內售賣的「金錶」都是「朱義盛」,買賣雙方均清楚而不介意。

陳抄伯伯(左)在大廈開店近廿年,指從未被打劫或爆竊。

56年前的非洲旅行

其中一間手錶店「新曆」,在重慶大廈一樓開業已近20年。創辦人陳抄伯伯今年79歲,從事鐘錶設計業多年。

1960年,當年僅廿歲出頭的陳抄,在一間鐘錶店工作,老闆資助他到非洲旅行、兼視察在當地開設工廠做生意的可能性。陳抄先用4日時間由香港坐船到新加坡,再經數次轉機,耗時近一個月,終於踏足非洲;先後在加納、尼日利亞和利比亞逗留了近一個月。「那次旅行真是讓我眼界大開,發現當地沒有任何工業和建設,有很大發展空間。」

「從沒被打劫或爆竊過」

陳伯該次到訪的非洲國家均是產石油大國,有一定消費能力。幫助老闆開拓非洲市場後,約40年前,陳伯決定自立門戶,創立「新曆」品牌。「那時我已決定主打非洲市場,走中低檔路線,銅製錶身、設計以非洲人喜歡的鍍金顏色為主。」當年他甚至曾設想在非洲開設工廠,邀請了數名非洲人來港學習造錶工藝,打算將非洲工廠交予他們打理。但經訓練後,陳伯認為,非洲工人較亞洲工人不擅長流水式工廠作業,最終還是決定在香港和內地開設工廠,非洲商人自有辦法將貨品自行運回本國。

起初他主要把貨品批發予南亞商人,但其實南亞商人也只是在重慶大廈開店、再將手錶轉售予非洲商人。適逢約20年前,陳伯的兒子自澳洲留學歸港,精通英文;於是他決定買入重慶大廈一樓商場一舖位,直接與非洲商交易。「早年送貨到重慶大廈時,一開始都有些害怕,覺得個個牛高馬大、孔武有力。他們(少數族裔)只是來做生意,不會或不敢搞事。如果他們犯事,會被遣返回國的。」他表示在重慶大廈開業廿載,從沒被打劫或爆竊過,「反而廟街都有人收陀地啦。」

有南亞婦女到大廈選購衣服。

+8
+7
+6

陳伯認為大廈很安全。但據《世界中心的貧民窟——香港重慶大廈》一書指出,80年代末至90年代初,重慶大廈確實曾有巴基斯坦幫派肆虐——當年自從北印度的極端組織印度教徒摧毀了巴布里清真寺後,巴基斯坦黑幫就開始不停騷擾大廈中信仰印度教的店主,從南亞族裔管理的生意裡抽取保護費。但在一個黑幫頭目被捕後的21世紀初,以上現象戛然而止。該書作者Gordon Mathews在頻繁出沒重慶大廈的2007至2011年期間,從沒聽任何人提及過華人黑幫的存在。(1994年,曾有黑社會企圖炸毀重慶大廈地下室一間夜總會,但該夜總會與大廈其他部分不相連。)

有人喜歡金

「新曆」製作的錶,9成都是金色;這些「金錶」,可算是俗稱的「朱義誠」。港人也許嫌俗氣早不愛戴,在非洲卻銷情理想。「非洲人不知為何很喜歡金色。他們清楚知道從我這裡買的不是真金,仍喜歡鍍金設計。」這些年來,他亦曾設計過銀色手錶,但與「金錶」對比,銷量僅為約九分之一。

陳伯清楚自己品牌定位,走非洲平民路線,薄利多銷,從沒打算打開本地市場:「香港人或較富有的內地人,看不上眼『假金錶』;他們覺得如果要戴金色的首飾,一定要買真金。」即使曾有蒙古商成為顧客,40年來其主要顧客仍為非洲人。「我們的錶,平均每隻以港幣$60賣給非洲商,他們那邊以約港幣$70至$80賣出。」不是「名貴」品牌,卻算是「知名」品牌。

有人喜歡金。

重慶大廈內現僅餘下不足10間「金錶」店。

「希望尼日利亞快點換總統」

作為品牌創辦人,陳伯年近八旬仍心繫國際,特別是非洲的時事,包括當地的總統選舉、貨幣政策,甚至極端組織活動。

他認為近年店舖生意轉差,是因為尼日利亞轉換貨幣政策,宣佈與美元脫勾,導致當地貨幣奈拉(Naira)大幅貶值。此外,極端組織「博科聖地」(BokoHaram)在該國東北部肆虐長達數年,也是當地動盪不安的原因之一;聯合國兒童基金會執行主任安東尼.雷克(Anthony Lake)曾公開指,這是尼日利亞近年發生饑荒的主要原因。

「我做了非洲人生意40年,從沒試過像這幾年那麼亂。他們(非洲商人)近年常常跟我說,食都無得食,哪有錢再買首飾。」與陳伯曾直接接觸的非洲商人,在當地其實都是富豪;因此陳伯暫沒收到他們因饑荒而餓壞的消息,只是短期內都不會再有大量非洲商人來重慶大廈「入貨」了。

陳伯慨歎當地人的生活水平竟在倒退,又對地球另一端的國度發表政見:「我希望尼日利亞快點換總統,換貨幣政策。」

此系列共有3集,第三集將探討重慶大廈的未來,旅遊業和餐飲業終將成大廈主體?

重慶大廈到處也看到少數族裔的身影。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