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慶人們・三】食店賓館即將趕絕手機店 重慶大廈步向死亡?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重慶大廈其實未必如《重慶森林》般迷幻,真實的大廈由手機、金錶、小食店和旅館組成,是很多南亞裔、非洲人曾經的發財夢之地。

人類學家Gordon Matthews接受本報訪問時預測,重慶大廈的地舖將會轉型為以服務樓上旅館為主的食店和餐廳。然而,南亞小食店老闆說,熟客還是以南亞人為主,華人普遍不習慣其店食品的辛辣口味。數年前有不少外國遊客入住樓上賓館時會來用膳,但近年隨住旅館入住人數下降,其生意額也下跌一半——只是已較其他類型的商店可觀。在「財富」為共同追求目標的這裡,一旦商機不再,重慶森林將來會否成為一棟被重建掉的回憶?

【系列之三】

攝影:梁鵬威

上兩集分別報導了重慶大廈內的手機市場首飾市場,兩者均表示自從近年內地放寬了對非洲油產國的簽證、內地貨品質量上升,在重慶大廈出沒的非洲人數日漸減少,連帶大廈店舖生意也每況愈下。

人類學家Gordon Mathews接受本報訪問時預測,重慶大廈的地舖將會由盛極一時的手機店,轉型為以服務樓上旅館為主的食店和餐廳。

Iqbald已在重慶大慶內工作了20年。

逢周5中午門戶大開無人看守

Tahir Iqbald今年39歲,在重慶大廈內工作了近20年,起初在姐夫的樓上餐廳幫忙,約15年前自立門戶,在大廈底層開設一間小食店,主打清真甜食及輕熟食。他指小食店最好生意的時間,竟是早上,不少穆斯林信徒到來購買早餐後才會上班上學;因此為配合客源,他的店也早在早上8時開業,至晚上10時才收工,日做14小時,不過還是有能休息開溜的時間,好像要接送女兒上學放學時。

然而,每周總有一至兩小時,是大廈內所有穆斯林都要開溜,那就是逢周5下午,尖沙咀九龍清真寺舉行禮拜。雖說清真寺就在旁,只需離開小店90分鐘,但始終無人看守;Iqbald卻說,每次均只是把燈關掉就離開。「我店裡賣的都只是食物飲品,能有多貴?要拿就拿吧,把錢放下就好,哈哈。」

Iqbald與導賞團華人言談甚歡,但現實是,他甚少與華人熟客聊天。

華人客增多 生意卻跌半

和大廈內其他商店一樣,Iqbald的小食店生意近年也轉差,「生意額跌了一半」。未扣除成本的每月收入,現有約$75000,但已較其他大廈內其他類型商店的收入可觀。

Iqbald表示,廿年來逐漸有愈來愈多華人光顧,有香港本地人、也有入住樓上旅館的內地旅客。「熟客中還是以南亞人為主。有數名華人熟客每周會光顧一次,但都是外賣,甚少堂食,不會坐下來和我聊天。」那些只是他的顧客,而不是朋友。「多些華人光顧當然是好事,但我不會強求也不能強求。大廈內有一、兩間華人開的餐廳,他們也賣咖喱,比例上還是更多華人光顧華人餐廳。」近年多了文化研究的年輕華人到場光顧,但更多是為了體驗而非真正喜歡其食物。「好像你(記者)這陣子做訪問才會光顧得比較多,他們也一樣。」

另外,某次問路經歷還是讓他覺得,自己未完全被香港社會所接納。「有時我向港人問路,大家都不太願回答,又怕親自帶我到目的地。反而我去日本旅行時,日本人很親切地親自為我帶路。為甚麼港人這麼怕南亞人呢?」

大廈內的小食店大部分售賣南亞食品為主。

自重慶大廈天台眺望,可見到未來?

+9
+8
+7

Gordon Mathews接受本報訪問時,指大廈部分的旅館生意不俗,大廈還未面臨「正在死亡」的地步。但賓館老闆們並不認同。港人馬生在大廈高層開設一間小賓館6年,現在只接待黃皮膚的顧客。「非洲人、白人和南亞人他們常常喝酒喝至三更半夜才回來,這店只有我一人,又要我半夜起床給他們開門,太辛苦了。」他指自從2014年後,生意一落千丈,淡季跌七成,旺季跌四成。但他還是不考慮接待黃皮膚人以外的客人,寧願賣盤退休。「不想和南亞人開的賓館爭生意,怕打架。」同在重慶大廈開設賓館的尼泊爾人Khadka表示,他會不論國籍接待入住旅客,但生意額還是較5年前下跌了一半。他估計非洲人和歐洲人轉去內地消費。

重慶森林終將消失?

Gordon Mathews《世界中心的貧民窟——香港重慶大廈》中寫道,來到重慶大廈的非洲或南亞商人,普遍是第三世界地區中上產階級,他們拿着大疊鈔票到來尋找商機,擁有比家鄉多數同胞所遠遠不及的財力及教育水平。雖然大廈中的店主和工人之間、非洲商人和尋求庇護者之間,仍存在巨大貧富差距,但這裡近年沒有發生階級鬥爭,因為每人都盼望和相信他們終有一天會成功和富足。這種對財富的信仰,甚至超越了種族和宗教,將大廈內的每一個人連結起來。

然而,在「財富」為共同追求目標的這幢大廈裡,一旦商機不再,其未來將會如何?書中有受訪的大廈業主表示:「這個物業太殘舊了,也許有人會重新改造它,我真希望如此!如果他們拆掉重慶大廈,會給我不少錢!」Gordon Mathews指出,大廈已有55年歷史,是尖沙咀區最古老的建築之一,重建無法避免。而如果重建的賠償能給予業主最大的利益,相信業主們會毫不猶疑將單位賣掉;但所幸大廈現有的設計已接近用盡地積比率,發展商的獲益不大,加上業權分散,重建才未成事。

Gordon Mathews也認為,重慶大廈這個「低端經濟全球化中心」終將隨重建而消失;但這種「發展中世界的中產階級來到發達世界邊陲尋找商機」的交匯點,可以預見,仍會陸續出現在各發達國家的邊陲出現,日後在某個地方可能又會出現另一座「重慶大廈」。

天井裡,盡頭的光照進底層。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