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位認知障礙長者的藝術課堂 來忘掉天與地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第一堂靜得幾乎沒有聲音,19位長者加起來,只有一個人的聲,有些人在睡覺。5個年輕藝術家於是大力唱歌跳舞、捉他們的手玩十五二十,先彼此撻著才開始創作。男的要拿出電鑽來吸引他們做木工,女的懂編織便給一塊布任她發揮。有時長者扭計發脾氣,藝術家們當然理解這些是中度認知障礙長者的正常表現,課堂上他們失去時間、方向觀念,完全投入在色彩與開心的刺激當中,下課後他們同樣忘記時間、方向甚至說過的話,那就是身邊照顧者長久要上的課堂。
日本學生宮崎先生創作的一條蟲作品。(余俊亮攝)
第一二堂:撻著
5個藝術家4個月來,從一條蟲開始,每周和19位聖雅各福群會服務中心的認知障礙長者上堂(詳看另文),有點像勞作堂。「一切從一個陌生的狀態開始,不只是我們(5位藝術家)不認識長者,長者們之間也是陌生的。」其中一位藝術家黎振寧說。陌生對於認知障礙長者來說並不容易面對。他們往往保持安靜,漠視旁人存在,以保存安全感。黎形容他們每個人也像「合上蓋的盒子」,如何打開蓋「撻著」他們最難。「第一二堂很安靜,只有一個長者不斷在說話,其餘有些人在睡覺。」
黎振寧和其他藝術家於是唱起歌:「當我們同在一起其快樂無比......」很大動作很大聲地唱,他們稱之為「校歌」,每堂課一開始必唱,每次用不同形式唱,有時會輪唱,長者們必須夠專注才能跟上,但是專注是另一個認知障礙長者的挑戰。有些人形容認知障礙長者是24小時處於過度活躍的狀態,沒法坐定,好幾位長者在課室走來走去,藝術家梁以瑚(二胡婆婆)便拉著他們起舞,消耗他們精力。
唱完歌要做運動,練練他們反應。初時藝術家之一夏麗荷和他們玩「槍」—一隻手舉4隻手指,另一隻手舉7的手勢,第一堂長者們很努力做到,第二堂再試時做不到便放棄了,夏麗荷轉和他們玩15、20。

剩餘45分鐘才是創作時間。
聖雅各福群會提供認知障礙症照顧服務,長者日間可以到中心參加活動,該會去年和全人藝動合作,得到E&R Foundation Limited捐錢籌辦一個「藝耆恩動」的計劃,即由5位藝術家和19位確診中度認知障礙症的長者上堂,課堂內容包括用白襪製蟲、製一棵比人高的聖誕樹、烘麵包、畫長者小時候玩的玩意等等,上堂期間與不同人的對話交流、唱歌運動的動作跟不跟得上、辦別顏色、塗顏色、剪貼等等,都是中度認知障礙長者的腦部訓練環節。
柳春是上海縫補師傅,現在可以用縫補技術縫一件作品。(余俊亮攝)
第五六堂:情緒
19位長者其實來頭不小,有些當過教授、有些是名校老師、日本水管工程師。課堂的習作是關於一條蟲蛻變為蝴蝶的成長過程,如他們所經歷過的人生。做蟲的時候,要把報紙塞進一隻白襪內,有些長者初時會嫌髒不做,有位叫「雞爺」的,只是繞手旁觀、坐在梳化睡覺。直到黎振寧拿出一把電鑽,叫雞爺幫幫忙做木工,他才從此由梳化走入課室一起投入,大概電鑽等同於展現雄性威風的機會。
另外有位婆婆後生車冷衫拉鏈,手工很好,夏麗荷和二胡婆婆也就找了點布讓她車一條大懶蟲。柳春爺爺以前是上海縫補師傅,最初柳春也嘗試用布織蟲,但他已經忘記織的技巧,織織下他有點發忟憎,因為旁邊婆婆做大懶蟲做得很快,柳春扭計時,夏麗荷便在把襪剪破,叫柳春縫補,柳春很快做好,很快又回復自信很威威。
「你估不到哪日他們突然有情緒。」黎振寧說。認知障礙長者因腦部受損,多數沒法控制情緒。像有一次,平時很有禮貌的一位伯伯來到課室,突然說:「唔好阻住我返工,我要返工,你唔好阻住我!」黎和夏也不知道怎樣應對,好在有社工在,「帶了他出去走一圈,回來又變回以前那個人,哈哈很奇怪。」黎笑說。
總共十幾堂,頭幾堂長者們要在一張白紙上留下他們的手掌印,最後幾堂才把這些手印印上木板,油上色彩變成蝴蝶。這是長者們比較有印象的一堂,看見自己的掌他們很開心,至於上一堂學什麼,和下一堂有什麼關係,上星期做過什麼老人家通通忘了。夏麗荷說,「他們其實並不介意,不介意自己忘了什麼,總之來到課堂坐下來就投入地做。」
蟲最後蛻變為蝴蝶。(余俊亮攝)
+6
+5
+4
最後幾堂:退化
二胡婆婆和藝術家都很清楚自己位置,「我們不可能逆轉他們的病情,況且我並不想稱之為病情,他們只是一群擁有同樣特徵的人,他們也需要生活質素。」藝術課堂能做的,是消耗他們日間精力、嘗試讓他們專注、用色彩刺激長者們感官,藝術家們和社工也只能盡力做。
然而殘酷的是無法阻止時間蠶食長者,有位以前做名校老師的,初時常和黎振寧傾偈,最後有一堂她不斷問黎:「你點解仲不結婚呀?點解冇BB?」答完又再問,「點解你仲不結婚呀?」後來她也有點不能分辨顏色,夏說「試過我指油這裡,她會油出界。」
但是黎振寧說,比較可惜是中途一個長者因跌親腳傷不能回來上堂。另一個因為路途遙遠轉往其他中心,課堂最後只剩17個長者。
聖誕節時老人家們製作聖誕樹,把自己的樣子製成花貼在樹。(余俊亮攝)
照顧者的課堂
長者下課後回到家,對於照顧者來說,才是課堂的開始。按柳春爺爺的女兒和另一位長者珮珍婆婆的新抱所說,他們隨便能舉出一些經歷過的笑話:「每日去4次麥當勞,去完又再去」、「睡醒以為是日頭,夜半走來敲門,打開張被,呢個係我個仔定我個女?」、找不到約會目的地等,認知障礙者就是如此忘掉天與地,失去時間、方向、去過的地方、說過的話。
柳春女兒會花時間上堂了解有關認知障礙行為,有時90歲的爸爸扭計,她會懂得體諒那是因爲他記掛以前什麼也可以自理那個威威的自己,但他無法表達,於是她會試著讚他:「你好叻呀,叻過甄子丹!」爸爸拿回來的作品,她也會讚出口,社工說,作品本身沒有意義,得到家人認同長者還有能力,才是作品的意義。珮珍新抱則不斷為奶奶刨病情資料,她說奶奶半世人做家庭主婦,留在家中的對話只有「個仔幾點番、今晚食咩餸」等無限重覆的瑣事,但在藝術課堂上有後生仔、有其他比她叻的長者,可以學懂鬥咀,鬥咀即是需要用腦。
珮珍穿了紅色衣服來開「派對」,背後是一幅由19個長者一起完成的生命樹畫作,每棵樹也不同。(余俊亮攝)
告別派對:等待繼續創作
新抱告訴珮珍,要帶她去開派對!其實這是19位藝術課堂長者的告別派對。過去4個月課堂已完結,藝術家為19位長者的作品籌辦了一個畫展,並且捐出藝術家自己的作品,用以籌款,希望籌到$35萬元,讓更多認知障礙長者上到以上這種忘記天與地的藝術創作課堂。
畫展由18號舉行,截至20號止只籌到4萬多元,尚欠30萬元。
第一次長時間接觸認知障礙症的藝術家黎振寧說,男長者拿起電鑽做木工部分特別興奮。(余俊亮攝)
認知障礙者是因為腦細胞病變而退化,患者現時約11萬,當中每5名女士平均一人患病、每10名男士平均一人患病。以下是輕度、中度和嚴重患者的情況概寫。(圖片來源:家務幫Agent Bong)
畫展資料
日期:18/3(六)至26/3(日)
時間:上午11點至下午7點
地點:灣仔石水渠街85號聖雅各福群會8樓806室
查詢:28313232 林小姐
合辦機構:聖雅各福群會、全人藝動、E&R Foundation Limited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