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譚仔賣盤】丸龜有種距離感 不能取代的單身食堂與「實小辣」

撰文:黃映嫚
出版:更新:

日本丸龜製麵母企Toridoll Holdings收購譚仔雲南米線,收購額更估計達10億。消息傳開,譚仔的「忠粉」頻頻在Facebook洗版,有人話最驚米線加價;譚仔姐姐訪問時回應「唔係又要學日文啊?」香港人對米線舖情有獨鍾,究竟丸龜又可唔可以保持呢份地道的感覺?

香港人對米線有種情意結,只因為佢夠地道、夠貼地。(陳芷慧攝)

每個人都有屬於自己的米線舖

其實無論食邊間都好,米線最吸引人就係每間舖都有佢哋獨有嘅味道:有人鍾情譚仔,貪佢重口味;有人獨愛三哥,貪佢湯底多,有人偏愛南記,貪腩肉春卷夠惹味,而筆者就喜歡貴川風味館,愛其湯底夠麻香。每個人都有屬於自己嘅米線舖。1996年,譚仔和三哥未分家以前,由茶餐廳變成專做米線,在深水埗發跡,開創米線舖熱潮,米線舖開到成行成市,梗有一間係附近,密集程度比雲南更有過之而無不及。對八、九十後而言,米線就係一種集體回憶。晏就唔知食咩好?食米線啦仲諗!

對八、九十後而言,米線舖就係一種集體回憶。(吳鍾坤攝)

朋友A中學時,幾乎每天午餐都吃譚仔,「每次經過譚仔門口,都會隱隱聞到一陣獨有嘅香味。那種味道就如同譚仔的Logo,唔使睇已經知佢係附近。」他迷戀譚仔嘅程度,猶如啪左丸咁,戒極都戒唔甩,相信說中唔少譚仔忠粉的心聲。「其實我都知唔係特別好食,但真係會食上癮。」朋友A如是說。難怪都市傳說有云譚仔湯底加咗罌粟。 (利申:筆者認為譚仔湯底又鹹又渴,配料又唔特別。)丸龜唔係唔好食,價錢都算平,但米線舖那種濃香,絕對係丸龜畀唔到。每次行去丸龜門口,口味選擇都覺得dry到調頭走。

譚仔:獨食、圍食,都係唔同的享受

單是丸龜那種日式和風、木式、整整齊齊的裝潢,對香港人嚟講,就已經係一種距離感。就算坐滿晒人都係好靜局,夜媽媽一個人放工要同自己個影食飯,單身狗係唔會去丸龜。亦唔想一個人去茶餐廳食油淋淋的碟頭飯,更覺慘情,米線可清淡可麻辣,按心情選擇味道,米線就係單身狗碟頭飯以外一種「升級」享受,一種自我的獎勵。譚仔唔同丸龜,夜晚十點都係熱熱鬧鬧,隨便搭枱,無論是單身狗、情侶、OL、中學生,阿婆阿公,譚仔可以包容到唔同種類的人。就算一支公食譚仔,好多人陪住你,又唔會望住你,唔會有人留意你係獨食定圍食,總之食得舒適。

一張圓枱容納不同的人,坐了兩名年輕獨食的女士、一對情侶、一對退休懶煮飯的夫婦。(陳芷慧攝)
無論丸龜選擇有幾多,都好難揀到一款屬於自己嘅烏冬。(丸龜製麵官網截圖)

每位忠粉必有一款屬於自己的「譚仔」

丸龜跟譚仔相似地方是「有得揀」。丸龜湯底、麵類、小食任君選擇,單是烏冬已有清湯烏冬、掛烏冬、釜揚烏冬至冷烏冬多種,但無論選擇有幾多,好難揀到一款屬於你自己嘅烏冬。但譚仔的忠粉,卻必有一款屬於自己的「譚仔」,圍食時更係一班人開場白的話題。基本上熟行情的人都唔駛睇餐牌,「竹笙雞絲麻辣十少辣」、「魚腐炸醬清湯走韭」,每次點餐好似講對聯咁,單係落單已經係一份樂趣。

只有香港人先識嘅麻辣實小辣

譚仔,最偉大係彌補了對「辣」味形容的詞彙。唔知由幾時開始,每逢問起對方食得幾辣,就會用譚仔的辣度做標準:十小辣是正常程度,中辣算是高材生,大辣更是資優生。一間食店嘅菜單,竟然可以成為香港人嘅共同語言,呢樣莫講話烏冬店,就連麥記都未必做到。

如果聽唔到譚仔姐姐講勿演(墨丸)、之忍(豬潤)、實小辣(十少辣),就等如去澳牛冇畀人鬧過,會有種淡淡嘅空虛。
文章節錄

譚仔姐姐:「被日本人收購,我唔做㗎喇!」

數到譚仔特色,點可以唔提譚仔姐姐呢?今日傳出收購消息,網民第一時間就話,「譚仔姐姐以後唔係要講日文呀?」。更有譚仔姐姐揚言不擔心學日文:「因為被日本人收購,我唔做㗎喇!」聽罷有點黯淡。譚仔姐姐可以話係譚仔做得最好嘅Image Building,沒有之一。朋友A話,行入譚仔,如果聽唔到譚仔姐姐講勿演、之忍、實小辣,就等如去澳牛冇畀人鬧過,會有種淡淡嘅空虛。有趣的是,明明唔少香港人都唔鍾意新移民但每次講到譚仔姐姐,佢地就會有講有笑,好似講梗另一班人咁。我曾經和一位姐姐傾計,佢話廣東話其實真係好難學,原來好多入聲字佢哋都講唔倒。雖然有啲客人會幫佢哋矯正發音,但好多時佢哋轉個頭又唔記得點講。「如果有人教,我都想學好啲。」或者就係因為這班姐姐努力嘗試,令呢班「忠粉」食譚仔食得更加投入啦。

譚仔傳出收購消息後,網民最擔心姐姐要改學日文。(陳芷慧攝)

食麵係一種學問,唔係話墨丸炸醬烏冬一定唔好食,但一定冇食米線咁夾。更重要係,譚仔姐姐的鄉音、譚仔的隨性、氛圍,呢種屬於香港人的味道,是「一絲不苟」的日本人無法明白。究竟呢10億買唔買得起我哋對譚仔嘅集體回憶?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