銀髮爵士樂團 退休工作狂40年後重吹喇叭:「心情好激動」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老實講,放下四十年,重拾樂器,心情有點激動。更重要是,在樂團中找到一種感覺,不論玩成點,係一班師兄弟合作夾啲音樂出嚟。」一位退休後加入信義男爵樂團的團員說。

信義男爵樂團,成立於2011年,是專為退休或將近退休的第三齡人士而設的音樂計劃,樂團經理連家駿:「 我們看到男士退休前後面對的社會問題,希望透過樂團幫助他們找回社交圈子。」

攝影:陳芷慧

阿屈中學時期已學習吹喇叭,因工作放下樂器四十年,自言樂器一刻,心情激動。

男人之苦,女人唔明。女人退休,仍然快活,逛街、買菜、扮靚,無論什麼年歲,那群中學時代的閏密卻是跟一世。男人?退休了,沒有工作,沒有同事,不再是家庭支柱,一下子,他們什麼都不是。在長輩大軍中,他們仍然年輕,而且有學識,據政府2001年統計,現時60至75歲長者,有一半擁有中學學歷程度以上。維園和社區中心都沒有適合他們的位置。

周詠琴指揮在學生心中是「神」。周指揮指不要把他們當成老人家,只要把他們當成年輕人,他們就能年輕。

歐洲早已提出「退休綜合症」的概念,關注退休人士離開職場後,可能會產生各種心理障礙,如精神不振、失落、性格孤僻,甚至影響生理健康。香港遊樂場協會剛發佈「退休人士精神生活調查2016」,協會訪問了2,142位第三齡人士(已退休或半退休人士),逾六成受訪者是60歲或以下的「長者新力軍」,剛開始退休生活。有八成受訪者表示「仍有未達成的心願或仍有想做的事情」,「而他們最想做的事情,竟然不是環遊世界,而是在某項技能領域上被肯定及有成就。」

信義男爵樂團希望透過音樂,讓退休男士重拾目標以及重建社交圈子。

退休兩年  「發夢仍夢到工作」

阿屈,圓圓而黝黑的臉,留着「曾俊華」的鬍子,眼袋下附着又深又灰的眼圈,倒像印度版的薯片叔叔。中學時組過樂隊,學吹喇叭﹐「以前好受歡迎的。」

過去四十年,他活在一個很有名的電子廠裏頭。從大哥大、Erisson、Nokia及至現在,全球發明都送到他的廠製造,訂單應接不暇,「甚至有些客人來求貨,我說沒有了,就叫他在垃圾堆中去找,他們都願意。」及至幾年前,這世界科技發展比異型出生來得更快,「基本上客人電話打來,你有兩秒時間考慮,接還是不接。」身體卻不及科技的日新月異,「退休前幾年,太大壓力,有時候發夢也會夢到工作上事情,太大陰影。」

周指揮指Ronnie是眾人之中進步最大。他還報名考級及學習樂理。

我說無法想像他的忙,他便說印象中他未放過假。還有,他憶述某次代表集團述職,他負責的電子廠業績排尾幾,「預咗入房畀人左一拳,右勾拳,」結果事實如此,各部門高層排山倒海的問題連珠爆發,他未有聽清楚,主席方開腔:「你們問完了沒有?」主席又問阿屈,「你在湖南廠工作很長時間了,有沒有去哪些名勝觀光?」阿屈摸摸頭,回:「好像有到過一個公園。」至於主席提起那些名勝,他一概不知。主席完場說:「那你們還有什麼好問呢?」步出會議室,同事看着他,頭頂多了一個烈士的光環。

阿屈稱早已聽聞有信義男爵樂團,但擔心自己水準追不上,苦練兩年後才加入。

執起喇叭時,什麼煩惱都沒有

阿屈沒有結婚,長期在內地工作,家人都在香港,朋友都斷了聯絡。孤家寡人退休了,他在粉嶺偏遠的鄉郊,買了房子,想着閒時種菜,避世以緩和前半生的壓力。「但到現在退休兩年,都仲會發惡夢,仍然有陰影。」就像他的眼圈,死忠地跟隨他多年,烙在臉上都不褪。

某次,朋友拿來一枝舊喇叭,着他吹奏一番,「放下四十年,重新再吹,老實講,心情有啲激動。」,「雖然好難聽,連自己都唔好意思,哈哈。」他早已聽聞信義銀樂團,但生怕技巧生疏拖垮樂團,每天走45分鐘路上山「練功」,兩年後下山加入樂團。「當我執起喇叭時,什麼煩惱都沒有。」

周指揮指這群退休男士,起初完全不懂任何樂團禮儀,難以受控,現在進步多了。

從零開始的旅程

樂團中數十位的樂手,部份團員原本連樂器也沒有碰過。「從零開始」,是他們經常掛在嘴邊。當中的難處,就像一個大男人倒過來要學像嬰兒爬行一樣。經理連加俊說,他們一般學習一年樂器後,已經可以加入樂團參與演出。「他們跟四歲學生別無兩樣,四歲學得到,佢哋點會學唔到。」周老師說。Ronnie,年近60,被周老師點名稱讚最大進步的一位。他從零開始,學習看樂譜、指揮、單簧管,還學樂理,報考3級皇家試,他形容下半場的生命是一場旅程,「音樂是無止境,我不知道會走多遠,但無論去到邊嗰位都冇所謂。」

樂團中有些已退休及準備退休男士,為自己的退休人生計劃。

Men in Jazz點解型?

有時候他們會吹得亂七八糟,但阿屈續說:「我們這群師兄弟的人生經歷,或多或少,令音樂演變出自己的味道。」

他們坦言現在還是初學的階段,吹奏的仍然是管樂,沾不上爵士樂一分的型帥,「但爵士樂是我們是我們所追求的目標。」Oliver說。「Men in Jazz點解係型,因為爵士樂是一種self expression.」團員Ronnie說。爵士樂,是隨心所欲的,是自由奔放的。這班男人,數十年來馬不停蹄,隨心所欲是他們下半生要追求的東西。

強勁的鼓手。

Men in Jazz點解型?

有時候他們會吹得亂七八糟,但阿屈續說:「我們這群師兄弟的人生經歷,或多或少,令音樂演變出自己的味道。」

他們坦言現在還是初學的階段,吹奏的仍然是管樂,沾不上爵士樂一分的型帥,「但爵士樂是我們是我們所追求的目標。」Oliver說。「Men in Jazz點解係型,因為爵士樂是一種self expression.」團員Ronnie說。爵士樂,是隨心所欲的,是自由奔放的。這班男人,數十年來馬不停蹄,隨心所欲是他們下半生要追求的東西。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