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歲媽媽・上】少女深信性才是愛 新男友是逃離舊漩渦的救生圈

撰文:麥佩雯
出版:更新:

少女渴望愛,深信親密接觸和性行為才是被愛及被需要的證明。Ling(化名)15歲初嘗禁果,16歲意外懷孕後墮胎,但其後飽受自責的幻聽折磨,與家人爭執,終離家出走。然而學歷不高和經濟緊絀,她半推半就走上投靠男人的路,寄住對方家中。後期她與其中一個前男友分手的原因竟是,男方對她甚少有性行為要求:「覺得他不愛我、覺得自己不被需要」。邊緣少女的煩惱不如邊緣少年般易被察覺。男生可能是打架混黑社會、女生卻是以性換取愛。而一旦意外懷孕,不論是墮胎的內疚感、或是以稚嫩的肩膊承擔起一個新生命,都是難走的路。

小情侶當年以為射在外面就不會懷孕。(陳焯煇攝/資料圖片)

「第一次只覺得害怕和痛」

 相比不少邊緣少女,Ling的男友其實不算多。實際有性行為的,15歲到22歲的8年間,不計現任男友有3個。她出身小康,家裡做小生意,父母亦望女成龍,將之送往名校就讀中學。「我中三前成績還蠻不錯,」但少女情竇初開,加上因就讀女校對異性好奇,就在網上論壇「識男仔」。「那個年代還有MSN,我加了幾個男生。如果一開始已問你三圍、已約你去時鐘酒店的那些,我當然不會理會他們。」少女只是渴望愛,想交男友。這些網友中有她的初戀男友A(化名)。Ling的第一次給他、16歲時墮胎也是他的孩子。

A比她大4歲,在髮型屋工作,第一次和Ling約會,竟選在早上六時許在麥當勞吃早餐。「令我覺得他有點特別。」他們開始交往後不到一個月,已首次發生性行為。「因為我家住得比較遠、家教亦算嚴,一放學就要馬上補習或回家,其實沒甚麼機會獨處。」那時愛得痴纏,Ling會在早上上學前先去A的家一起「睡覺」再上學。「睡覺不一定有性行為,可能只是攬在一起睡。」

「拍拖不到兩星期,已經有『磨』(性行為的前戲);但真正插入,應該是拍拖一個月後。」地點是A的家,他與家人同住甚至與兄弟同房,但那天是假期,家人都外出了,孤男寡女共處一室。「起初我以為他好像往次一樣只會『磨』,豈料突然就插入去。」她現在回想,算是半強逼,「那是第一次,只覺得很害怕、很痛,完全沒甚麼性高潮可言。」但出於對男友的愛,Ling默默承受,也沒打算控告A。

+4

「以為只要在外面射,就算不戴套也很安全」

如是者,小情侶每個月也會有一到兩次性行為,後來Ling慢慢懂得享受性生活,「每當有親密接觸時,我才有被愛的實感。」但兩人的安全措施做得不太周全。「他如果要射精的話,一定會戴安全套;但只在裡面『磨』的話,就不是每次都會戴套,抽出來後才再射精。」他們以為這就很安全,但Ling最終還是在約一年後意外懷孕,那年她才16歲。

「男友陪我一起買驗孕棒,看到結果呈陽性後,我們都呆住了,不知如何是好。」他們告訴各自的母親,A的母親想她把孩子生下來,Ling的母親則堅持要她墮胎,最終強勢的Ling母親「勝出」,為女兒安排墮胎手術。而整個過程,A和Ling都不知如何是好,一切只聽從長輩「擺佈」。

男歡女愛,是人的天性。(陳焯煇攝/資料圖片)

 「情到濃時,安全套也買不及」

與初戀男友分合合近6年,期間A有嗜賭惡習曾偷取Ling的財物,又以她的名義借錢。Ling中間幾度受不了,兩次另交男友。 

第二個男友B(化名),是在某次Ling受不了A又欠債時,所尋找的避風港。「B是我做兼職時的同事,聽說了A的惡行,而我又與家人鬧翻不能回家,他就叫我去他家住。」她找到了逃離現有漩渦的救生圈,豈料卻是跳入另一個漩渦的開始。 

搬去B的那天下住滂沱大雨,他們情到濃時就發生了性行為。「那一刻感覺來了,安全套也買不及。」不久後Ling發現懷孕,就是她現在2歲半的女兒Alice(化名)。「B說不介意孩子的父親不一定是自己,我們打算結婚。」但不久她發現B有家暴紀錄,為了逃離B這個漩渦,A這次反倒變成救生圈,「起碼A從未打過我。」於是Ling又回到A的身邊,最後也是A陪她進產房,「A也說不介意孩子的父親不一定是自己。」

「唔搞即係唔鍾意我」

但女兒出生後不久,Ling發現A再次偷她的錢。她又找上了另一個救生圈,這次是認識多年但從未見過的網友C(化名)。「當時C只是以朋友的身份幫助我搬家,又讓我帶着女兒借住他家。」

同居的第一晚,兩人分房而睡,但翌日Ling已叫C進房一起睡。「一來不忍心他睡廳,二來我覺得只有成為了他女朋友,他才會照顧我們母女,這樣我才有安全感。」C於是成為Ling的第三任男友。

 和C同居的個多月期間,他每天在家裡照顧Ling兩母女。但因兩人都沒有工作,不久已山窮水盡,連付房租也有困難。「因為Alice不是他的孩子,我覺得沒有身份和資格叫他給我家用。」而最令Ling缺乏安全感的是,兩人的性行為不合,對方甚少有高潮。「我是很喜歡做愛的,因為覺得親密接觸才是愛的證明。」C甚少對她有性行為要求。「唔搞即係唔鍾意我啦。我覺得自己不被需要。」

Ling覺得男友C不主動對她有性行為要求,即是不愛她。(陳焯煇攝/資料圖片)
親密肢體接觸令Ling感到被愛。(陳焯煇攝/資料圖片)

當婚姻是為了取得戶籍

適逢A又向她示好,Ling不久後又逃離C這個漩渦,重投A的懷抱。「到後期時,和A的關係已變成家人,而不離開也許只是出於情意結。每當想到我的第一次是給他,就覺得分開很可惜。」如是者A做了女兒的「爸爸」一年,但某天Ling發現A竟開始吸毒,終決心與這個糾纏6年的男人一刀兩斷。

她已厭倦投靠陌生男人冒險飄泊的日子,放下面子找父母求助示弱,幸獲體諒回家。Ling年紀尚輕,有打算再找男友結婚。下集請看:

【19歲媽媽・下】16歲墮胎內疚現幻聽 「媽媽你落嚟陪我」

【圖輯】香港年輕媽媽生活照 眠乾睡濕的日常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