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銅鑼灣書店的日子》最終回 李波失蹤或無關禁書 問歸期何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本文由作家胡志偉(筆名「鄭義」)撰文,純屬作者意見,不代表香港01立場。

桂民海(右)及瑞典人達林(左)亮相央視「認罪懺悔」。(網上圖片)

日記43:桂民海涉組華夏黎民黨

二月九日

博訊新聞網登出《河殤》作者蘇曉康的文章:推薦報告文學《習近平與人通姦》,聲稱此書是他與何岸泉、西諾合撰的作品,又說後二者還合撰了《習近平與他的情人們》。何是上海第二醫科大學畢業,目前職業是紐約曼哈頓一家針灸按摩房做按摩。西諾真名熊憲民,上海人,航空製造業專家,是博訊新聞網站的兼職記者。西諾說,倘若中共釋放桂民海等五人,他就把那兩本書都銷毀。

醫大畢業生做按摩,航天專家權充記者,這就是海外民運人士命途多舛的寫照。所謂李波因出版《習近平與他的情人們》無中生有,充分表露了那些失意文人追求金錢的醜態,趁機抽水,把一則謠言炒熱,然後推銷自己的,十足是「發國難財」賺黑錢。

那本烏托邦式的《情人》至今連影子都未見到,桂案真相卻陸續見了光。又一位民運大亨劉剛二月四日在美洲《獨立評論》網站上披露:桂民海等四人秘密組織地下黨——華夏黎民黨,主張以暴力推翻中共,所有黨員都十分神秘(見「華夏黎民黨入黨申請程序」),來無影去無蹤。該黨在Google上設了兩個網頁的鏈接。自桂民海失蹤後,此兩網頁十月廿五日停擺,再未更新。他說,華夏黎民黨黨魁是桂民海,中共拘捕桂是為了搗毀華夏黎民黨及其網站。

從中共官方發布的新聞看,桂、林、呂、張四人乃是刑事拘留,李波是「協助調查」,從幾次照片看,居住環境似乎還不錯,也許處分比那四個人輕得多。

日記44:橫眉冷眼千夫指

二月十日

那個紅衛兵殺人逃犯,每日都在網上叫囂,說什麼「五個股東職員被失蹤,唯獨胡志偉夫婦安然無恙日進萬金」。其實銅鑼灣書店停業已一個半月了,天清氣朗時,日售萬元是有的,卻不是「萬金」,萬元與萬金相差一萬倍。我是十一月六日,見義勇為,替老友林榮基盡點義務看守店舖而已,看舖八星期始終未參與密勿,還堅決拒絕「收錢寄書」的亂命,平生不做虧心事,半夜敲門心不驚。

紅衛兵匪徒又說我「潛伏在桂民海身旁,是阿海從另一出版社挖過來的得力幹將,為阿海建下豐功偉績」。他又妄口巴舌。我同桂民海從無來往,也從來未在阿海的九個出版社出過一本書,正如旅美名作家孔捷生所說他「對桂民海印象截然不同於李波,對前者我無意與之建立聯絡乃至友情」,稱桂「樣衰加口臭」。我在香港有六千個朋友,斷無必要同「人品極差」的人為伍,遑論「潛伏在桂身邊」。

鄭義一直擔心李波能否在農曆年前平安回港。(資料圖片)

日記 45:李波春節前能回來嗎

二月十三日  

自稱已撰寫二十多本中共腐敗淫亂書籍的旅美民運人士劉路,在博訊新聞網發文斥責西諾撤謊曰:「西諾把自己寫的一本書跟銅鑼灣書店聯繫在一起,跟阿海扯到一起去,對媒體說,他寫的書就是阿海腦裡預備出的書,這是一個違反基本邏輯的謊言。因為西諾跟阿海顯無任何來往,阿海也不知道有西諾這麼一個人。」他認為,「中共的專案組看到西諾的告白,以為阿海隱瞞了什麼,肯定要逼問他,甚至逼問其他涉案人員如李波案,我非常擔心李波春節前沒有釋放,跟此事有關」。

日記 46:不用回倉庫上班

二月十四日  

舒非致電我妻子,說明天起不用返工了,倉庫的事將有其他人接辦。

日記 47:倉庫換人憂銷書

二月十五日  

多家報紙的記者到柴灣倉庫按鈴,但無人應門。然而,裡面傳出人聲和搬物聲音。記者仍打電話進去,倉庫內有人抽起電話,却不答話。看來,十樓倉庫所存十萬冊書同九樓那四萬多書一樣,逃不脫打成紙漿的厄運。

中國歷代圖書被焚毀,始作俑者是秦始皇焚書,二是赤眉入關,三是董卓遷都,四是劉石亂華,五是魏師入郢,六是乾隆毀書。

秦丞相李斯所擬焚書令曰:「有敢偶語詩書者,棄市;以古非今者,族!吏見知不舉者,與同罪。」以上暴行對中國文化、對歷史研究造成了不可彌補的巨大損失。這種禁錮國民思想的愚民政策,效果適得其反,暴秦僅維持十五年便滅亡。

當年乾隆帝燒了一萬三千多種書,可是今巨流倉庫竟已有十四萬本書化為紙漿,剩下十萬多冊書也朝不慮夕。令人詫異的是:指揮這一毀書行徑的主謀,竟是一個連莎士比亞、狄更斯、章詒和、龍應台、周恩來(原諒此人出世時,周已去世)係何許人,都矇查查的按摩院東主,此一毀滅文化之暴行當記入史冊,遺臭萬年!

鄭義覺得五人的失蹤不一定與禁書有關,因為很多所謂禁書,坊間其他地方亦能買到。(資料圖片)

日記 48:李波事件聯想

二月十六日

據博訊新聞網站報道,李波失蹤引起軒然大波,因此他已不可能輕鬆離開,必須面臨一定的刑期,罪名是「對內地一些政商名人進行要脅,令對方支付高價收購買斷有關負面消息之書籍」。

這使我想起六十七年前,華北剿匪總司令傳作義上將與中共簽訂和平協議,命廿五萬國軍官兵放下武器出城接受改編後,《人民日報》突然登出共軍平津前線司令員林彪近兩千字的致傅作義最後通牒,先是聲討傅的「罪行」,然後限五日內投降,否則城破後必予嚴懲云云。傳作義看到這封函件,感到震驚與憤怒,他內心飽受屈辱,不禁捶胸頓足,悔恨自己何必投共,這封以林彪名義的恐嚇信,是毛澤東起草的。既已承諾「既往不咎」,又要公開恐嚇,致使日後傅作義面臨私宅被迫遷、兒子被大學開除、女兒暴卒,部將判重刑入獄、堂弟打成右派下放勞改,紅衛兵上門抄家六次等等侮辱,再也不敢據理力爭,只好忍氣吞聲度過風燭殘年。李波既在桎梏之中,自然沒機會為自己辯白,不過,有一件事我總是不明白:呂波在巨流月薪近兩萬五,比在《前哨》高一倍。

另外,呂波還獲贈股權32%,按照公司收入,我估計若有分紅的話,呂波月入(連股息)逾十萬元。一個庫工,何德何能竟會無本萬利呢?

日記 49:李波事件與情慾書無關

三月一日

沉寂多日的「銅鑼灣五子」新聞又被炒熱,電視播出香港警官與入境處官員赴圳訪問李波的消息,還有鳳凰衛視,《星島日報》的專訪視頻。呂波埋怨阿海食言而肥,從未給他分紅利,這才解開了我的疑團。

官方似乎故意向外吹風,呂張林三人因坦白交代表現良好,日內就會返港,李波則表示回港後怕見記者。這使我心中懸掛的大石,終於落地了。然而,從各種第一手報道知,案件是從一年前中央偵查一份絕密文件被竊而引起的,專案組一開始就鎖定嫌疑人是阿海,顯然其他四人都是受牽累的。四個月來,香港傳媒一窩蜂說,事情是《習近平與他的情人們》惹的禍,我一直否定此一看法。

現在坊間又出現《習近平與人通姦》、《周恩來的秘密情感世界》等數十種政治八卦書,那又該如何懲處呢?

因為調查阿海,引起李波庫存書籍大量被毀棄,損失在七、八位數,這真是一場無妄之災,這只能怪他自己誤交損友,上了蠱惑仔的當了!

【全文完】

報料請致電或WhatsApp 「01線報」:6511 0101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