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9事件兩周年・1】李和平被灌鎮定藥、鎖手銬腳鐐 妻悲痛憂心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兩年前的7月9日,數百位內地維權律師被補,其中一名律師李和平被囚2年,今年5月獲釋後回家。他的妻子王峭嶺在北京接受《香港01》專訪,透露丈夫長期遭到酷刑,包括被扣上手銬及腳鐐,身體長期無法站直,又常被強制灌藥,判若兩人,目前精神欠佳、骨質明顯疏鬆,時常感到驚慄。妻子難掩悲痛,形容這位一直致力反酷刑的律師,過去兩年的經歷是「酷刑深度遊」。

另一位律師王全璋,被捕失蹤至今仍音訊全無,他的妻子李文足最擔心丈夫也遭受酷刑而致殘。

位於香港的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已去信聯合國,要求調查被捕律師遭受酷刑,並呼籲國際社會持續關注。

記者:勞顯亮 北京報道

今年5月被判緩刑獲釋的維權律師李和平,在獄中受酷刑,現已與家人團聚,身體正在恢復,但不能接受訪問。(勞顯亮攝)

709事件兩周年前夕,部份被捕後獲釋的律師和家屬,在北京市郊度周末,相約記者到該處採訪。記者一下車就認出今年5月才獲釋的律師李和平,他頭髮蒼白,與被捕前判若兩人,但與獲釋時發放的照片相比精神了許多,他說自己身體正在恢復,感謝外界關心。其妻王峭嶺提醒,現場混有便衣公安,着記者到室內詳談。

李和平仍在緩刑期,當局禁止他接受傳媒訪問。王峭嶺和另一位維權律師王全璋的太太李文足,向記者詳述了709家屬這兩年的經歷。王全璋被捕後至今音訊全無,王峭嶺與李文足常一同行動,互相支援。

李和平在709事件中被捕22個月,出獄後判若兩人,妻子王峭嶺第一眼亦認不出丈夫。(網上圖片)

失蹤22個月 壯年變老頭

王峭嶺依然記得,2015年7月10日,公安當着當時仍在讀幼稚園的女兒面前,把丈夫李和平從家中強行帶離,自此音訊全無,王峭嶺聘請的律師不得會見。直至今年4月25日,天津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開庭審判李和平案,28日宣判李和平認罪,5月9日終於回家。

「我看着照片都沒認得出來是他,我看滿照片說沒有和平啊。他被帶走的時候是一個壯年人,回來的時候已經是一個老爺爺的模樣了。」王峭嶺說這兩年經歷一言難盡,家人為丈夫奔走時不斷受滋擾,身心盡是煎熬,「兩年把一個人這樣帶走,22個月一絲音信都沒有,我要求調查什麼酷刑導致他今天這樣的狀態。」

律師李和平在709事件中被捕,期間妻子王峭嶺一直為丈夫奔走。(勞顯亮攝/資料圖片)

強逼灌藥 似蘇聯大清洗手段

回家後,李和平身體逐漸恢復,但常感到驚慄,總是打瞌睡,精神大不如前,體檢出骨質非常疏鬆,估計是長時間不見陽光造成的,其他並無大礙。王峭嶺指,李和平在獄中遭受酷刑,每日被強制灌至少6片不知名藥片,有人成功把藥帶出來,發現是有治療高血壓、糖尿病、癲癇、抑鬱的藥物,亦有鎮定藥、致幻劑,她最擔心後遺症陸續出現。

「強迫服藥有一個非常大的精神威懾力,我先生說強迫服藥是最接近死亡的酷刑。」王峭嶺引述丈夫指,強逼灌藥讓他想起前蘇聯領袖史太林(斯大林)1930年代大清洗時期,用醫生清除異己,「每當看見白大褂(醫生袍),後面跟着很多便衣,一群人過來為了讓你服幾片藥,很可怕的。因為他不知道這是什麼藥,說是對你心臟好、身體好,但強迫灌藥的陣仗,會讓你覺得是有毒的藥。」

+8
+7
+6

罰企15小時 睡姿不直被弄醒

除了被強制灌藥,李和平還遭受其他肉體酷刑,王峭嶺稱,當中最辛苦的持續兩個月的「站軍姿」,從早上起床到晚上9點,要保持挺身站立姿勢15小時,前後兩名武警盯着,「如果當中有任何他承受不了的,就要被扇耳光、腳踹、拳頭打、言語侮辱。到允許他動的時候,他的膝關節、腳踝都會作響,走路就像殭屍一樣。」到晚上9點後上床睡覺,亦要保持伸直姿勢,「如果睡着了腿彎了,就要把你弄醒,讓你再保持這個姿勢。」

戴工字鐐銬 身體不能伸直

李和平亦在不同時期,被施以不同酷刑,除了強制站立,還有讓人不能站立的「工字鐐銬」手銬、腳鐐,中間有一根線,身體始終不能伸直,需要勾着的。這樣戴了一個月,24小時(不間斷)。」王峭嶺引述李和平說,這種折磨比起他了解的很多酷刑還不是最嚴酷的,同樣是維權律師的李和平之弟李春富,在獄中被打斷肋骨,獲釋後更確診精神分裂

709事件中被捕律師的李和平之妻王峭嶺(左)和王全璋之妻李文足(右)在北京接受《香港01》記者專訪,稱兩年來家屬不斷被滋擾,但不會放棄。(勞顯亮攝)

堅持不認顛覆罪 當局妥協

1970年出生的李和平,是中國人民大學法學碩士,曾代理失明律師陳光誠、維權律師高智晟及一些法輪功學員的案件,2008年獲美國國家民主基金會宗教民主自由獎,並獲美國總統喬治布殊在白宮接見。

李和平一直致力反酷刑,王峭嶺想不到丈夫最終會受酷刑之苦,「他說這兩年是他的反酷刑深度遊。」她痛斥中國作為《聯合國禁止酷刑公約》的締約國,就算恐怖份子亦理應受到公平對待。

今年4月28日,天津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判李和平顛覆國家政權罪成,因犯罪情節較輕,有悔罪表現,判監禁3年、緩刑4年、剝奪政治權利4年,李和平當庭表示不上訴。王峭嶺指,丈夫每次在法院、檢察院讓他認罪時,都強調自己被酷刑,更無指認別人和承認自己「顛覆國家」,最後當局妥協,變成「承認自己的行為觸犯了『某些』刑事法律」。

兩年過去,李和平已回家,但王峭嶺繼續為丈夫遭受酷刑伸張。律師王全璋失蹤至今兩年,是唯一一位音訊全無的律師,其妻子李文足最擔心丈夫遭受酷刑而致殘

這些709家屬兩年來不斷受到滋擾,被逼遷、子女失學,他們最初孤軍作戰,後來團結起來在絕望中前行,詳情請繼續留意《香港01》系列報道。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