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維修爛尾】大角咀私樓工程甩漏 屎水回湧 居民憂市建局拒資助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屋苑大維修近年是業主的惡夢:天價維修、圍標、偷工減料,業主聞之色變。

大角咀一個屋苑參與政府「樓宇更新大行動」資助大維修,豈料承建商施工屢現甩漏,情況比維修前更差劣,小業主大呻搵笨。有資深驗樓師到現場視察後,亦認為工程質素差劣。

屋苑法團決定拒付工程尾數圖逼承建商改善,但雙方爭持不下,工程隨時「爛尾」,業主擔心政府資助「凍過水」。

80年代落成的富多來新邨第2期,2012年參加政府的「樓宇更新大行動」,業主獲批每戶上限1.6萬元的津貼作大維修。業主立案法團經招標聘用金溢工程有限公司(下稱金溢)承包工程,為4幢住宅大廈及商場平台,更換排水渠及進行防水工程等,總工程費達2300萬元,每戶業主需付萬多元至4萬元不等,而各業主至今已獲政府發放兩期、共約3000多元的維修津貼。

不過,去年年中起,大廈頻頻出現水浸、滲水,甚至屎水回湧等問題,法團向負責監督工程的顧問公司陳佐堅測量師行查詢,惟個多月仍無回音;法團遂停止向金溢繳付維修費,圖逼使對方執漏,金溢卻堅持先收齊工程費始繼續開工,工程陷僵局。業主擔心工程未能如期完成,將無法取得資助,甚至要交回已取的津貼。

 

大角咀富多來新邨,於2012年參與政府「樓宇更新大行動」的資助計劃,豈料承建商施工甩漏,法團拒絕繳付尾數,雙方現時陷入僵局,工程隨時「爛尾」。(鄭子峰攝)

政府在2009年推出「樓宇更新大行動」,先後撥出共35億元公帑,資助本港30年樓齡或以上的住宅舊樓進行維修工程。

問題一:單位屎水倒灌 糞渠長期漏水

一直負責跟進工程的屋苑管理處主管陳先生指,承建商更換屋苑糞渠後,平均每月接獲業主十多次投訴:「經常收到二、三樓業主投訴馬桶回湧,屎尿全飆!之前有單位的地台、洗手盤、鋅盤、馬桶一齊湧哂屎水出嚟,搞到成屋都係,冤崩爛臭!」有業主則提供片段,顯示單位早前曾有屎水從馬桶湧出淹浸至客廳,極為噁心。而一個商場鋪位,則因藏於假天花內的糞渠長期漏水,近日天花有2幅石屎剝落,鋼筋外露,惟一直無人處理。

 

讀者提供的片段中,清楚看到屎水從馬桶及地台湧出,浸滿整個廁所,相當嘔心。(讀者提供片段截圖)

糞渠只換一截 接駁位佈滿鏽漬

翻查法團會議紀錄,承建商金溢去年已稱完成更換糞渠工程,更已收取相關費用。不過記者發現平台糞渠只有數節換成新喉管,藏於牆身的舊喉管卻原封不動,接駁位置更佈滿銹漬。資深驗樓師賴達明視察後批評工程質素欠佳,可導致排水不暢順,造成污水倒灌。「當某一部份(喉管)收窄,或者迂迴曲折時,便有機會出現淤塞。」他又指,接駁差劣的糞渠不斷滲出鹹水,易令鋼筋生銹,長遠會影響鋼筋承托力及樓板結構,導致天花倒塌,明言承建商必須更換整條公用糞渠,而非局部更換,否則「做完等於無做」。

資深驗樓師賴達明指喉管明顯出現新、舊兩截,相信工程人員只將磚塊打碎,便將新喉管接駁至原本藏在天花板內的生銹喉管,「換一截唔換一截」,是滲水的主因。(葉家豪攝)

+6
+5
+4

問題二:天台去水差 未做防漏 

陳先生又指早前「黑雨來襲」,天台嚴重水浸,幾乎蔓延至電梯房,帶來漏電風險。記者到訪當日雖未有下雨,亦見天台仍有大量積水,甚至浸泡地面致長出青苔,衛生環境惡劣。賴達明檢查後直指屋苑天台地面斜度不足,無法引導積水至排水口,遇上打風落雨,天台水浸風險大增。加上天台公用部份地面遭鑿開後,竟沒有補上防漏物料,雨水更會直接滲入牆身。

資深驗樓師賴達明表示,大廈天台位置的公用部份地下開鑿之後,明顯是低了下去,大雨時容易會有積水情況,加上遠離排水口,增加水浸風險。(葉家豪攝)

早前「黑雨來襲」,平台水浸至反湧入屋,屋內物件慘被浸濕,損失慘重。(讀者提供片段截圖)

平台變儲水池

賴又發現,天台的雨水渠竟未有接駁至街外,反而直接將雨水引到平台,以致平台儼如「蓄水池」,賴直指不尋常:「正常雨水渠的雨水應該要盡快將它排走,不應該排在平台上,因為平台沒有足夠的排水位置,積水容易滋生蚊蟲,甚至出現水浸,影響下層天花。」

賴達明坦言富多來的種種問題顯然與工程質素有關,「很多喉管的接駁位置,都有很多甩漏情況出現,導致頻頻發生滲漏、水浸等問題。」他指一般而言,良好的維修工程可維持20至30年,但如果維修工程「甩漏」處處,不消一年半載問題便會重現,甚至更差。

賴達明指正常雨水渠(圖右白渠)應該接駁至相關排水喉,盡快將它排離平台,「排在平台而沒有足夠排水位置的話,會令平台出現水浸,有機會滲入下層天花。」(葉家豪攝)

不獲全數資助 情況普遍

全港業主反圍標反貪腐聯盟發言人莊榮輝則批評,承建商要求先付尾數才繼續工作並不合理,「現時大部份工程都是『先做後付』,無可能調返轉!」他又直言,業主未能取得全數維修資助的情況非常普遍,但政府一般甚少因維修工程「爛尾」而取消或收回維修津貼,建議法團向顧問公司及屋宇署投訴承建商,並根據合約索償

金溢:未收尾數停工 否認駁喉手工差

記者將投訴轉介至承建商金溢,對方承認因富多來法團未有繳付早前3期的工程費用,故暫時停工,又強調屋苑現場一片混亂只因尚未完工。發言人解釋未有依合約更換整條糞渠,皆因部分渠管被僭建物覆蓋,無法拆走;惟記者採訪當日,未見有東西覆蓋渠管。

至於天台平台水浸,及糞渠不斷漏水,他指合約列明天台工程用料需防水,「但並不提供防漏保證」。金溢一方又指,將天台雨水引至平台,是「屋苑原有設計」。不過,法團成員陳先生反駁指,早已於會議清楚表明必須將伸延至平台的雨水渠,貫穿二、三樓天花,直接駁落地下沙井位置,會上對方亦答應會做,並有錄音可作證。

工程爛尾會否影響津貼 市建局未回應

監督工程的陳佐堅測量師行發言人郭先生回覆指,一直有跟進屋苑內的工程問題,亦於較早前就部份工程「甩漏」,出信予承建商要求改善,並會與各方開會跟進事件。市建局回覆稱,得悉屋苑部份工程尚未完成,已派人向業主說明發放準則及要求,但未有回應工程爛尾會否影響維修津貼。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