粉嶺高球場稱有逾百古樹 名冊無紀錄 樹藝師:僅一棵值保留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佔地172公頃的粉嶺高爾夫球場,自新界東北發展掀起爭議後,近年一直有聲音要求收回土地發展。根據政府委託的《新界北研究》顧問報告,提及發展前須考慮古樹因素,又稱球場內「可能有」160棵古樹名木及受保護樹木品種。然而,所謂古樹名木,卻不在古樹名冊內,古樹「身份」成疑。

中華樹藝師公會會長歐永森指出,過去曾到現場觀察,場內其實只得一棵值得保留的古樹,又稱古樹名木一向難以辨認,質疑上述數字,只是哥球會「自己作」。

《香港01》曾向香港哥爾夫球會查詢,惟截稿前仍未獲回應。

在欠缺建屋用地之時,社會有聲音希望政府收回粉嶺高球場興建房屋。(資料圖片)

土地供應專責小組早前指,根據政府委託的《新界北研究》顧問報告,粉嶺高球場倘決定發展,可分為局部發展及全面發展兩個方案,惟後者發展時間長,因為香港哥爾夫球會提到,場內至少種植3萬棵樹木,更指約160棵「可能為」古樹名木及受保護品種,並指不少樹木「可望列入」《古樹名木冊》。

根據球會的網站,當中提及粉嶺球場內有逾50%被樹木覆蓋,成為新界北部重要的「綠肺」,更稱場內有近百種樹種,其中三種受法律保護。網站又寫道,球會非常重視樹木,已聘請了園藝學家,帶領5名全職人員保養樹木。球會近年亦特地設立樹木研習徑,為學生舉辦導賞團認識球場內各種樹木。

歐永森:樹木無出世紙

中華樹藝師公會會長歐永森表示,古樹一向難以辨認,坊間一直以為可利用年輪計數樹木年齡,但香港並無太多樹種有年輪。他批評,該160棵古樹可能不存在,「有咩憑證?可能是自己作!樹木又無出世紙!」他批評,在未有證據下顧問報告便採納哥球會的意見稱有過百棵古樹,令人質疑是否太過兒戲,動機亦可疑。他又指,自己過去多次入場,據他自己觀察其實僅一棵值得保留。

中華樹藝師公會會長歐永森直言,就他所見,球場內只有一棵值得保留的樹。(資料圖片)

長春社總監蘇國賢認為,粉嶺哥球場的土地由政府租出,並非《古樹名木册》的涵蓋範圍內。(資料圖片)

蘇國賢:球場內無樹木編入册內

有曾多次到球場打波的人士向《香港01》記者稱,過去不時見到球場聲稱為防影響球道草地,不時會斬樹或修剪樹木,質疑哥球會近年突然著重樹木保育,「其實係咪個講字,背後就亂斬樹」。

曾加入樹木辦專家小組的長春社總監蘇國賢表示,政府自04年起於樓宇密集區的未批租政府土地,或鄉村地區的旅遊勝地,選定了476棵樹木編入古樹名木册。

他說,由於粉嶺高球場的土地由政府租出,並非《古樹名木册》的涵蓋範圍內,換言之現時並無粉嶺高球場的樹木編入名册內。他又稱,擔任專家小組多年,未曾聽聞過獲邀到高球場內為樹木鑑定狀況。

政府報告稱粉嶺高球場內的樹木中,有160棵可能為古樹名木和受保護品種。(資料圖片)

樹木健康狀況決定是否「入冊」

蘇國賢又指,據了解兩年前香港哥爾夫球會曾覓專家評估場內樹木狀況,估計就此定出有約160棵樹本,或切合列入古樹名木冊的指引。他續說,近年列入名冊的樹木,其實要先評估樹的健康狀況,若情況欠佳便難以「入冊」。

蘇國賢亦指出,根據一般高球場的設定,中間預留了不少地方打球,只有四周為樹木,故發展不一定會斬掉古樹。他又指,現時不少舊屋邨重建時,亦可成功保留樹木,強調發展不一定要將樹木「斬清光」。他以觀塘秀茂坪為例,當區重建時仍可成功保留古樹,部份樹木甚至於《古樹名木册》內,故不應將兩者對立,又或以保育樹木為由成為拒絕發展的擋箭牌。

粉嶺高爾夫球場過去成為土地供應的討論熱點。(資料圖片)

發展局回覆稱,研究報告內提及的樹木數目資料來源,均由香港哥爾夫球會提供,並經顧問檢視後納入報告內。局方又指,由於粉嶺高爾夫球場目前由香港哥爾夫球會以私人遊樂場地契約形式持有,故範圍內的樹木不會被納入《古樹名木冊》。

香港哥爾夫球會於截稿前,未有回應。

現時粉嶺高球場中並無樹木列作古樹名木,香港大學地理學系講座教授詹志勇日前指,高球場百年來沒有遭到任何破壞,加上護理保育工作做得好,相信有可能保育到古樹,但其言論只是基於球場歷史作出這番說法。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