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審查? 舒琪拒錄《香港家書》談十年:港台的提議我不同意

撰文:黃雲娜
出版:更新:
舒琪今早在Facebook表示,港台早前邀約他撰寫《香港家書》,但後來取消了錄音。(舒琪Facebook截圖)
對方(港台)提出一些建議,我不是很同意,雙方最後在很和平、毫無爭拗、好ok的情況下,決定取消錄音。
舒琪

演藝學院電影電視學院院長、「香港眾志」創黨成員舒琪,原定上周為香港電台《香港家書》撰稿,預定錄音談及金像獎最佳電影《十年》,後來卻取消錄音,文章沒有在節目公開。舒琪接受《香港01》訪問時表示,港台在審閱有關文章內容後,向他提出一些建議,但他不是很同意,所以取消錄音。

他今日凌晨在Facebook個人專頁披露事件,部分留言者質疑政治審查,《香港01》曾向港台查詢,但至中午仍未獲回應。

「港台播唔到唔緊要」

被問及是否涉及政治審查時,舒琪數度重申:「咩原因都唔重要,我唔想針對任何嘢!」但他補充謂,「港台播唔到唔緊要,其他傳媒轉載就得。」他希望,港人閱讀文章過後,會有所共鳴。

舒琪四天前獲香港電台的工作人員接洽,邀請他就剛獲得《十年》,撰寫《香港家書》。舒琪約兩日前完成《寫給10年後的契仔》一文,並交給港台。他回應指,及後接獲同一工作人員來電,就有關家書提出一些建議,「我不是很同意(這些建議),雙方最後在很和平、毫無爭拗、好ok的情況下,決定取消錄音。」

拒談港台建議內容

究竟港台人員到底提出甚麼建議、而建議又是否涉及政治審查?舒琪不願多談,只是多次重申,「咩原因都唔重要,我唔想針對任何嘢,對我來說,件事係無關重要,我唔覺得係大問題。」

立法會議員范國威認為,當事人(舒琪)沒有交代取消錄音的具體原因,故難以判斷事件是否涉及政治審查,他今早曾閱讀過有關家書,並不認為內文涉及敏感題材,而過去亦未曾聽聞有《香港家書》牽涉政治審查的事件。

舒琪認為,即使《香港家書》未能在港台刊登,亦希望其他傳媒可以轉載或報導,冀港人可以有所共鳴。(資料圖片)

部分人閱後「眼濕濕」

舒琪在今早凌晨3時半於facebook發表家書內容後,在9個小時內,已經有近千人讚好,並有逾300人分享。有不少人留言指,「睇到眼濕濕」、「呢封係香港人的家書」,亦有網民懷疑事件可能涉及「正字(政治)審查」。

內文提及,香港10年前在特首梁振英治下,變得民怨沸騰,激起年輕一代的抗爭運動,甚至爆發一場前所未見的雨傘運動,而在雨傘運動過後,香港人愈來愈受挫,但政府就變得越來越囂張。2015年底,一套反應時下社會焦慮和恐懼的電影《十年》應運而生,引發大家思考:十年後的香港和香港人會變成甚麼樣?

舒琪在文中告訴契仔「軒軒」,無論如何,最重要的是他自己,「唯一可以自由咁選擇你覺得最適合你、最能夠滿足你自己嘅追求嘅答案」,只有他才可以決定自己的命運。舒琪又提到,他不相信10年後的社會,可以完全擺脫這個腐朽的政權,但只要下一代有傳承的意志,惡魔終有一日會被擊倒。(舒琪facebook專頁的原文詳見下文:寫給10年後的契仔。

港台播唔到都唔緊要,其他傳媒轉載就得。
舒琪

寫給10年後的契仔

軒軒:

當你收到呢封信嘅時候,你應該係21歲,好快就大學畢業,而契爺如果仲喺度,就已經70歲,離開咗教育嘅崗位啱啱10年,係一個真正嘅老人。

喺呢10年裏面,無人知道香港會發生乜嘢事、會變得更好抑或更壞。但係如果你仲記得嘅話,喺10年前,當時香港嘅特首叫做梁振英。喺佢嘅管治下,雖然未至於民不聊生,但係就真係民怨沸騰。政府幾乎每一項措施,都以發展為名,消耗或者輸送利益為實,更甚嘅,係有好多為咗配合中央對香港同香港人嘅自由、自主逐漸收緊而夾硬推行嘅政策,結果激起咗年輕一代嘅抗爭運動。我相信你一定記得,喺你剛剛滿9歲嗰年,香港就發生咗一場從未試過咁大規模嘅雨傘運動,歷時足足79日。我記得喺嗰段漫長嘅佔據日子裡面,有一個氣氛好緊張、好詭異嘅深夜,我喺接近我學校嘅公路上,守住前面嘅雨傘廣場。我攞咗部手機出嚟,睇住一段你用牧童笛吹奏小調嘅短片,然後寫咗一段咁嘅文字比你。我話:

「軒軒,呢幾日,我一直掛住你。我想話畀你聽,好多好多哥哥姐姐正o係度用佢地嘅血、力氣同智慧,為你争取一個美好嘅將來。契爺都喺度幫手。有時,契爺攰嘞,就會攞呢條片出嚟睇,或者畀朋友睇。每次,佢地都會話: 嘩,咁大個啦?佢地好多都係睇住你大嘅。佢地讚你,契爺都會好驕傲。今晚,出面嗰班邪惡嘅壊人,將好多哥哥姐姐都打到受傷。我但願呢個世界真係有一個你好鍾意嘅 Iron Man,可以我幫我地打低嗰個可惡嘅特首。契爺有啲攰,所以又將短片睇咗一次,但係個畫面就越嚟越模糊……」

雨傘運動嘅結束,帶畀香港人好大嘅挫折感,政府變得越嚟越囂張,警權不斷擴大。2015年年底,喺毫無預示嘅情況下,突然出現咗一部用5部、而每部大約長20分鐘嘅短片組成嘅電影,最初佢喺一間小型戲院近乎無聲無息咁上映。5部短片嘅導演都好後生,古仔都唔一樣,但係都有同一個主題,就係想像香港喺10年之後——亦即係話你而家身處嘅香港——會變成點樣。有人拍政府自編自導咗一場政治暗殺,作為佢通過國安法嘅藉口;有人拍保育,最後連個主角都要將自己變成埋標本。有一段拍廣東話已經逐漸畀普通話取締。有一段拍一個年輕嘅抗爭者死喺監獄裡面,同時就有人為咗抗爭而選擇自焚。最後一段講政府成立咗少年軍,周圍收集違抗政府命令嘅「犯罪」證據。部電影用咗好少錢拍,但係估唔到觀眾反應好好,一開始就場場滿座,由一間戲院到六間,然後所有戲院又突然都唔肯再安排畀佢上映。佢喺唔同嘅院校、社區搞放映,放一場滿一場,,結果連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電影都攞埋。套電影,就叫《十年》。

你應該記得,契爺有放過呢部電影畀你睇。睇完後你問咗好多問題,我盡量嘗試解釋畀你聽。你問我電影裡面講嘅嘢會唔會真係發生。我話嗰幾個導演哥哥想講嘅,其實就係提醒我地,要我地諗下,如果我地唔想嗰啲嘢發生,我地應該點樣做。你好似有啲明,但係又有啲唔明。而家,就輪到契爺問番你,十年後嘅香港到底變成點?中國到底變成點?世界到底變成點?你自由嗎?有冇好似我而家認識嘅好多年輕人咁,你從佢地嘅手上,接替咗佢地嘅棒,繼續反抗呢個不公不義嘅政權?定抑或,你選擇咗離開呢個城市,做一個移民?

無論答案係邊個,有一樣嘢係最重要嘅:就係你自己,先至係唯一可以自由咁選擇你覺得最適合你、最能夠滿足你自己嘅追求嘅答案。換句話講,即係你先至係決定自己命運嘅人。喺你過去10年,我肯定上面講過嗰班哥哥姐姐,好多都冇放棄到,而且係用咗唔同嘅方法,包括通過合法嘅選舉、通過教育同文化藝術、甚至有可能通過激烈嘅武裝襲擊,為香港、為香港人、為佢地自己、亦都為你抗爭,。呢啲做法,肯定會喺唔同程度影響住你嘅成長、你嘅思想。但係唔好忘記嘅,係你作出你未來10年嘅選擇嘅時候,你對比你年輕10年嘅下一代都有一份無可推卸嘅責任。我唔相信10年後嘅你面對緊嘅社會,可以完全擺脫或者推翻呢個腐朽嘅政權,但係只要你有上面我所講嘅一代傳一代嘅意識,惡魔係終於會有倒下嘅一日的。

我希望你記住《十年》呢套戲,同走喺你10年前嘅哥哥姐姐,然後勇敢咁踏上你10年後要走嘅路。嗰陣時,就算契爺再唔喺度,契爺都會好放心……

祝你擁有屬於你嘅幸福,

契爺,舒琪。
2016年4月9日。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