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西蘭直擊】旅遊記者做到險操勞死 出走澳紐工作假期重生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香港工時長,打工仔不但要OT,上司亦有可能在下班後「傳召」。壓力大、工時長、沒有私人生活的你又會選擇如何應對?之前任職記者的符樂,因為與上司爭吵暈倒後,令她回望人生,思考未來的走向,不想做到操勞死 ,決定出走澳洲工作假期,輾轉下認識未婚夫,並已移民到新西蘭。

今天的符樂,開朗活潑的性格,令人難以想像她過往和你、我一樣,每日埋首工作,不見天日。

移居新西蘭的符樂曾在香港任職旅遊記者,工作繁忙得沒有足夠休息。(陳芷昕攝)

不難見到每年都有不少畢業生選擇到航空公司應徵空中服務員,以為可攞正牌去旅行。任職旅遊記者符樂,工作正是遊走世界各地,介紹當地旅遊景點,「我記得最誇張的那個月,只有4天在香港,Trip駁Trip,大家都覺得好開心,不用錢去旅行。」工作性質可以免費旅行,不就是令人夢寐以求的工作嗎?符樂坦言她喜歡自己的工作,但凡事有好有壞,她娓娓道出工作如何佔據她大部分的時間。

符樂在港任職記者期間,日做夜做,沒有足夠時間休息。(受訪者Facebook圖片)

在外地早上就採訪,晚上就寫稿及覆電郵。那甚麼時候睡覺?
移居新西蘭港人符樂

目標每天有4小時睡覺

鐵腳、馬眼、神仙肚,正正道出符樂的工作:「我要包辦影相、拍片、約採訪、寫稿,在外地早上就採訪,晚上就寫稿及覆電郵。」那甚麼時候才可睡覺呢?符樂直指大部分睡覺時間是在飛機或巴士上,她的目標是每天有4小時睡覺。生活排滿密密麻麻的工作,直接影響到她的身體及社交。當年在香港的她,很少笑,日做夜做,後來才聽說有同事不喜歡,認為她很囂張及不幫忙,「我(過去)又很少笑,因為上班已經很恐慌。有同事指我以前樣子很惡,那我不笑的樣子都惡的。」今天的她認為自己會思前想後,亦多了時間可以關心別人的感受。

符樂移居新西蘭,生活節奏變慢,她回想難以想像以往可以承受那種壓力及工作。(陳芷昕攝)

原來工作真係可以令人操勞死!
移居新西蘭港人符樂

毅然出走澳洲及新西蘭 結識到未婚夫

一次暈倒入院的經歷令她發現自己需要改變,因為和編輯有爭吵,為了不發脾氣,「谷住道氣」,誰知卻谷到昏倒送院。符樂笑指:「原來工作真係可以令人操勞死,雖然我未死,但隻腳郁唔到,好驚!」一個警號,令她意識到要不枉此生,5年前毅然出走到澳洲工作假期,再輾轉到新西蘭工作假期,認識到她的未婚夫,現在任職當地全職導遊。

符樂在新西蘭認識未婚夫Johnny,並決定移居新西蘭。(陳芷昕攝)

新西蘭一個電郵四天後才覆

兩地文化差異大,符樂今天難以想像當初何以承受這種壓力及工作。與香港不同,新西蘭人生活節奏慢,一個工作的電郵可以四天後才回覆,當地人更懂得欣賞別人,經常會說「Well done」、「It’s good」、「I appreciate that」,但同樣事情甚少在香港發生,若港人跟你說「嘩!你做得很好」,也許連港人都會好奇,這句讚賞是否有弦外之音。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