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版羅拉手指骨裂未痊癒即復工 堅強背後充滿洋蔥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去年有網民拍下一名女搬運工人爆肌拉貨相片,隨即惹來迴響,但真人始終未露面。一度消聲匿跡的「港版羅拉」接受《香港01》訪問時,感謝網民的鼓勵:「朋友話我知被人影咗相擺上網,覺得幾得意,無諗過咁大迴響。」

港版羅拉,真名叫朱芊佩(小珠),中五畢業後多次轉行,八年前情定運輸業。手指試過嚴重受傷,休養約一個月,便立即復工:「搵食啊嘛,手停口停。」堅強背後充滿洋蔥,因為早年小珠的父親生意失敗,轉眼她成為了家庭的經濟支柱:「我唔可以倒下,因為我倒下就無人撐我。」

因為運輸工作辛苦,總是汗流浹背,小珠喜歡穿着清涼,多以背心、短衫短褲上陣送貨。(梁鵬威攝)

+4
+3
+2

「細個性格已經似男仔,阿爸將我當男仔咁教,經常訓練體能,想我堅強、獨立,3歲就要我自己一個瞓覺。」小珠在港出世,小學時舉家搬至台灣居住,及後父親北上發展,小珠也在內地讀了三年中學,「對我嚟講,中學啲堂都係體育堂,跑步次次第一,嗰陣又短頭髮、閒時就到健身室操練,無當過自己係女仔。」其後她返港繼續學業,至中五畢業後便四處尋找工作。

心急投身社會,全因家庭支柱的父親生意失敗,一家四口生活頓時陷入拮据,「我想快啲畢業,搵到嘢做,幫輕屋企。」其後,小珠多次轉行,做過酒店保安、清潔、文職等,至八年前情定物流運輸行業。但闖入以男性主導的戰場,就要展示出巾幗不讓鬚眉風範。

雖然工作時難免受傷,小珠雙腿已有多處瘀傷,但她未有介意,笑指「就當戰績,提醒自己以後要更小心。」(岑卓熹攝)

+5
+4
+3

烈日當空搬貨 羅拉:我鍾意出汗

她曾在百佳外判落貨隊工作,初時男同事都不相信她能承受高強度工作量,更輸賭她工作首日後,會以生病作藉口請辭:「好多人覺得我捱唔到一個月,點知我做做吓,又做咗幾年。」小珠試過烈日當空下,疲於拆貨、搬貨,在貨車之間來回奔跑,連一點食飯時間也沒有,最終體力不支近乎暈在車板上,她說罷,又笑呵呵:「然後我去隔籬飲水休息,再飲一升牛奶,又無事。」記者多番問她近日酷熱天氣工作會否感到辛苦,她總是淡淡地說:「呢幾日算好,唔係好犀利。我鍾意出汗,感覺都幾爽。」

小珠每朝8時許便開始要搬貨上車,及後運送至不同送貨點,視乎當日貨單量決定收工時間,而過年等節假日前後是送貨高峰期,「試過一個人落60板貨,啲貨無特別重,普通嘅就200公斤左右,有啲就300、400公斤,有米、日用品。嗰日10點開工,做到半夜1點,拆完貨物只係覺得兩個字:『腳軟』!」

(岑卓熹攝)

港版羅拉。(梁鵬威攝)

雙腿滿瘀傷 戰績彪炳

上戰場一段時間,難免會留下不少「戰績」。小珠愛穿淨色小背心和熱褲,古銅色的皮膚下,雙腿的大大小小瘀傷仍清晰可見,「上個月送貨,我貪方便無用車尾板,就係側門落貨,我直接將啲貨托上肩,諗住畀欄杆對面嘅拍檔接貨,點知佢未反應過嚟,我已經連人帶貨被重力扯住翻過欄杆,腳撞到受傷。」當刻小珠雖十分害怕,但站起後感覺行走如常,便繼續送貨,「做做下突然覺得有不妥,腳好痛,擔心骨有事,送完貨就上車休息,隔咗幾日唔舒服先睇醫生。」

有一次更發生手指骨裂的嚴重受傷,「果欄做嘢落貨,司機無提前講要落板,我仲拎緊送貨車出嚟,一隻腳踩住車、一隻腳企係車尾板,一拎送貨車出嚟,車板同時下降,成個送貨車即刻飛出來,先打中頭,後打中手指,好在頭無事,但手指血流不止,即刻白車送院,去到仲等咗半個鐘,左手手指裂骨、碎骨,諗起都覺得恐怖。」

(網上圖片)

去年網上瘋傳一張女搬運工人拉貨相片,引來熱議,小珠知悉後,腼腆笑說:「幾得意,無諗過會大迴響。」

小珠未敢告訴家人,休養約一個月,便立即復工:「搵食啊嘛,手停口停,我唔似其它人,我乜都要靠自己,唔想咁大個人,仲要問老人家拎錢。」停了停,她若有所思地說:「如果可以嘅話,我都想靠自己撐起成頭家,但香港哩個地方很難,人工只能勉強養到自己。」

踏入三十歲,小珠正思考未來人生方向,「最想考到車牌,揸住貨車四圍遊好自在。然後我對裝修都有興趣,宜家有啲送貨車都係我噴色。」唐朝詩人王維有兩句詩:「行到水窮處,坐看雲起時。」獨自一人在香港打拼的小珠,背負家人希望,面對工作困難,她心中總有兩個字支撐著,便是「生存」。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