赴台苦讀獸醫難救愛犬  少女靠他人寵物重拾希望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曾安麗,自小將家中北京犬視為好友,更立志長大後,要從事與救助小動物相關的工作,然而應考DSE後,原先心儀的理工大學動物護理系卻停止收生,唯有轉戰台灣,升讀國立臺灣大學修讀獸醫學系。豈料修讀課程期間,本來健康的愛犬卻因病與世長辭,她遺憾道:「還是沒來得及照顧牠 。」

苦痛中繼續修讀課程,卻從實習中找到安慰:「狗狗由麻醉、到治療,再到康復抱回給主人,(看到)牠很開心、健康地回到主人懷裡的一幕,令我深信自己沒有選錯科。」她希望日後努力服務小動物,讓生病的寵物們能一一健康地重回主人懷抱。

「狗狗由麻醉、到治療,再到康復抱回給主人,牠很開心、健康地回到主人懷裡的一幕,令我深信自己沒有選錯科。」 性格內向的曾安麗說,從小就視家中的北京狗為自己的好朋友,當時已立志,長大後要從事與救助小動物相關的工作。(鄧穎琳攝)

赴台修讀獸醫期間愛狗病逝 「很遺憾我還是沒來得及照顧牠 」

曾安麗是首屆文憑試考生,考獲22分的她,入讀了理工大學的精神健康護理學學位課程,打算讀一年就轉入動物護理系,惟該學系資源不足,不再收生。轉讀夢碎,她向理大申請了保留學位,並在「gap year(間隔年)」到台灣的僑生先修部就讀,成功以平均分逾90分,升讀國立臺灣大學獸醫學系。

她直言,就讀獸醫學系需要花的時間及心力比想像中多,學的東西也比預計中難,但她從未打算放棄:「從小到大都想做獸醫,這個是夢想,所以一直朝著這個方向出發。」即使她的小狗在她修讀課程期間離世,她忍痛回港,送愛犬最後一程後,再返回台灣繼續課程。

其實很矛盾的一件事是,我因為很愛牠,所以很想讀獸醫系,但又因為讀獸醫系,需要離開家,不能陪伴牠,每次在家裡收拾行李的時候,牠都知道我又要離開了,耳朵往後,尾巴下垂,趴在我行李箱旁邊,默默看著我收拾行李,好像在問我怎麼又要離開了,不能多陪陪牠嗎...牠上年2月的時候已經離開了,15歲半。
國立臺灣大學獸醫學系3年級生─曾安麗
+2

從實習中找到希望 深信沒選錯科

曾安麗形容,在麻醉學的實習經歷令她非常感觸,深信自己沒有選錯科:「狗狗由麻醉、到治療,再到康復抱回給主人,牠很開心、健康地回到主人懷裡的一幕,令我深信自己沒有選錯科。」她期望,可選讀學系早前增設的復建新課程,學習中西醫結合的醫療,令需要復建治療的小動物,可以健康地重回主人懷抱。她強調,獸醫只是第一步,未來希望為動物爭取福利、推廣保育等。

(鄧穎琳攝)

港男生未能救回寵物倉鼠 立志成為獸醫拯救動物

而一向對醫科有興趣的林文湛,亦因為兒時未能救回倉鼠的經歷,決心成為獸醫。由於當時本港未有獸醫學位課程,他在香港高考的成績並不足以直升海外獸醫課程,考慮到台灣學費較便宜,他決定透過僑生先修部升讀國立臺灣大學獸醫學系。

據國立臺灣大學獸醫學系的老師透露,經僑生先修部轉讀獸醫的競爭相當激烈,每年100至200人爭3個位,林文湛形容,在先修部時生活十分艱苦,與當兵無異:「每天早上7時半集會,晚上10時前要回宿舍,課室及房都無冷氣,只有風扇,而且很多蛇蟲鼠蟻。」

惟環境艱苦仍堅持,林文湛在先修部考獲平均分94分,林文湛解釋,除了對醫科有興趣,亦因為兒時一個經歷:「當時有養倉鼠,但牠哽死了,救不到牠,我覺得很可惜。」

被問到將來的發展,曾安麗及林文湛均直言,未有打算留台工作。林解釋:「台灣及香港人工差太遠,台灣(月薪)只有約3萬台幣,但香港至少有8至9萬台幣。」

袁卓瑩表示,香港只有短期寵物美容課程,惟學費較高昂,學習到及接觸到的狗種不多;故選到台灣有實習及訓練機會的大學進修。(鄧穎琳攝)

香港女生鍾情寵物美容 愛替毛髮打結、骯髒不堪的小狗做SPA

除了獸醫,亦有香港學生遠赴台灣就讀有關寵物美容課程。其中台灣大仁科技大學寵物照護暨美容學士學位課程,目前就有14位香港學生,佔全校香港學生逾兩成半。一年級生袁卓瑩表示,香港只有短期寵物美容課程,惟學費較高昂,學習到及接觸到的狗種不多;故選到台灣有實習及訓練機會的大學進修,未來打算回港工作。她笑言,最滿足是替毛髮打結、骯髒不堪的小狗美容:「美容後變另一個樣,主人讚不絕口的話,會很滿足的!」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