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界東北】長者欠服務支援 八旬長者暈倒至翌日才獲社工發現

撰文:文雪萍
出版:更新:

現時古洞仍近千名長者居住,惟多年來僅得信義會靈合長者健康中心進駐區內,以自負盈虧形式投入服務,為居住偏遠、缺乏支援的鄉郊長者提供服務。信義會服務主任陳惠芳表示,駐於市區的服務機構到鄉郊提供服務成本高,而長者亦較難走到市區接受長者服務,形容目前上水鄉郊的「到位」服務很少,其中心120名長者會員中,更有七成人從無接觸過社會服務。
社署回覆查詢時指,綜合家庭服務中心的規劃是參考《香港規劃標準與準則》而制訂,即每一間綜合家庭服務中心都有清晰的服務地域範圍,為約10萬至15萬人口提供服務。工黨立法會議員張超雄批評,規劃標準往往未能回應地區需要,如古洞或其他鄉郊地方將經歷新發展,長者生活面臨巨變,安置及適應困難特別多,認為標準已不適用。

現時壽妹須利用兩枝拐杖協助才能走路。(鄭子峰攝)

獨居長者不良於行 僅獲信義會安排一周兩次送飯服務

政府早於10年前,把古洞北、粉嶺北和坪輋等農地劃為新界東北新發展區,計劃料影響逾萬名居民,當中更有逾千名獨居及「雙老」長者,而獨居的77歲曾壽妹便是受計劃影響的居民。

因年幼時曾發高燒或傷及雙腳的神經,壽妹的雙腳膝內翻、步行時呈「內八字」,訪問當天壽妹亦須兩枝拐杖協助才能走路。他說,過往可獨自外出買餸,但隨年歲增長已不良於行,現時經常獨留在家,僅獲基督教香港信義會安排一周兩次的送飯服務。

壽妹目前獨居在古洞祖屋。(鄭子峰攝)

失足暈倒地上6小時無人知

在今年1月,壽妹曾失足暈倒在地上六小時,直至社工翌日到訪才發現。她坦言,現時依靠每月3,600元的綜援金生活,無法承擔聘請私人陪診員或社區照顧員的費用,只能輪候公營服務。

信義會服務主任陳惠芳表示,壽妹將會接受社署統一評估,輪候公營院舍及外展服務,如物理治療服務等,「料等院舍都起碼等3年,外展服務就真係預計唔到,太多人輪候。」

陳惠芳表示,駐於市區的服務機構到鄉郊提供服務的成本高。(鄭子峰攝)

市區服務機構到鄉郊提供服務成本高

上水鄉郊範圍屬社署上水綜合家庭服務中心的服務範圍,此外亦有其他非牟利機構,向古洞北石仔嶺一帶提供服務,包括港基督教女青年會秀群松柏社區服務中心、鳳溪公立學校鳳溪長者鄰舍中心等。然而,現時僅得信義會靈合長者健康中心進駐區內,以自負盈虧形式投入服務,為居住偏遠、缺乏支援的鄉郊長者提供服務。

據悉,上水綜合家庭服務中心的前線社工,日常僅處理其他非政府機構社工轉介的郊區個案,亦因上水社區個案繁多、難以親身到鄉郊提供服務。信義會服務主任陳惠芳表示,駐於市區的服務機構到鄉郊提供服務的成本高:「係公共屋邨服務到20個,入黎鄉郊先服務到一個。」

陳續說,中心有提供不同的鄉郊福利服務,包括一周兩次的鄉郊送飯服務、社會飯堂及探訪活動等。然而,中心資源來自信義會及其他機構的捐款及幫助,亦礙於人手不足,不少中心活動須義工協助才能順利進行,如鄉郊送飯服務須有車牌的義工幫忙,才可把飯盒由市區送到郊區。

曾婆婆是信義會靈合長者健康中心的服務對象之一。(鄭子峰攝)

社工:不想社會發展變樣犧牲長者晚年

陳惠芳坦言,若要求其他機構於古洞內開設服務中心提供服務也「無可能」,更形容目前上水鄉郊的到位服務少:「同事唔係唔想做,但古洞太大,有其他據點。」

陳惠芳提到,中心於在2016/2017年度接觸逾500名當區多位長者,佔區內約六成的長者人口;而現時中心的120名會員中,更有七成長者沒接觸過社會服務:「長者除咗基本需要,仲有Social need(社交需要),古洞除左信義會,一間長者中心都無。」

她批評,政府在發展新市鎮同時,卻漠視區內長者需要:「我哋唔想社會發展係要犧牲長者晚年,所以我地留喺度想同佢地走埋最後一段路。」

現時信義會靈合長者健康中心的120名會員中,有七成長者沒接觸過社會服務。(鄭子峰攝)

社署:服務中心按人口、地理特徵設置

社署回覆查詢時表示,上水綜合家庭服務中心去年共處理約百宗居住在古洞北石仔嶺一帶的個案;而土木工程拓展署已分別在粉嶺北及古洞北新發展區各設一隊社工服務隊,會適時把有福利服務需要的個案轉介予綜合家庭服務中心跟進。

問及為何沒在古洞及石仔嶺一帶設社區服務中心,社署則指按《香港規劃標準與準則》,每一間綜合家庭服務中心都有清晰的服務地域範圍,為約10萬至15萬人口提供服務。而服務地域範圍除了以所服務人口釐定,以及根據社會問題的複雜性及地區需要等多種因素而訂定,包括有關設施使用者的人口、人口特徵、地理因素、現有設施供求情況。

一向關注院舍質素的立法會議員張超雄提議政府應有接管院舍的能力,又提議加強個別照顧計劃的細節。(資料圖片/高仲明攝)

張超雄批社署制社區服務標不適用

工黨立法會議員張超雄坦言,社署參考《香港規劃標準與準則》而制訂正規社區服務中心,目標服務10萬至15萬人口,批判社署制訂社福服務的標準往往未能回應地區需要。他解釋指,不同區域的服務需要相差很大,如古洞要經歷新發展,長者生活面臨巨變,安置及適應困難特別多,認為規劃標準根本不適用。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