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區人.訪】世錦賽搞眾籌被網民罵 跳繩新人王:勿蔑視跳繩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跳繩不是雜耍,是一項值得尊重的運動。」新鮮出爐的世界跳繩錦標賽冠軍劉盼晞,過去享盡國際舞台上榮耀,然而身為「香港代表」出戰,卻得不到本港政府支持,更令他痛心的是,不少人蔑視跳繩運動,一句「跳繩拿獎很容易」,如將運動員長年累月的心血付諸流水。

上月底,香港跳繩代表隊遠赴上海,出戰「第十一屆世界跳繩錦標賽」,勇奪88面獎牌,更包辦男子組總成績三甲,突破上屆賽事紀錄,現年20歲的劉盼晞更首奪男子全場總冠軍殊榮。其實港隊去年成績也超卓,2017年世界賽亦勇奪79面獎牌,亞洲賽跳繩隊奪得91面獎牌,亦都破了「摩打腳」的世界紀錄。

 

劉盼晞(中)與港隊隊友何柱霆(右)和洪樂軒(左)包辦今屆世錦賽男子組總成績三甲。(受訪者提供)

不過,表面風光背後充滿辛酸。政府在2005年設立了精英運動員資助計畫,精英運動員按照成績有不同程度的補貼,政府以計分制度決定一項運動能否躋身精英項目之列,從而劃分資助,而奧運等大型賽事為最高分。跳繩一直無法列入精英體育項目,亦非奧運比賽項目,故得不到政府及體院資助。跳繩隊所有出國比賽的參賽費、旅費、訓練費用,均需隊員自費。

早前出戰世錦賽,跳繩隊於網上發起眾籌計劃,希望可以幫助到出賽經費及日常開支。(網上圖片)

發起網上眾

雖然他們出賽都是自資,但早前出戰世錦賽前夕,跳繩隊也有發起網上眾籌,目標籌得90萬元經費,希望大眾可以支持129個運動員參賽及日後發展用途,惟暫時籌得約38萬8千多元。

盼晞強調,每一分的資源對運動員而言,彌足珍貴。他稱,今次上海參加世界錦標賽,單是參賽費、旅費,每人須自費約1.3萬元,較兩年前到瑞典參賽每位須花約2萬元為少,還有之前練習費,負擔是更加大。

劉盼晞稱每位跳繩運動員的出賽機會得來不易。(余俊亮 攝)

日睡5小時

「大部分隊友仍是學生,未有經濟能力,過去幾年都是由家人支付參賽經費。幸運的隊友獲學校全額資助,但情況真的不多,不少隊友因經濟壓力而卻步參賽」。盼晞又透露,大部分跳繩港隊隊員在課餘時做兼職教練,盡量找時間教跳繩,希望賺多些錢幫補一下,坦言因要兼顧學業、兼職和訓練,「平日只睡4、5個小時,非常疲憊」。

盼晞透露,大部分跳繩港隊隊員在課餘時做兼職教練,幫補訓練和出賽費用。(余俊亮 攝)

由於欠缺資源,盼晞稱跳繩隊經常為「覓地」而煩惱。他稱,練習表演盃是很大的項目,通常有14至16人參賽,要用的場地如籃球場般大,惟經常無法於體育館預訂籃球場使用,要私下透過朋友聯絡學校借用場地練習。他苦笑道:「戶外籃球場亦無冷氣,世界賽又在暑假進行,練跳繩練到衣服可揸出水,一天要帶兩、三件衣服更換」。

劉盼晞稱,每一位運動員都冀努力訓練,為港爭光。(受訪者提供)

跳繩是雜耍?

雖然資源不足,訓練艱辛,但最令盼晞難過的是,就算跳繩隊多努力為香港奪獎,卻一直不被社會認同,只認為是雜耍玩兒。他無奈稱:「最近網民謾罵,跳繩隊搞眾籌幹甚麼,都是給錢你們去玩。他們不覺得跳繩隊是代表香港去比賽」。

盼晞續連珠炮發憤慨地說:「最難聽是『跳繩隊拿獎很容易,跳繩隊那麼多人,是否很易入?』這番話不但貶低香港跳繩運動員的價值,亦不尊重運動員。是否我們跳繩十幾年,都沒甚麼意思了?」

他冷靜下來,語重心長地盼望,全力以赴將跳繩運動發光發亮,希望令更多市民知道,不論是跳繩,還是其他冷門項目,每一位運動員都值得尊重,「我們的努力,都是為香港爭光」。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