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區人.訪】白領男當香港首位品水師:東江水出咗名「好污糟」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手中拿着高腳紅酒杯,李冠威(Ivan)凝視杯中液體一會,慢慢呷上了一口。想了想,他再度提起玻璃杯,大口喝下,認真品味從杯中溜到口內的液體。細看杯中,那不是暗不透光、紫紫紅紅的葡萄酒,也不是氣泡直冒、帶點淡黃色的香檳,而是透明無色的水。

一般人不會如李冠威般,認真地品味一杯水。為了研究水,他曾遠赴德國學習水知識,考取國際品水師協會認可的品水師資格,更毅然放棄年薪過百萬的銀行工作,全身投入評水事業,成為香港首位品水師,立志要提升香港人對水的認識。

「如果呢件事我唔做,就冇人做,變咗香港人只會飲嗰啲冇營養價值、質素好低嘅水。」李冠威說。

攝影:盧翊銘

「呢枝係天然礦泉水,沒有處理過、粗糙嘅口感。佢本身礦物質含量應該比較低,口感比較soft、順滑,容易入口。」李冠威說。面對這位水大師,記者特意在坊間買了不同種類的樽裝水,讓他評評。

他也指港人一直飲用的​東江水「好污糟」,「我有啲外國朋友都問我:『點解香港人飲我哋洗碗用嘅水?』我都唔知點答佢。」所以東江水要經過處理,加入不少氯氣消毒。

別人做的是食評,但品水師李冠威做的卻是「水評」。(盧翊銘攝)

水中的味道

別人做食評,李冠威卻做「水評」。雖然去年才拿了品水師資格,但他說從小就比一般人更愛飲水,能發挖出水的各種味道,「我對水好有要求,唔係隨便一杯水擺喺度就飲,啲水唔好飲我都會投訴!」打趣說完,他也忍不住笑了起來。他說,小時候習慣將水放在雪櫃「雪」一會才飲用,覺得這樣水才會「好飲啲」。至去年讀完品水師課程,才知道自來水中的氯氣有股不討好的刺激味道,而冷藏過後,味道會稍為減低。「所以可能我細個,好naturally已經會做呢件事。」

從小已對水有興趣,但讀商科出身的李冠威在出社會後,才因一杯茶而決定走上品水師之路。(盧翊銘攝)

雖說對水有興趣,但李冠威在學業、事業的道路上的選擇,卻相當「大路」。作為一個工商管理碩士,他曾為匯豐銀行、摩根大通、中國建設銀行的人力資源部效力,但突如其來的一杯茶,卻為他的人生掀起改變。

轉捩的一杯茶

去年他在機緣巧合下,參觀親戚在內地開設的水廠時,品嚐了一杯由當地人沖泡的茶:「佢哋話用山泉水沖茶,我飲落去係覺得順滑啲。」

他好奇地想:若用香港的自來水來沖泡這個茶葉,能否得到同樣效果呢?於是他把茶葉和山泉水都帶回港。「我發現用自來水沖,無論味道同口感都差好遠,用山泉水再沖,嗰種味道又返返嚟,所以覺得水係好神奇嘅事。」別人說泡茶的重點在靚茶葉,但此時他驚覺,水才是靈魂。

一杯以山泉水沖泡的茶令他發現水的神奇之處,李冠威去年11月遠赴德國,修讀並考取了品水師資格。(盧翊銘攝)

以此契機,他在網上發現有品水師這專業,以及由國際品水師協會舉辦的培訓、認證課程後,於是他跟銀行請了大假,去年11月花費5萬,毅然遠赴德國,學習品水知識。

我不是商人

同班同學的正職多是品酒師,茶藝師,像他當白領屬少數。課程雖然只有短短兩個星期,但由早上8時上課至晚上9時,他憶起都說「幾辛苦」。除了學習水和礦物質的知識、也要學習尋找、開採水源的方法、法律資訊、品水禮儀,期間更要不斷試水、鍛鍊味覺,直至嚐得出水中有甚麼礦物質。他笑指學習過程中也苦了膀胱,當時上廁所也相當頻繁。

密集的兩星期完結,他要通過7個關於水的知識、品水禮儀的考試,最終考取品水師資格,獲頒發證書和一個滴水型的襟章,採訪當日他也有把襟章掛在胸口上,仿佛是身份象徵。

密集的課程並不輕鬆,學員要不斷試水,嚐出水中不同礦物質的味道。(受訪者提供)

李冠威(左前一)的同學中,不少都是品酒師、咖啡師、茶藝師等專業人士。(受訪者提供)

完成課程,並在7個考試中合格後,李冠威成為了國際品水師協會認可的品水師,亦是全港首位。(受訪者提供)

自對水有更深的認識後,他意識到水對健康的影響深遠:「啲唔好嘅水沖走晒身體入面啲礦物質,身體就冇一個電力發動功能。」他覺得身為一個品水師,有責任要香港人明白飲用好質素的水有多重要,「如果呢件事我唔做,就冇人做,變咗香港人只會飲嗰啲冇營養價值、質素好低嘅水。」於是他今年年中決定辭去年薪百萬的銀行工作,開設一間專賣水的公司。

從德國回來後,李冠威辭去穩定的銀行工作,投身水事業。(盧翊銘攝)

「香港真係冇乜好水揀,我覺得好可惜,唔係好接受到呢個情況。」縱然家人朋友都曾阻止他做水生意,擔心這行難回本,但他仍堅決投入這個新行業:「我成日都話我唔係一個生意人,因為生意人唔會做呢啲嘢。」

李冠威更親自設計送水及回收玻璃瓶用的袋。(盧翊銘攝)

咖啡值錢,水不值錢

酒水、酒水,酒和水常被相提,但無法並論,因為在普遍人心目中,酒能上高價,水卻不值錢。「香港人願意花幾十蚊買一杯咖啡,一杯滴漏完得好少嘅咖啡,幾百、幾千蚊買一支酒,但點解花幾十蚊買一支水都唔肯?」李冠威一直心存此疑問。

香港人願花錢在咖啡上,卻不願花錢買「靚水」,李冠威認為是因為普遍人不懂水。(盧翊銘攝)

黃子華在棟篤笑中如此道,「喺樽裝水出現之前嗰日,飲水係唔使錢㗎。」這大概是不少香港人對水的看法:水是賴以維生的元素,但也應該是便宜的。歸根究底,李冠威說是因為香港人「不識」好水,才「不惜」好水。「唔識水變咗就唔會願意花錢買水。當我有支蒸餾水好平,水喉打開就有免費水,點解我要買一支礦泉水?」故他希望以品水師的身份,教育大眾水的重要性:「對我嚟講,絕對係一個享受,亦都係我獲取健康嘅途徑。」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