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70歲肝病權威黎青龍自揭駐顏術:不節食、玩Pokémon GO

撰文:張美蘭
出版:更新:

港大肝病權威黎青龍教授從來是眾人焦點,不但醫學研究成果亮麗,鮮艷西裝配陶瓷煲呔的鮮明形象更教人難忘。踏上「從心所欲」的七十之齡,黎青龍仍瞓身教導醫科生、穿梭公立醫院診症。
身型不見贅肉、步履輕盈,有如「吃了防腐劑」的保持年輕秘密,也許是一顆赤子之心。來到餐桌前,他毫不掩飾生活上的隨心隨意,黎青龍的養生法則是不運動不節食,高興時可吃掉兩、三碗麵;約兩年前迷上手機遊戲Pokémon GO,流汗都只為儲一隻隻寵物小精靈,這位救人無數的醫學權威,至今已是Level 40的資深精靈訓練員。

黎青龍自1971年起在港大任教,以傳授醫學知識為樂。(歐嘉樂攝)

「神童」黎青龍16歲讀港大 抗肝炎研究獲醫學界肯定

黎青龍早年成名,屢創紀錄。人稱「神童」的他,9歲讀男拔萃、16歲讀港大醫科、21歲行醫,當年創下最年輕執業醫生的紀錄。1998年,他發表全新對抗乙型肝炎病毒藥物「核苷酸類似物」,其研究論文被引用逾2,000次,是醫學界對他的肯定。

外界對他的印象,除了醫學成就,就是他五顏六色的西裝與煲呔。作為腸胃及肝臟科名醫,卻沒有甚麼刁鑽、玄妙的養生秘訣,飲食習慣其實相當「貼地」。

眾所周知,他的紅山半島寓所由客廳、廁所以至廚房,均擺滿心頭好,水晶、古董、莎士比亞名著等。廚房除用來煮個麵,極少炊煙。三餐如何打算?他咧嘴笑說:都在街外食囉。

美食劣食通通都食 沒有贅肉只因「基因好」?

他帶記者到一家上海菜館,點了糖醋魚、雞、魚湯羹等,吃得開懷。筷子一下撥走雞皮。以為他怕肥?「just唔鍾意個口感,冇咩所謂」。

「我係好為食。」黎青龍說得坦白。「平時度度(食肆)都去食,日本拉麵、意大利餐都鍾意,唔關健康事去選擇。香腸都好鍾意食。」他不諱言日本拉麵、上海麵可以一口氣吃兩碗,雲吞麵則可吃掉三碗。記者說他看起來不似有贅肉,他眼神有光笑一笑:「唔知喎,好gene(基因)吧。無計卡路里架。」

只不吃「重口味」食物 拒吃蔥蒜韮菜防口臭

黎青龍認同食得是福,不計較熱量,但絕非完全不計較。「蔥蒜唔鍾意食,因為食完口臭,我都幾sensitive(敏感)。韮菜都唔得。」為了口氣清新,以往喜愛的臭豆腐,他亦很久沒吃。自己的口氣受不了,何況別人的。在醫院巡房診症的他習慣不戴口罩,遇到有口氣的病人怎辦?「咪唔唞氣囉。」語畢又一笑。

醫生經常告誡市民,上了年紀便要定期照大腸鏡、做身體檢查。黎青龍雖然沒有刻意節食,但有定期照腸鏡,且每年驗血。除了服降膽固醇及血壓藥外,健康問題不大。

+2

搭巴士、食飯都要捉小精靈 已成Lv 40資深訓練員

步速比記者快得多的黎青龍,打手勢示意運動次數是「零」。他的步伐可以為手機遊戲Pokémon GO改變,哪裡有小精靈,哪裡就可以吸引他,醫院、食店、街角、港鐵站,都是他的尋寶地。他曾經搭巴士到北角,見到目標就立即下車捉;甚至走到維園兜來轉去,為了遇見心愛的小精靈。他不定義玩手遊是運動,而是樂趣。

如果說在一間大學工作近半世紀是長情,當手遊不斷推陳出新,迷上一款手遊兩年又算不算?黎青龍搭車、食飯也不忘開啟遊戲捉小精靈,早在一年前已「升呢」至最高的Level40。甫打開Pokémon GO遊戲程式,原來同款小精靈多不勝數,有些CP值不高的小精靈,也捨不得丟棄:「十個都係我個仔,掉走一個點算?」一邊說還扁嘴、大腿兩邊搖晃,活像小孩扭玩具的動作。

黎青龍在教書及診症以外,最愛就是玩Pokémon GO。(歐嘉樂攝)

「我咁鍾意港大,港大都應該鍾意我吖。」

長情的人,卻非所有事都盡如人意。就因為他年屆70歲,一早超過港大規定的退休年齡。他65歲後,獲港大簽約延任全職講座教授,雖然月薪由廿多萬元減至5萬元,但他為教書不介意金錢回報,但明年校方或只批准他擔任兼職教授。港大曾經書面解釋,在重新聘任教職員時,要考慮有關人選是否合乎大學最佳利益、有否足夠資源支持,劃定退休年齡則要考慮保留人才及考慮其他教職員的升遷機會。

黎青龍不介意自找捐款幫自己出糧,但介懷自己全職教書卻被稱「兼職」,更為港大的說法勞氣,形容「哽心哽肺」:「人哋話講法係官腔…保留人才,咁我唔係人才?」作為香港肝病權威的他,私家市場曾重金招攬他,但他始終不為所動,一心希望繼續服務港大及公院病人,提起此事便眉頭一皺:「我咁鍾意港大,港大都應該鍾意我吖。」

黎青龍教授與他的醫科生在下課後大合照。(歐嘉樂攝)
熱愛文學的黎青龍教授近來又有新嘗試,就是寫詩。這首詩是為醫科生而寫。(黎青龍提供)

倘中大邀過檔?我唔係完全可以拒絕

「我係想教書,喺Hong Kong U(港大)做返,好簡單,冇其他企圖。」如果中文大學醫學院邀請過檔,又如何?黎青龍停頓不到三秒,坦言:「我唔係完全可以拒絕。如果Hong Kong U咁唔珍惜我嘅話,有咩辦法呀?」

開口閉口,他都提到教學生。醫學課時間長,生怕學生打瞌睡,powerpoint更附上自己頭像的QR code(二維碼)、貼上親自操刀的風景照;為免學生似懂不懂、過目即忘,相隔5至10分鐘就提問一次。靜默數秒無人答得出,他即嚴肅說:「Only simple question. Forgotten?(簡單問題而已。忘記了?)」訪問那天,原本三小時的課,他教書教得入神,時鐘無故停頓未發覺。下課方知超時大半個鐘,他尷尬笑說:「點解無人提我?」

他常對學生說「No knowledge is useless」,沒有知識是無用,所有知識都有用。他樂意以一生傳授醫學知識與經驗:「我好鍾意啲學生鍾意我。I try very hard(非常盡力)。」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