釀酒師食肉菌感染後亡 陪審團裁死於自然 促增公眾對此病認識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體重逾440磅的德籍釀酒師,出現發燒、腹瀉,且手指發黑等癥狀,惟他到醫院求醫時,卻指他太胖未能量血壓,又曾被懷疑是肺動脈栓塞,釀酒師約4小時後不治。事後其妻從醫療報告發現其夫因細菌感染,至併發壞死性筋膜炎(又稱食肉菌感染)及敗血症。死因庭就釀酒師之死召開研訊,陪審團今(11日)裁定釀酒師死於自然,但也建議院方應制定更科學的指引,及讓公眾對這感染性疾病有更多認識。

死者Ulrich Altbauer(右)在香港一酒廠任釀酒師。(Young Master Ales facebook圖片)

死者Ulrich Altbauer,44歲,他於2016年8月2日零晨到仁濟醫院求醫,他送院後至凌晨3時許開始窒息,延至凌晨4時50分不治。

妻指醫生曾以為是血管栓塞

Altbauer的妻子曾供稱,其夫同年曾因心臟問題入院,事發前兩天曾向她稱感疲累、沒食慾及小便帶紅色,之後更發燒至攝氏39度。當晚掛起八號風球,其夫由救護車送院時,院方卻指其夫心跳太高,量不到血壓,她指醫生又一度懷疑其夫只是肺動脈栓塞。她又認為其夫因肥胖而在醫院內遭歧視。

醫護指上臂太粗未能量血壓

仁濟醫院的醫生則稱,因Altbauer的上臂太粗壯,急症室沒有合適的血壓袖套可為他量血壓;而另一名男護士又稱,曾使用大腿用的血壓袖套嘗試為Altbauer量血壓,但同樣失敗。

醫護人員曾指Altbauer的手臂太粗而無法量血壓。(Young Master Ales facebook 圖片)

醫生稱當夜處理300病人

後來有份再為Altbauer看診的譚醫生稱,當晚醫院十分繁忙,他個人就曾處理多達300名病人,他又稱有懷疑Altbauer是敗血病,並有為他開抗生素,但指Altbauer腹部及手指的傷口未有流膿,Altbauer亦未有投訴傷口痛楚。

死後報告指有細菌感染

Altbauer去世後,其妻向院方索取醫療報告,並發現其夫腹部帶有甲型鏈球菌,左手中指則有金黃葡萄球菌,疑其夫因染甲型鏈球菌,併發壞死筋膜炎及敗血症死亡。

未及時治理可數小時內惡化

香港大學內科學系臨床教授孔繁毅供稱,甲型鏈球菌和金葡萄球菌,都是常見可致急性壞死性筋膜炎的細菌,患者的傷口會不尋常劇痛,並會發燒,若未能在病發的12至24小時內求醫,及切除受感染位置,若出現傷口發黑及細菌入血,病情可在3數小時內急劇惡化,到時即使再處方抗生素及洗傷口等亦會太遲。

死者Altbauer在仁劑醫院求診後死亡。(資料圖片)

陪審團建議增公眾認識

陪審團今裁定Altbauer死於自然,但亦建議醫管局應制定更科學的指引,以讓前線醫護人員應付無法量血壓的情況,同時亦建議要減低醫生和病人比例,及提高市民對壞死性筋膜炎,及加強傷口處理的認識。而院方在這次事件後,已發出指引,列明有需要時,可用病人前臂量血壓。

裁判官望家屬能慢慢放下

庭上曾揭露其中兩名醫生所寫的醫療報告,與呈上死因庭的報告有差別,遺孀對此亦大感不滿。裁判官最後亦對遺孀稱,死因庭無法處理醫療失德問題,明白家屬未必同意裁決結果,但希望他們能藉研訊能對事件多一點了解,繼而將事情慢慢放下,又勸她要好好照顧她與先夫所生的兩名女兒,並說「在世的人最重要」。

案件編號:CCDI 552/2016

仁濟醫院已知悉死因裁判庭的裁決,會研究死因裁判庭提出的建議。院方會制定指引,應對因不同體型而未能量度病人血壓的情況, 並已配備特殊尺碼血壓袖口以配合較大體型病人需要。院方在事件後已檢視和再加強部門之間的協作,以及醫院與家屬的溝通,並會繼續向家屬提供所需協助。醫院再次向病人家屬致以最深切慰問。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