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志平案.採訪手記】文件公開 法官稱記者:坐在後面的人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在香港採訪法庭新聞,經常遇上外國記者詢問,為何在香港法庭可取閱到的文件這麼有限,當時沒有覺特別奇怪。直至到紐約採訪何志平的案件,才理解到美國的司法制度,除了審訊過程公開,即使民事案件,很多涉案資料會上載到司法網頁,就如何志平案,控方呈堂證據都要上載讓公眾能取閱,民事案亦如是,真正體驗到美國司法制度的開明,更有幸遇上親民的女法官,成為她口中:坐在後面的人。

美司法制度涉案文件均需呈堂

事實上,不止是呈方在審訊時呈堂的證物,早在何志平案開審前,控辯雙方就案件的爭議,由控罪書、控方大概會提的證供、辯方有何反駁、或是辯方想傳召證人或是想提資料等,都可在美國聯邦法庭的網頁找到。

法庭有謄本律師不用埋首抄筆記

除此以外,每次開庭,法庭亦有速記員作謄本記錄,該記錄在當日聆訊完畢後數小時便能購得,但價值不非,據說以每頁計算,動輒要數百美元一天,故一般都只有涉案的相關人士或律師才會購買,但公眾若想得到購買亦可以。有了這樣的安排下,以記者觀察,法庭上無論法官及律師,都沒有埋頭苦幹抄作筆錄,更可把精神集中留意證人的表現。

何志平涉行賄在美國被捕,案件將在紐約南區聯邦地區法院審訊。(資料圖片 / 鄭嘉如攝)

呈堂文件全庭觀看

由於案件涉及的電郵及文件眾多,以過往在香港聽審的經驗,可想象法庭內必定埋滿文件夾。但在美國法庭卻不同,每名陪審員席前都有一個螢幕,控方會在營幕上出示有關文件,並會「highlight」讀出的部份,更有大營幕供公眾人士參閱,連到庭聽審的記者也受惠。

當地記者直接追問未上載資料

來自香港的記者們,見到法庭有這樣的安排,已十分欣慰,及至審訊途中,一名當地記者直接向法官反映,指控方仍有呈堂證物未上傳司法部的網頁,法官亦即追問是否真有其事,主控即回應稱因部份文件有何志平的個人資料,但會盡快處理。果然有關資料,當日稍後已在網上找到。

何志平被判罪成後神情哀傷,並形容判決「預咗,都係咁」。(美聯社)

女法官無架子公眾通道出入

負責主審何志平案的女法官Loretta Preska,在美國紐約南區聯邦法庭出名開明和友善的法官,曾接觸到的本地法律界人士,幾乎都對她有讚無彈,記者們也體驗到一點。除了她每天都會與陪審團寒喧,即使散庭,她有時亦只會繼續坐在法官席上處理工作,甚至中午吃飯時都沒有經法官通道,便直接在席上行到公眾席,並用公眾的大門離開。

提「稀客」如何洞悉有裁決結果

她也留意她的庭內多了幾名「稀客」,至等裁決的一天,她以「坐在後面的人」形容來自香港的記者,提議記者可向書記留下聯絡方法,又「提水」可以在法庭餐廳留意律師的舉動,見他們動身便會知有事發生。至裁決有了結果,案件曲終人散,記者們也準備收拾行裝準備離開法庭,抬頭一望,見法官經公眾通道離開,她還友善地說向記者說:「多謝。」

攝錄功能用品一概不准帶入庭

雖然女法官提議記者可以留下聯絡方式,但美國法庭的保安甚嚴,出入法庭除了要經金屬探測器作安檢外,手機、電腦、攝錄器材、甚至具藍牙接收功能的手表,都要交法庭保安保管,除非是律師或是當地傳媒機構的記者才獲豁免。香港記者短暫逗留當然亦無特權,故亦沒有留下電話給書記。惟短短的採訪經歷卻意會到,被禁帶這些電子器材入庭雖然為工作帶來不便,但作此限制對避免公眾在法庭拍照卻非常見效。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