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中線】質疑港鐵按模糊記憶拼湊螺絲帽清單 18年製日期寫17年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沙中線紅磡站獨立調查委員會聆訊踏入第30日,港鐵土木工程高級工務督察黃智超繼續作供。代表委員會的英國御用大律師Ian Pennicott提及,港鐵於今年6月製備了一系列的螺絲帽檢查清單的後補紀錄,惟日期則寫上2017年2月10日,問及黃智超為何會有此安排。黃智超解釋,對於清單日期曾諮詢過上級,惟他認為清單屬後補紀錄,故不可寫上2015年,至於最終清單日期顯示為2017年2月10日,則為回應港鐵在當時展開的內部調查報告。另外亦有2018年製清單,日期卻寫2017年2月。

Pennicott其後展示其中一張螺絲帽檢查清單,表示該區域的連續牆頂層以連續鋼筋代替,並未使用螺絲帽接駁,惟內容仍顯示螺絲帽接駁情況滿意,指出清單內容有誤。黃智超承認,解釋當時製備紀錄時間太緊迫,故未有檢查清楚便簽署。

港鐵土木工程高級工務督察黃智超今日繼續作供。(吳鍾坤攝)

被質疑後補螺絲帽清單根據模糊記憶拼湊而成

委員會主席夏正民隨即質疑,港鐵後補螺絲帽清單根據模糊記憶拼湊而成,且紀錄依然不夠具體及完全正確。

黃智超不同意,認為記憶並不模糊。同時又指,當時製備該份螺絲帽清單,經多名港鐵代表商討後,均協議文件只供內部紀錄,不會向外公開或呈交至政府。

夏正民再次質疑,倘屬內部紀錄為何仍要在文件上加簽並寫上日期,問及黃會否感到奇怪,因此舉疑似要將清單製備成正式文件。黃智超表示,當時未有太多時間思考,重申當時認為清單是內部文件。

黃智超指上司何昊幫要求他在清單簽署

代表政府的大律師周偉倫就螺絲帽清單,追問黃智超是何人指示他要在文件上簽署。黃智超表示,是其上司何昊幫要求,並解釋自己最初就螺絲帽接駁製備了一份撮要,惟紀錄不夠詳細,有關同事進一步製備一份詳細紀錄,故他最終在該份檢查清單簽署。

螺絲帽清單日期寫2017年2月

周偉倫多次質疑,為何清單日期需要寫上2017年2月,而不是當時製備紀錄的2018年,又指「合理的人不會相信清單目的是回應一年半的內部報告」。黃智超多次重申此決定,是多位港鐵代表達成的共識,且認為是內部文件、不會公開。

沙中線紅磡站獨立調查委員會聆訊踏入第30日。(資料圖片)

夏正民問及,倘最初得悉螺絲帽清單會向外傳閱並呈交至政府,是否依然願意簽署。黃表示,倘公開紀錄會認為應交由合資格及適任技術人員簽署。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