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染病專家袁國勇】入行8年轉研究微生物:醫生就係福爾摩斯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2018年眨眼已到尾聲,一個學期後,又一批莘莘學子踏入社會,滿腦子掙扎及迷茫,傳染病專家、港大微生物學系講座教授袁國勇亦走過這段歷程,「嗰時我好困惑,係咪要返港大醫學院,我覺得我處理唔到,我心智未成熟到係咁嘅環境成長。」以優等成績(Distinction)修畢醫科,理所當然地到培訓最好的瑪麗醫院做實習醫生,發現工作環境不如想像,他毅然轉換工作環境到聯合醫院,「聯合醫院幫我地好多,但我都仲係唔開心,可能我性格就係做研究。」7年後,再回到瑪麗醫院時,已經成為臨床微生物醫生。

當年「香港醫學界之父」達安輝任港大血液科教授,但他教袁國勇的卻是傳染病,「嗰時美國係講緊癌症、心臟病、腦血管病,達教授話一定要教傳染病!」達安輝提醒袁國勇傳染病的重要性,20年後袁國勇成為沙士抗疫英雄,發現導致沙士的冠狀病毒。

講到教學、研究,袁國勇總是耐心解釋當中細節。(林若勤攝)

曾任內科醫生、外科醫生,又精於微生物學系的人,正是港大微生物學系講座教授袁國勇,「我好懷疑,以後仲會唔會有一個咁嘅醫生!」的確,1981年以優等成績(Distinction)在港大醫學院畢業,他津津樂道地分享當年的畢業考試,「連考畢業試,達教授帶我睇嘅個案,都係傳染病!」年輕的女病人躺在床上,旁邊的盤內有消毒液,病人只能進食流質食物,並且發高燒,達教授提醒袁國勇摸肚,一摸之下,他知道是腸熱症。

「香港醫學界之父」達安輝去年8月因肺炎病逝,終年88歲。(香港醫學專科學院官網圖片)

醫病如查案 從達安輝明白傳染病重要性

「做醫生根本就係福爾摩斯,你病人瞓喺床度,有張退熱貼喺度,只係食流質,旁邊有消毒液,你已經醒水啦,你已經知道佢有感染,否則唔會有盤消毒液喺度,佢感染喺條腸度,如果唔係病人唔會食流質食物。」師承「香港醫學界之父」達安輝,袁國勇強調達教授一直強調教授傳染病的重要性,他稱糖尿病或癌症很難根治,但醫好傳染病後,病人很大機會完全康復。

自認心智未成熟 難在瑪麗醫院成長

踏出醫學院,袁國勇理所當然地到培訓機會較大的瑪麗醫院任實習醫生,但看著該院的醫生疲於奔命工作,更有醫生因忙於研究及寫論文,反而忽視病人。他理解卻感到困惑,但不認為可在這工作環境下成長。而袁國勇的好友之一,靈實醫院顧問醫生陳健生一語道破,提醒他做醫生是為了幫助有需要的人,建議他和前聯合醫院臨床毒理部主管劉飛龍醫生在內的五位朋友,一起轉到聯合醫院工作。

在聯合醫院成長的袁國勇直指:「It’s a very important place!」(資料圖片)

「嗰度嘅人最窮,因為全部係新移民,嗰度得400張床,連急症室都就嚟要關閉,無香港畢業醫生肯做,因為無房屋津貼,培訓亦相對較差。」但對袁國勇而言,卻是與世無爭,可以專心診治病人的,連和他廝守一生的太太亦在聯合醫院認識,難怪他說:「It's a very important place!」時間匆匆,7年過去,感到沉悶的袁國勇留意到美國疾控中心公布,針對肝炎病毒的標準防護措施,瑪麗醫院又公布有臨床微生物醫生的職位,袁國勇毅然應徵並獲得取錄,「可能我性格就係做研究。」

港大微生物學系講座教授袁國勇分享入行點滴,盼65歲後繼續服務市民。(林若勤攝)

未想過環遊世界 盼繼續教學、研究

終於踏入微生物之路,袁國勇在2003年成功找出沙士由冠狀病毒所致,政府自此資助團隊進行研究。至2011年,政府欲停止資助,但翌年出現被稱為新沙士的中東呼吸道綜合症(MERS),研究的資助繼續,袁國勇得以「有錢做落去」。

袁國勇提及香港醫護人手不足,公立醫院過逼時,批評稍有經驗的醫生會轉到私家醫院工作,袁國勇多次嘆氣指:「我真係好想啲後輩考慮,你做醫生都係想幫貧困、有需要嘅人,你哋個個出晒去搵銀,咁佢哋點?」(見另稿:袁國勇批醫生不用英語論症 斥父母代子求職:荒謬

即將踏入62歲的袁國勇,提醒後輩勤力永遠是對的,保持好奇心及學習待人接物是甚麼年代都有用的方程式。工作數十年,還有三年便踏入退休之齡,袁國勇未有想過環遊世界,他希望繼續教育及研究工作。若港大再不聘請他?才剛提醒後輩應考慮做醫生是為幫人還是賺錢的袁國勇笑說:「咁我咪去養和搵真銀囉!」

香港醫學專科學院踏入25周年,主席劉澤星(左)希望藉袁國勇(右)的心路歷程鼓勵年輕醫生,鼓勵香港人。(林若勤攝)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