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一樣的原居民 寧租樓拒用丁權賺錢:這是不義之財

撰文:王潔恩
出版:更新:

「我唔會用(丁權賺錢),因為我覺得係不義之財!」廖偉濂如是說。他是新界五大氏族、廖氏上水圍原居民之一,然而,對與生俱來「原居民」特權身份,卻棄之如敝屣。他說,丁屋政策不單帶起土地分配公義的討論,同時更衍生出「套丁」、「官商鄉黑」等問題,認為政策早已變質。
堅決「棄丁權」的他,坦言自己與一般大學生畢業生無異,面對微薄的收入,日後一樣會面對住屋問題,但他卻說,日後寧願租樓亦堅拒行使丁權。

現年22歲的廖偉濂是新界五大姓族、廖氏上水圍原居民之一。(羅君豪攝)

廖偉濂從小在圍村長大,兒時眼看同學乘電梯、住高樓,自己卻住在三層獨立屋,自小已發現自己與他人不同:「其他同學知道我身份,都會話『咦?原來你係原居民?』感覺我就係一種特權階級、一種階級分野。」

現年22歲的廖偉濂是新界五大姓族、廖氏上水圍原居民之一。(羅君豪攝)

「丁屋政策已變質」

丁屋被鄉事派視為新界男丁傳統權益,當他們年滿18歲後,便能申請建三層丁屋。但廖偉濂指出,早在10年前,「離奇」見到某幾棟丁屋以屋苑命名,單位同期建成、設計外貌都一式一樣,令他甚為不解,「正常你見到嘅圍村,不會有一堆屋以某屋苑、某某居命名。」

直至長大後,他才逐漸了解「套丁」、「官商鄉黑」等概念。作為原居民,他毫不諱言丁屋政策已變質,有原居民透過「套丁」,將「丁地」轉化為價值千萬的豪宅。「呢啲官商鄉黑勾結,令丁屋政策成為一小攝原居民同地產商勾結,再成為生財工具。」

作為原居民的廖偉濂指出,土地應屬於每個人,而非「專屬」原居民。(羅君豪攝)

丁權絕非永續萬世

「我會描述為丁屋政策,不會視丁屋係權利,我不認同所謂丁屋是一種傳統權益。」廖偉濂指出,當時政府曾表明,丁屋僅是中短期措施及過渡政策,絕非「永續萬世」的傳統權益。

政府常提及土地短缺,但卻預留約900公頃土地作丁屋發展。廖指出,香港的土地分配出現問題,土地應屬於每個人,而非「專屬」原居民,他說:「大家都係揸一張身份證,點解唔係新界原居民嘅人,就唔可以係新界起樓?感覺就似特權!」

無力置業 寧願租樓亦不用丁權

雖然主動放棄丁權,但廖直言,自己與一般大學畢業生無異。他說,現時月薪只有萬多元,面對香港瘋癲樓市仍難以置業。

「套丁」利潤龐大,原居民幾乎可在「零成本」下賺取可觀收益。他指出,身邊有不少人都曾好奇,作為原居民的他會否利用丁權賺錢,但他直言,寧願租樓都不會使用丁權,「我唔會用(丁權),因為我覺得係不義之財……我唔認同佢(丁權),點解仲要嘗試利用佢嘅漏洞?」

丁屋政策應被取消

首宗挑戰原居民丁權司法覆核案,正等候高等法院判決。廖坦言,丁屋政策應被取消,釋出的鄉村式用地可考慮改作農業發展,並配合小型居住房屋,令土地不再成為原居民的「專利」。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