颱風山竹毀壘球場 政府石柱阻路難維修 港隊失訓練場地影響比賽

撰文:麥凱茵
出版:更新:

超強颱風「山竹」去年9月襲港,本港多處滿目蒼夷。位於何文田天光道的香港壘球總會球場亦不能幸免,球場內的電線杆、圍網等被吹倒;惟復修工作因為球場外的兩枝石柱阻礙而遲遲未能展開,地政等部門一直冷對待未批准清拆。有香港壘球總會會員向《香港01》投訴,批評政府做法僵化,使原定12月開季的聯賽要延期、港隊不能夠練習,窒礙本港壘球運動的發展。

受去年「山竹」的吹襲,香港壘球總會球場損毀嚴重。(林若勤攝)

本港壘球運動日漸普及,女子隊去年更以全業餘選手的班底成功殺入亞運會。不過這項運動竟然因為官僚作風而被迫停步。

位於天光道4號的香港壘球總會球場,是本港唯一一個正式的壘球場,而連接壘球場則只靠天光道大路旁的一條小徑。雖然小徑並非大路,但其闊道亦能容許車輛駕進;可是小徑前卻立了兩枝石柱,阻礙車輛的進出。

香港壘球總會秘書長繆俊康指出,球場出入口的兩枝石柱約於兩年前設置,原因不明,「那兩枝石柱就阻擋住上球場的行車道,連救護車都上不到,要救護員托住擔架跑上來!」

受去年超強颱風山竹的吹襲,香港壘球總會球場損毀嚴重,射燈遭吹歪,未能開啟。(林若勤攝)

石柱阻救護車出入 球員受傷要人抬

受去年「山竹」的吹襲,香港壘球總會球場損毀嚴重,塌樹處處、軟墊圍板被吹倒,高射燈被吹來的雜物打破,圍網則纏着射燈,其中儲物室的鐵皮屋頂更遭吹走。香港壘球總會會長伍家謙表示,即使獲得民政事務處批款約100萬元重建,但復修工程仍未見眉目。

總會早於去年10月中透過電郵向地政總署解釋情況,需要吊臂車駛入球場以便掛起高達18米的圍網、維修射燈等,申請移除兩枝石柱。可是,署方未有積極跟進,總會按指示提供照片作證明後便一直不了了之,更以石柱或涉其他政府部門如運輸署、消防等理由作推搪;他們最後一次收到署方的電郵為去年11月5日。

由於場地一直未能復修,使原定在12月的聯賽一直未能展開;總會下約過千個會員也未能使用場地。繆俊康12月底透過電話追問地政總署,並引述對方所指「你們所提交的資料大多已經查閱,但仍欠運輸署的回覆。同時我們亦要再消化一下資料才能夠下決定」,當總會要求地政總署交代處理相關決定的人事資料時,署方則不願透露。

香港壘球總會2018年10月去信申請移去兩枝石柱,惟地政總署採取「懶理」態度。香港壘球總會秘書長繆俊康(左)和會長伍家謙(右)接受訪問,大吐苦水。(林若勤攝)

場地為地政總署租借 維修球會自理

總會曾就事件向康文署反映,惟球場的場地屬地政總署所管理,康文署也無法介入。在康文署的安排下,總會除了日間間中借用石硤尾配水庫球場外,亦可一星期使用東何文田配水庫球場十小時,使用情況可謂「爭崩頭」。

不少會員對地政總署的處理手法亦略有微言,多次向總會查詢球場的復修進展。而在總會連番的電話追問下,伍家謙透露:「地政有講過想給我們增加附帶條件,移除石柱後該路段便歸壘球總會負責維修。」地政總署早年已將球場旁的一面斜坡維修,全面交由總會自行管理,對此伍家謙形容為「好彩」,在「山竹」吹襲前剛好修剪了斜坡上的樹木,否則對球場的破壞或會更大。

受去年超強颱風山竹的吹襲,香港壘球總會球場損毀嚴重,球會無法訓練,比賽勢受影響。(林若勤攝)

停賽時間長達半年 創會82年以來首次

談到球場受破壞後對港隊訓練的影響,伍家謙大嘆,在去年亞洲賽結束後,港隊的教練團隊已經重組,並希望可以吸納新人加入隊伍,然而因為聯賽未能展開,令教練們無法挑選新人,同時運動員也無機會發揮。

事件是否令培育新人的計劃全盤打亂?伍家謙承認今次情況是從未發生,「我想這次是香港壘球總會自1937年成立以來,歷史上的第一次」,認為事件會令運動員未能進入最佳的狀況,因為自去年8月底聯賽結束後,至今約半年的時間未有全面的訓練及正式的比賽。

繆俊康補充指因為保險及安全問題,隊員只能在場內進行一些簡單的接球、跑步的體能訓練。

失黃金訓練時間 勢影響3月日本比賽表現

本地的聯賽可以暫停,但海外賽事卻不會因而停止。男子代表隊將於3月到日本參加東香川市男子壘球邀請賽,而女子代表隊則會在4月參亞洲盃,繆俊康說:「其實比賽前兩至三個月是備戰的黃金時期,但現時只可以做體能訓練,做不到任何打擊動作」,相信事件會直接影響隊員們的表現,對此大感無奈。

別無他法之下,總會暫將乙組的賽事移至石硤尾配水庫球場中進行;上周泰國的壘球代表訪港時亦只能到石硤尾配水庫球場交流。

《香港01》前日向地政總署查詢,至截稿前未有回覆。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