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機掠大佛.有聲】空管錄音流出 揭深航機師疑錯聽指令

最後更新日期:

深圳航空A320客機日前即將在香港降落前,涉擅自「抄小徑」,在天壇大佛旁掠過,《香港01》取得當日機師與控制塔人員的對話錄音,由資深機師和熟悉空中管制人士協助解構,發現當日深航機師疑錯聽給予尾隨客機的指令,誤以為需右轉,幸控制塔人員發現後及時修正。有熟悉空中管制的人士形容事件罕見和驚險,「一個正常的機師,都不會向住大山直飛。」

6月26日深航ZH9041與控制塔對話(一)
6月26日深航ZH9041與控制塔對話(二)

手機app用戶若想收聽「6月26日深航ZH9041與控制塔對話」,請按此到網頁。

客機應由赤鱲角機場北方復飛,直向新界,涉事的深圳航空客機反而急轉向南,飛至大嶼山。(香港01製圖)

該班深圳航空ZH9041航班6月26日由泉州晉江前往香港,《香港01》翻查航班降落紀錄,再利用民間航空交通管制系統Live ATC搜得兩段當日控制塔及機師之間的對話錄音。首段錄音(Director)是來自進場管制員,主要管理降落;另一段錄音則為負責管理客機離場及復飛的離場指揮員頻道(Departure)。

綜合兩段錄音,深航ZH9041客機(控制塔稱CSZ9041)正準備降落,香港機場空管指揮人員(director)正指示深航與前方南方航空CZ3075(空管人員稱CSN3075)保持距離,空管人員要求深航以最低速度(minimum approach speed)飛行。約一分鐘後,深航機師認為兩者太近,決定復飛,並通知空管人員,但因空管人員正與其他機師對話,雙方對話重疊,所以空管人員並未知道對方復飛的決定。

4秒鐘後,進場指揮員隨後指示深航轉至北塔台(Tower North), 深航重申其復飛的決定,並留在原頻道。

控制塔要求深航後方的阿拉伯航空客機SV986(控制塔稱SVA986)右轉( turn right heading 350),深航機師卻誤以為空管人員正與自己對話,故立即轉右,造成在天壇大佛旁約13秒距離掠過的事故。

此時,深航轉換頻道至離場指揮員頻道(Departure),離場指揮員發現深航並非按照一航客機復飛航道飛行,亦較最低飛行安全高度低1300英尺,急忙指示深航加速爬升至5000英尺,以加快跨過4100英尺(turn right heading 090, expedite climb 5000 feet, expedite cross 4100 feet),客機及後在約20分鐘後安全降落。

深航機師控制塔對話全紀錄

民航機師:駕駛艙情況混亂

聽過錄音的資深民航機師指出,機師決定兩架飛機距離太近要復飛本沒有問題,不過深航機師用「自己航道」轉向便不妥,民航處需要調查。他認為機師出錯除聽指令,亦可能是錯誤輸入飛行路線,或是錯誤使用自動導航系統。資深民航機師又稱,正常情況下降落和復飛應是由同一名機師負責,而跟控制塔溝通的人是不會分心駕駛飛機;但錄音中有分別有兩名機師輪流跟控制塔溝通,「開頭降落時是由英文較好的機師對話,復飛時則交由英文較差的機師溝通」,可見當時駕駛艙的情況混亂。

熟悉空管人士:應與機師英語水平無關

執行指令失誤,是否與英語溝通有關? 熟悉空中管制的人士指出, 相信操控失誤與內地機師英語水平無關。他解釋, 內地客機通常由技術較好, 英語能力較佳的機師負責操控降落, 由另一名機師負責跟控制塔人員溝通, 「就算負責溝通的機師英話講得不好,另一名機師也全程聽着,所以應不是英語溝通問題,似乎是緊張聽錯之類的人為因素居多,完全不知機師做緊咩」。

熟悉空中管制的人士續指,正常機師即使收到錯誤指令,也會提出疑問,涉事機師一方錯收後機指令,另一方面又照單全收「一個正常的機師,都不會向住大山直飛,即使轉向也會向左方面海的一方飛」,指機師應對其後的「抄小徑」事件負責。

據網站指出,有人客目擊飛機當時在昂坪上空超低飛,大驚下拍下照片,可清晰見到深圳航空四字。(The Aviation Herald 圖片)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