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政預算案】醫療券配二千元眼鏡 視光師反設封頂價:已很克制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長者醫療券推行10年,2017/18年度的開支已近17億元,行政長官林鄭月娥表明要檢視醫療券是否用得其所,亦有議員提出應再增加醫療券金額。2019/20年度財政預算案公布在即,改革醫療券勢在必行。

社會一直關注有長者被遊說以醫療券購買貴價眼鏡,更有某些註冊視光師利用現時法例漏洞,會在數十間眼鏡店「掛單」替其客人簽醫療券申報,令眼鏡店能「分一杯羹」,自己則按比例抽佣。

香港眼科視光師學會副會長伍尚舜接受《香港01》專訪直言,行內有害群之馬,未有提供詳細眼睛健康檢查,扭曲醫療券本意,但他認為不應加設金額上限,又指每宗個案的申報金額中位數為1,600至1,800元已經「好克制」。有關注組織則認為,衞生署應加強監管及制訂指引,單單設金額上限並非治本良方。

政府正就醫療券進行檢討,料將公布檢討結果。(歐嘉樂攝)

根據食物及衞生局統計數字,2015年至2017年間,第一部份註冊視光師的每宗申報金額中位數為1,600元至1,650元,是眾多醫護專業人員的申報金額最高,較金額第二高的專業醫務化驗師高出近500元。2017年數字顯示,由視光師申報的醫療個案中,有約三成個案金額為1,501至2,000元,亦有約5%個案金額高達3,501元至4,000元。

羅桂媚認為若設金額上限,有部分長者可能會選擇較便宜的鏡片,而非最佳的鏡片。(歐嘉樂攝)

四千元配眼鏡太貴?視光師:個別人士或有需要 不應設金額上限

香港眼科視光師學會會長羅桂媚受訪時指,第一部份註冊視光師受過專業知識訓練,可為有眼睛健康問題的病人提供適切治療及疾病控制,而配眼鏡是治療的一部份,羅桂媚指出,一般人每年只會見視光師一次,但向醫生求診則不止一次,若按每宗交易金額直接比較,對視光師是不公道。

學會副會長伍尚舜認為,醫療券可為一些原本不願意接受眼睛檢查的長者提供誘因做檢查,他續指,若病人需要配戴功能鏡片,如漸進鏡、遮光鏡、茶色鏡片等,金額往往過千,現時每宗個案的金額為1,600元至1,800元已「好克制」,他又認為逾4000、5000元屬個別例子,但亦不排除有病人確有需要。另外,由於視光師屬私人市場,亦不應就各類鏡片的價錢劃一定價。

有意見建議就每宗醫療券設申報金額上限,即所謂「封頂價」,羅桂媚反對建議,指或會影響治療效果,視光師及長者的自主性及彈性減少。她又認為現時長者可決定申報款項多少,不需全單申報,在醫療券的使用上有一定自主性。伍尚舜補充指,曾有病人欲將剩餘的醫療券金額用作為孫兒配眼鏡,他認為使用者亦有責任要明白醫療券制度。

伍尚舜透露,基本眼睛檢查約需時30分鐘,若一日為數十人簽單屬不合理。(歐嘉樂攝)

為20、30間眼鏡店工作不合理 建議加設「掛單」上限

目前第一部份註冊視光師是認可的醫療券服務提供者之一,其餘三個部份的視光師均不能簽發醫療券,即俗稱「簽單」。有視光師因此與本身沒有第一部份註冊視光師駐場的眼鏡店合作,以分成的方式,由合資格視光師在眼鏡店「掛單」,抽空到該眼鏡店為醫療券「簽單」,有些視光師更與多達20、30間眼鏡店「合作」,從而獲得額外收入。

羅桂媚與伍尚舜均批評上述情況完全不合理,羅桂媚強調做法背棄眼睛健康檢查的原意,未能為長者先進行眼睛檢查及診斷,再提供治療。伍尚舜亦指行內有害群之馬,又指基本的眼睛檢查最少需時30分鐘,若有視光師一日可為數十個長者「簽單」完全不合理。

根據視光師管理委員會的名單,截至2018年12月31日,全港共有1,036個第一部份註冊視光師,其中487個是眼科視光師學會的會員。會長羅桂媚透露曾做過內部調查,380個有登記做醫療券的視光師當中,有95%受訪視光師「掛單」的眼鏡店數目少於8間,僅得個別個案在近20間眼鏡店掛單。羅桂媚指,8至10間屬合理數目,建議當局可設相應掛單數目限制以減少濫用。

連瑋翹促衞生署加強監管力度,增設獨立部門跟進醫療券相關投訴。(資料圖片)

關注團體:設金額上限無補於事 衞生署應加強監管

社區組織協會幹事連瑋翹認為設金額上限會令計劃彈性減少,而單設申報金額上限亦可能引伸出「拆單」等手段,並非治本方案。他續指,現行制度的問題根源,是有部分專業人員會將商品放在首位,為病人提供眼睛檢查為其次,而衞生署沒有足夠監管阻止不當行為;現時亦沒有足夠配套讓長者明白制度運作,例如應如何查詢醫療券剩餘金額,使用醫療券時的程序等。

連瑋翹建議衞生署應先加強監管力度,如設獨立部門處理投訴、為違例的視光師或眼鏡店設黑名單、制訂眼睛檢查及配眼鏡的指引、為長者提供各項服務的價格參考等,長遠則應考慮修例以規管不當行為。他又指,當局亦應提供更多支援,以方便長者自行分配醫療券金額在不同的健康檢查項目上。

林正財建議應設封頂價格,以免引伸出「浮動價」。(資料圖片)

林正財:宜為不同醫療服務項目設「封頂價」

對於有視光師業界建議可規限業內的「掛單」數目,以減少濫收費用,行政會議成員、安老事務委員會主席林正財表示,看不到此建議能有助解決長者醫療券戶口被「清袋」的問題。

他相信大部分視光師會視乎長者需要以提供適當服務,坦言「收緊制度對『乖』嘅人是限制」,但改革制度是防止「曳」的業界濫用、亂檢查,因此他認為宜為不同醫療服務項目設「封頂價」,不一定是收費中位數,實際價格可由衞生署掌握的數據再定奪,但原則是防止價錢過於昂貴、避免因市民用醫療券付費而出現「浮動價」。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