釋囚投訴塘福懲教所見習督察涉插贓嫁禍、恐嚇 邵家臻:嚴重濫權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繼早前有釋囚投訴白沙灣懲教所,有懲教署人員涉嫌偽造文書,虛報囚犯的放假時間及工作時間,今日(26日)再有釋囚公開投訴爆有塘福懲教所見習督察,涉將寫有賽馬資訊的紙張,插贓嫁禍和恐嚇釋囚X先生(化名)。

協助X先生的立法會社福界議員邵家臻指,今次接獲的投訴,是其中一個最嚴重的濫權事件,促懲教署設立「監懲會」。

懲教署下午發聲明指,上述投訴案件已於較早時轉介投訴調查組作出跟進,調查工作仍在進行。另外,署方備有清晰指引教導職員,使用為懲教職員配備的攝錄功能的對講機;懲教署指相關指稱轉介投訴調查組一併處理。

X先生(右)指,出獄前曾多番受到懲教署職員的恐嚇,又遭懲教署職員勸退他不要作出任何投訴。(洪嘉徽攝)

X先生在立法會議員張超雄及邵家臻陪同下會見傳媒,他指於本月7日在塘福懲教所藍球場日常活動,期間一名黃姓懲教見習督察,在球場旁邊放置囚犯私人物品的桌上,找到兩張寫有賽馬資訊的紙張,並指屬於X先生要將他帶往值日官辦公室,並以私藏賽馬資訊為由作出檢控,但X先生一直否認該紙張屬於自己。他又指,整個過程該名懲教見習督察的隨身攝錄機,一直未有開啟。

X先生憶述指,該名黃姓見習督察曾明言:「明係搞你,咁又點啊?」,又對他說「如果你唔認嘅話,我之後一樣可以用盡方法逼你招認。」X先生忍無可忍,決定正式向值日官作出口頭投訴,並將投訴表格遞交投訴調查組和申訴專員公署,要求立案處理;同時又寄信邵家臻求助。

惟他指,懲教署職員最終仍將他囚禁於俗稱「水飯房」的特別組獨立囚室服刑。同日晚上,X先生開始絕食,以表不滿;X先生3日後因身體不適,被送往伊利沙伯醫院接受治療。

遭投訴見習督察無開隨身攝錄機:「無必要開」

X先生其後於本月22日出獄,他指早於事發前,曾因一次協助其他囚友調停爭執時,被指「做架兩」,與該黃姓懲教見習督察已「有過節」,他更稱指該見習督察已有3次插贓嫁禍的「前科」。

另外,X先生表示他在出獄前曾多番受到懲教署職員恐嚇,又遭懲教署職員勸退他不要作出任何投訴、甚至要他自行取消約見議員的安排。X先生憶述在紀律聆訊期間,該黃姓見習督察曾被問及為何未有開啟隨身攝錄機,當時對方答覆是「無必要開」。

專業議政社福界議員邵家臻促請懲教署設立「監懲會」,批評懲教署部門官官相衛。他又認為現時懲教署安裝閉路電視的位置,並不包括指模房及值日官辦公室等懲教署人員工作的地方,難以保障囚權。

工黨張超雄亦指,由黃之鋒事件起,已多次發生有囚友被勸退不應作出投訴等事件,他促請懲教署必須重新檢討投訴機制,確保在囚人士在不受干預的情況下作出投訴。

懲教署下午發表聲明,指上述的指控已於較早時轉介投訴調查組作出跟進,調查工作仍在進行。署方表示,為職員配備有攝錄功能的對講機,作為蒐集及取得在懲教設施內外發生的事件的證據,以便就違紀或刑事罪行及針對部門的投訴進行調查和檢控。署方亦備有清晰指引教導職員使用該備有攝錄功能的對講機;相關指稱已轉介投訴調查組一併處理。

據了解,投訴調查組按照署方指引及程序處理,一般會是在18個星期內有調查結果。懲教署聲明又指會不時檢討處理投訴的機制,投訴上訴委員會的委員人數已於去年起由10位增至18位,除太平紳士外,亦吸納對懲教工作有認識的不同宗教人士,上訴委員會的獨立性以確保相關上訴個案獲得公正處理。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