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老業青黃不接 90後年輕人不怕工作厭惡 藉護理長者覓滿足感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安老業人手短缺,26歲的莊慧軒是少數願意入行的年輕新人。莊自小尊崇護士職業,兩年前投身安老院舍,任職健康護理員,其後繼續邊做邊進修,以成為登記護士做目標。她認為,雖然工作上有令人厭惡的地方,例如需要處理院友潰瘍傷口和協助插尿喉等,但能夠解決長者護理問題,減輕他們生活痛苦,對此感到滿足。有安老院舍僱主稱,不介意年輕人視院舍為護士培訓的「跳板」,最重要先吸納更多年輕人入行,以紓緩人才荒的問題。

26歲的莊慧軒認為,行業工作性質雖然有令人厭惡的地方,但難夠幫助長者解決問題,感到滿足。(盧翊銘攝)

26歲的莊慧軒自小尊崇護士職業,八年前中學畢業,輾轉之下決定入行,2014年先修讀診所助理護士證書,同年再報讀公大護理學高級文憑,2016年底終取得登記護士牌照。在修讀文憑課程期間,慧軒已加入安老院舍擔任護理員。

協助插尿喉、照料潰瘍傷口 解決長者難題有滿足感

慧軒指,同意行業工作性質有令人厭惡的地方,例如需要處理院友潰瘍傷口,「傷口化膿,流著黃水」,亦需要協助他們插胃喉和尿喉;過程若準備工夫不夠仔細,或會接觸到院友嘔吐物及排洩物等,並非人人可以接受。不過,慧軒坦言,「做得呢行預咗」,最重要自己能夠協助長者解決護理問題,減輕他們生活痛苦,對此感到滿足。

在安老院舍工作兩年,她期望明年進修成為註冊護士後,能轉職公立醫院,增加工作經驗。(盧翊銘攝)

會因長者痊癒家屬釋懷而感高興

慧軒續指,有不少家屬最初安排長者入住院舍時,會感到內疚及難受,認為自己無盡到照顧者的責任。她指,試過有婆婆入住院舍前,因行動不便,在家中長期卧床,令皮膚出現壓瘡。

但是,婆婆入住院舍後,得到合適照顧,兩個月後傷口逐漸痊癒,家屬見到婆婆身體情況有改善,才對入院決定釋懷,她亦為此感到高興,工作受到肯定。她去年獲選參加資歷架構學習體驗獎勵計劃,取得3萬元獎學金,參與為期5日澳洲腦退化症的研究會,增進照顧相關病者的知識與技巧。

盼明年畢業後成註冊護士 轉職公院增工作經驗

在安老院舍工作兩年,現為登記護士的慧軒表示,短期目標是成為註冊護士,故2017年9月起再修讀公大精神健康護理高級文憑,若一切順利,有望明年畢業。她期望屆時再轉到公立醫院工作,累積更多經驗,日後再重返安老業服務。

安老院舍負責人謝偉鴻(圖左)與謝偉年均認為,行業人手短缺,需要改善行業形象,以吸引年輕人入行。(盧翊銘攝)

安老院舍僱主:不介意行業做年輕人「跳板」

慧軒僱主謝偉鴻表示,安老業人手短缺,青黃不接,以其院舍集團為例,目前有約500名員工,當中僅不足一成,年齡為30多歲或以下。他認為,年輕人未必怕辛苦,但主要認為安老行業工作性質厭惡,抗拒入行。

謝偉鴻表示,為了吸引年輕人入行,不介意院舍被視為晉身護士行列的「跳板」,讓有志做護士的年輕人,先到院舍擔任護理員,邊做邊進修,最快三年後成為註冊護士後,再跳到其他醫療機構工作。

謝坦言,雖然會有人才流失問題,但最少可以先吸引年輕人入行,部份或會留下繼續工作,解決人手不足的問題,而部份選擇離開的,不排除日後會重返行業,長遠而言,對行業發展有好處。

外傭照顧長者非容易 且不能治本

至於早前盛傳政府正研放寬外傭在津助院舍工作,謝則認為建議涉及複雜問題,例如要處理外傭住宿、保險問題等,並非容易。他又認為,行業不能單依靠輸入外勞,就能解決問題,培訓本地人才才是治本方法。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