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裝置重組香港、中國關係 藝術家高小蘭:社會太多事令人忟憎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雨傘運動、DQ議員、外國記者被拒入境……聚焦香港近年的政治議題,不乏港人對身份認同感到迷惘。現長駐加拿大的本港藝術家高小蘭,會這樣介紹她的背景:在中國出生,香港長大,經歷過六四事件,亦在法國和加拿大接受藝術學習及生活,但離鄉別井愈久,「我是香港人,但中國是我的國家」的感受日漸肯定。

這種思緒也激發她創作裝置「New Territories Old Territories」,以轉動輪軸時重組「Hong Kong/ China / is / isn't」字詞,讓觀眾反思香港的現在和將來。藝術裝置將於本月27日至31日舉行的Art Central展出。

高小蘭說,人長大了、離鄉別井久了,才逐漸發現香港的可愛,「六四、七一遊行、華東水災捐款,(港人在)匆匆生活、冷冰冰中是有熱情、激情,需要時就會拿出來。」(洪嘉徽攝)

透過藝術 表達傘運、DQ後的情緒

踏入「藝術三月」,各藝術展、畫廊及電影節緊接而來。受4A當代亞洲藝術中心邀請,高小蘭創作新的行為藝術裝置「New Territories Old Territories」, 以西藏廟宇內的轉經輪為靈感,在三個巨大輪軸、四方體上分別印上「Hong Kong / China」、「is / isn’t」、「Hong Kong / China」,觀眾推動輪軸時,字句便會重組包括:「香港是香港」、「香港是中國」及「香港不是中國」等意思。她說,裝置呈現的八種句式,沒有一個定論,「在弔詭的過程改變論述,事情就是這樣。」

看似普通的字詞,過去半年在高小蘭腦海中不斷徘徊,也令她矛盾,「離開的這些年,香港發生很多事,雨傘運動、DQ議員、外國記者被拒入境等,好令人忟憎。」而行為藝術表演,則讓她可以肆無忌憚地將內心最迫切、緊張、想不通的事情,逐一表達出來。

2006年,高小蘭在銅鑼灣東角道行人專用區展開《Memory of Air》的行為藝術作品。 (受訪者提供)

曾在銅鑼灣表演「六四」行為藝術

2006年在銅鑼灣東角道行人專區,她蒙著雙眼、手指在空氣中重複畫出六及四,直至累透,《Memory of Air》正是她表達六四事件隨時間被大眾遺忘,而感到憂慮。1989年,她才12歲,看到電視新聞報道北京當局鎮壓學生,她亦在學校戴黑頭巾悼念,「那是表現人性光輝的歷史時刻,在長期高壓的政治環境下,短時間內組織起很多人,希望要求有民主、自由,是奇蹟。他們表現的精神好可貴,中國亦出現令人振奮的歷史時刻。政府最後選擇這種方法破滅事件,令我覺得詫異、震撼、傷心。」

她續說,曾有朋友透露家中的雪櫃,放着一卷未沖印的菲林,是父親在六四時拍攝的照片,「好多人對六四的回憶都埋藏了。」那卷菲林保存了30年,卻一直沒有沖印出來,就似六四的記憶一直冰封。

對於近年本港八大院校陸續退出燭光晚會,她坦言感到無奈,但明白年輕一代未經歷過六四,以為與香港關係不大,「我們不能說中國還中國,香港還香港,如果中國不改變,香港也不會改變。六四背後追求、想改變中國有更好民主、自由,與香港是息息相關。」

+4
+3
+2

離港升學後 漸發現香港可愛之處

高小蘭1977年出生於廈門,六歲來港,大學修讀社會學系後從事扶貧與慈善工作,現時中國內地、香港、多倫多三地走,每年回港一兩次。她直言自小不喜歡香港的急促、狹隘、使人窒息,但隨着離港遠赴歐洲深造,卻發現香港的不少可愛之處,日後更想拍攝有關本港的電影作記錄,「我會肯定自己是香港人,但中國是我的國家,這是無可推毀。」

高小蘭的創作裝置New Territories Old Territories,將於本月27日至31日舉行的Art Central展出。(洪嘉徽攝)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