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東豪專欄】弊,我上司是工作狂

撰文:蔡東豪
出版:更新:
很多職場攻略建議下屬開心見誠跟上司討論……問題是,工作狂上司並不覺得自己有問題,盡力做到最好,即是人生美德,怎能跟「狂」扯上關係?即使上司口說一套,例如「我也非常重視家庭生活呀」,然而做的卻是另一套,攤出來傾也不是好辦法。中國人這招「引蛇出洞」,歷史上屢見不鮮,但敢言者死得好慘……
蔡東豪
(林振東攝)

離開精電的時候,出席不同歡送會,氣氛感性中加插搞笑。我記得有同事煞有介事發言,他最欣賞我的地方是:我早放工。噢,原來這麼多年最為人懷念的優點是早放工,引來哄堂大笑。這是事實,我比準時放工更早離開公司,而且絕少在工作時間以外打電話找同事。不過,我知道我是例外,大部分上司的工作時間偏長,而且人不在不代表下屬可放鬆,不停以電話或電郵問長問短。當然,早放工不代表不是工作狂,太太和同事可能暗中點頭,指出我是另類工作狂。無論如何,人老了,學識不 judge 他人,用不同方法,也可到達目的地。

下屬默默配合心力交瘁

香港打工族搏到盡,工時長,壓力大,已成為所有人接受的事實。人人平等之下,投訴上司是工作狂,反而顯得自己無能。工作狂上司四處可見,下屬則默默配合,以為這種壓力是工作常態。然而,日積月累,心力交瘁,下屬再不能接受上司的工作狂態度,怎辦?說好的 work-life balance 呢?

很多職場攻略建議下屬開心見誠跟上司討論,並且愈早愈好,溝通時跟上司說清楚,定下界線……問題是,工作狂上司並不覺得自己有問題,盡力做到最好,即是人生美德,怎能跟「狂」扯上關係?即使上司口說一套,例如「我也非常重視家庭生活呀」,然而做的卻是另一套,攤出來傾也不是好辦法。中國人這招「引蛇出洞」,歷史上屢見不鮮,但敢言者死得好慘。

對症下藥 兩類工作狂你上司屬哪類?

上司的工作要求已影響到生活各方面,不可能長此下去,必須找出解決方法。我認為首要做的事,是了解上司成為工作狂的原因。跟年資較長的同事傾訴,上司也是正常人(只可這樣假設),怎可能長期維持不正常的工作量?工作狂的根源,可分兩類,第一類人習慣了日以繼夜,可能是受工作方式影響(例如生產力低),可能是習慣,總之就是做到三更半夜才安樂。第二類人心裏欠缺安全感,覺得早走代表工作未做得完善,多看幾眼,必定可改進多一點點。這種上司像欠缺自信的藝術家,作品永沒法完成。

我們需接受一個現實:很難改變一個中年人,特別是提出改變的是下屬。不要存在奢望,只能接受上司的狀況,我們能改變的人,是自己。如果上司屬於第一類「習慣型工作狂」,那情況就是死症,只有極少數這類工作狂的上司懂得體諒下屬。 「工作狂是我個人問題,不要加諸下屬」。大部分「習慣型工作狂」上司以為全世界都跟他們一樣,字典中從來沒有「平衡」二字。遇上這類人,閣下覺得不能長期撐下去的話,早走早着,免嘥時間。

如果上司屬於第二類,工作狂源自欠缺安全感,我覺得還有救,這方面下屬有嘢可做。沒有安全感作依靠,這類上司會把焦點放在容易量化的指標,例如幾點放工、幾時覆電郵等。所有人都知道質比量重要,但對於欠缺安全感的人,量是唯一可掌握的實物。

與其「開心見誠」跟上司傾,另一個方法是下屬以實質行動顯示自己的一套也能達到理想結果。這類上司心裏可能是擔心下屬做得不夠好,最後須由自己執爛攤子。如果下屬準時放工也做出優質產品,久而久之,這是建立互信的根基。下屬以行動證明,上司見不到自己的時間,也可能是在工作,過程中緊密向上司匯報進度,早放工其實不代表有問題。

應付工作狂上司:建立以「爽」見稱的聲譽

有效的溝通方法,是以行動解釋。日常工作中帶出勤奮形象,無聲地向上司表示,判斷一個人是需要從多方面看,單一項準時放工不能判斷是否懶惰。最重要是與上司單獨相處的時刻,這些交流特別深刻,盡量表現自己重視生產力,最理想是建立做事以「爽」見稱的聲譽,目的是令上司逐漸放心。

不過,我們須表現出彈性的一面,當公司出現突發事件,什麼界線、平衡請全部拋出窗外 ,這時候所有人同坐一條船,需要的話,就沒有放工這回事。當然,有些公司永遠處於大鑊邊緣,若然頂唔順,就應開始搵工。

應付工作狂上司,我有一招實際招數,供大家參考 。上司即使不注重下屬上下班時間,每次搵人時候不見人,心裏也不是味兒,這點不能忽視。世界很簡單,out of sight,out of mind。現實是大部分人遲放工,包括差不多所有上司,下午6點至7點很多時候是辦公室每日最忙的時間。如果在「朝7晚5」和「朝10晚8」之間選擇,我揀「朝10晚8」,上司和其他同事見到人在,必定減少心理不平衡。許可的話,調整一下家庭時間,同樣工作10小時,上司便忽然覺得下屬近期特別搏殺。

(本文純屬作者意見,不代表香港01立場。)

你想看更多精彩的深度文章嗎?請購買今期《香港01》周報,或點擊此處:成為我們的訂戶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