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親節】自閉兒由小暴龍變港隊高球手 憑樂觀媽媽願放手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成長於跑馬地(Happy Valley)的Happy Court,樂觀的Anita一生離不開「快樂」二字。19年前誕下患有自閉症的「Happy Boy」樂男,卻一度令Anita的快樂飛走了。幸好,憑自身樂天性格,加上願意放手讓樂男探索世界,兒子從只會透過哭鬧表達情緒的「小暴龍」,日漸「進化」成高媽媽一個頭的「暖男」,亦是港隊特殊奧運高爾夫球金牌得主。

下周日(12日)就是母親節,回顧近廿載育兒生涯,Anita從不覺是犧牲,更不求回報,只盼樂男日後不會社會負累,可以自立生活。 

樂男比媽媽高一個頭,去旅行時會幫媽媽拿行李,令媽媽感到窩心。(張雅婷攝)

點解要喺我?
Anita憶述樂男確診嚴重自閉症及智障時感到愕然

子2歲半確診患自閉症 Anita淚流滿面

身高六尺一吋、19歲的樂男在鏡頭前親吻媽媽Anita,送上一句「母親節快樂」,令Anita暖上心頭。「暖男」過去卻曾是「小暴龍」,令Anita感到無助。

樂男兩歲半時確診嚴重自閉症及智障,得知消息一刻,Anita淚流滿面,不禁疑問:「點解要喺我?」由於不會表達自己,樂男終日只懂哭鬧,甚至試過撞牆,被爸爸形容為「小暴龍」,一家都被負面情緒包圍。灰心過後,日子還是要過,Anita為樂男申請入讀協康會特殊幼兒中心,開始解釋到樂男行為。

樂男小時候與媽媽的合照。(受訪者提供)

不擦兒子功課 助建立自信

協康會的課程從「手指指」學起,教曉樂男表達自己。幼兒中心畢業時,樂男經評估後智商達75,屬高功能自閉症,可升讀主流學校,但Anita選擇讓樂男入讀特殊學校,全因「快樂」。Anita解釋,樂男當時的理解力只有3至4歲,「如果一個未有語言能力的小朋友要到主流學校讀書,好慘!他的媽媽會更慘!」

要愉快學習,Anita在功課上亦放手讓樂男自由發揮,基本原則是不擦掉樂男的字。「唔靚,喺因為你覺得唔靚,唔喺佢覺得唔靚......要打擊小朋友信心很容易,但建立自信心卻很難。」簡單一句育兒之道,有多少父母能做到?

如果一個未有語言能力的小朋友要到主流學校讀書,好慘!他的媽媽會更慘!
Anita決定讓樂男入讀特殊學校,而非主流學校

樂男精於看地圖,一家人到外地旅遊時,都由樂男帶路。(受訪者提供)

本身是孤兒的Anita在寄養家庭長大,是一朵溫室小花,但她不讓樂男再走舊路。自閉症人士擅於閱讀地圖及認路,中一時,樂男需自行上學、放學,初中時已可和朋友去宿營,最「厲害」的一次是帶爸爸到泰國,完全沒有迷路。

勇於放手,原來也有痛過、跌過。

Anita憶述樂男曾因一次家居意外而失去半隻牙,登時血流如注,Anita只會哭泣,反倒是樂男記得學校的急救知識,不慌不忙指導Anita,她憶述當時兒子安撫她說「媽媽,你不可以緊張,你要先幫我止血」。經此一役,Anita笑言「唔死就得」,不妨多給樂男嘗試。

樂男於今年3月,代表港隊出戰香港特殊奧運會,更於個人18個洞賽事勇奪金牌。(受訪者提供)

出戰特殊奧林匹克賽 奪高球18洞金牌

愛思考、文靜的樂男自中一開始就上高爾夫球訓練班,直到今年3月,代表港隊出戰2019特殊奧運匹克夏季世界比賽,更於個人18洞賽事勇奪金牌。對於首次參賽就獲獎,樂男只謙卑地說本來只想累積經驗,從未想過奪獎。雖然只獲了第一個金牌,但樂男已深深明白運動員生涯有限,不打算走這條路。

回想近廿年育兒生涯,笑過、哭過,兒子由小暴龍長大成港隊高爾夫球金牌得主,Anita亦從最初「點解要喺我?」,學懂欣賞樂男的好。一點一滴的默默付出,Anita不覺得是犧牲,更不問回報。

你就好似入錢罌一樣,一直不停入。將來的回報是甚麼?何時會有?無人知。但你若不做,就一輩子都不會有回報。
自閉兒之母Anita

放眼未來,樂男還有漫漫長路,Anita只盼樂男能自立工作,勿成社會負累。至於生活質素,樂男自覺滿意就可。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