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E2019】失意女生護理課遇上「另一個自己」 相扶6年終成護士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能找到夢想的職業不容易,若遇到一個有共同經歷,又可以一起扶持的朋友就更難得。兩名互不相識的90後女生,在中三時同經歷家人入院,在親人接受治療期間,因感受到護士對病人的安慰及支持,立志成為護士。

無奈二人雙雙在文憑試中失意,未能入讀八大資助院校課程,卻有幸在醫療護理課程遇上對方,一年後,再一起轉讀5年制的明愛專上學院護理學學士課程,相互扶持捱過五年的學習及實習。將於本月畢業並取得註冊護士的資格的她們,無懼醫護界壓力,打算到公營醫院工作,並會以同理心與病人相處:「他們可能是因為倒杯水都做不到,所以脾氣才會不太好。」

左起為明愛專上學院護理學學士課程首屆畢業生鄺芷琦、賴千里。(鄧穎琳攝)

鄺芷琦因外婆入院 感受護士細心

現年24歲、明愛專上學院護理學學士課程首屆畢業生之一的鄺芷琦憶述,中三時外婆確診末期癌症,留院時經常全身疼痛難耐,幸得到護士們的細心照料,會因應情況為外婆止痛,自此她決意要成為關顧病人的護士;奈何DSE最佳五科成績只有20分,不足以入讀八大開辦的護理學學士課程,卻「因禍得福」地,在一所自資院校中遇上有類似經歷的女生賴千里。

賴千里祖父曾因三級燒傷入院

千里指,自幼照顧自己的爺爺,在她中三時不慎打翻滾油,手腳大規模皮膚三級燒傷,「當時覺得很無能為力,但探病時見得最多是護士,她們真的很關心病人,對待病人好像對待家人般,當時就決定自己也要做護士。」

由於文憑試成績未如理想,心儀醫護行業的千里報讀了與醫療相關,但不會獲得專業資格的課程;她說,開學首天就遇上與自己有共同目標的芷琦。

我們都十分慢熱及怕羞,但大家都知大家很想做護士,一起上堂後開始熟絡,後來一起轉到明愛讀護士,由開學第一天到畢業,我們都是同組,放學會一起溫書、練習,放假會約出來玩,亦會分享實習及工作時的不開心,六年來都互相扶持。
明愛專上學院護理學學士課程首屆畢業生之一賴千里
+2

五年課程均不可遲到或走堂 「護士遲到、告假會影響病房服務」

芷琦補充道,「護理學有很多很深的專有名詞,我們會一起想出得意的方法串字,更會互相扮演病人,讓對方練習護理程序,一齊練習丶一齊進步」。但談到五年來的難忘事件,她們卻異口同聲地說,是院校老師的要求。原來明愛護理系老師嚴格要求同學不可缺席或遲到,千里強調是「一秒都不可以遲」,病假者亦與遲到及缺席者一樣,需要撰寫最少一千字的學習報告或閱讀醫學文獻後交「讀後感」。

同為明愛護理學學士課程的首批畢業生的袁振文笑言,為了避免被處分,他五年來不曾缺席及遲到,後來明白老師希望訓練出同學「有交帶」:「護士必須交更,若遲到會影響同事放工時間,而突然告假難以安排人手,甚至有機會影響到病人。」

醫護人手不足,實習生的壓力亦不輕,千里直言,曾因遇到無理病人而沮喪,但後來發現他們多因身體不適,而非刻意為難:「他們可能是因為倒杯水都做不到,所以脾氣才會不太好,我們可以盡量耐心及以同理心跟他們相處。」三人均一致表示期望到公營醫院工作,接觸不同病例累積經驗。

明愛專上學院護理學學士課程新學年設360學額

本港面對人口老化,醫護人手供不應求,明愛專上學院的五年制護理學學士課程,獲政府批准下學年起增至每年360個學額,扣除政府指定專業/界別課程計劃(SSSDP)的資助,2019/20學年入讀的學生,每年學費約為36,050元。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