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犯條例・採訪手記】那夜凌晨,我們都是無路可退的前線記者

最後更新日期:

2019年6月9日,民陣發起的反對修訂《逃犯條例》遊行,大會宣布達103萬人參與,警方數字則是最高峰有24萬人參加。不論你較相信那一個數字,可以肯定的是,這天的港島,絕大部分主要路段都擠滿了身穿白衣的香港人,龍頭從下午2時許由維園出發,龍尾行至晚上10時,才到達終點:政府總部。

晝夜的集氣和付出,感動了無數人。然而,遊行結束2小時後,氣氛逐漸陷入緊張、對峙之中,警民衝突、鐵馬警棍胡椒噴霧短兵相接的街頭衝突一幕接一幕上演。鏡頭前,觀眾看到的或只有「一批戴口罩暴力示威者」。而鏡頭以外,《香港01》多名前線記者,與其他新聞工作者一樣,在警方的清場行動中,找不到所謂「提供幫助的40名傳媒聯絡隊員」,聽到最多的是防暴警察及「速龍」小隊無故、粗暴地呼喝:「走啦」、「唔好阻住警察做嘢呀」,甚至手持盾牌、揮動警棍不斷向記者逼近。要退嗎?記者身後,卻是另一批不斷推進的警員。

那夜凌晨,我們都是無路可退的前線記者……

記者跟示威者在警察眼中,一視同仁,同被驅趕。(曾梓洋攝)

+29
+28
+27

「鐵腳、馬眼、神仙肚」 香港記者薪火相傳的特質

反對修訂《逃犯條例》遊行開始前幾天,山雨欲來之勢愈見明顯,《香港01》的採訪隊於6月9日中午12時許,即遊行原定起步時間前約2小時前,分批到達維園一帶開始採訪,直至大會於晚上約10時宣布遊行結束,數名已經在前線工作近10小時的記者,仍需留守金鐘立法會及政府總部,等待龍尾到達,及觀察後續情況。

前輩說,做記者要有「鐵腳、馬眼、神仙肚」,今天正是一個大考驗,大半天忙於訪問上街市民、即時更新遊行情況,幾乎無暇顧及「醫肚」,直至近11時現場氣氛尚算和平,部分同事才有空間拖著疲累身軀,在附近簡單吃個飯。

不過,只是「扒咗幾啖飯」,便傳來立法會爆發衝突消息,警方一度使用胡椒噴霧驅趕集會人士。同事的本能反應便是第一時間趕往現場,繼續採訪第一手消息。直至10日凌晨1時許,逾10名文字及攝影記者,已分批在金鐘海富中心、立法會及添馬公園駐守,而數百名集會人士則在添馬公園草坪靜候,亦有部分人士將垃圾桶等雜物,從高處向龍和道扔下,阻塞道路。

2014年佔領中環一幕似要重演之際,數百名防暴警察、俗稱「速龍」的警察特別戰術小隊迅速增兵,開始衝出立法會大樓區域,向東推進,與集會者數度推撞、爭吵,而在混亂中,記者亦分別被推往中環海濱長廊、金鐘海富中心及灣仔方向。

中環海濱長廊清場方向 警察未必個個躁底

大部分集會者在警方清場前,站在添馬公園草坪觀察、來回走動,少數人陸續搬鐵馬以阻擋警員路線,其間有人士稱「擺三角位」較穩固,始用繩、網等工具將鐵馬捆綁在一起,但亦有人不認同其行動理念。而當防暴警察逐漸往海傍方向推進,在較黑暗的草坪位置,前線警員態度較為鼓躁,時而叫記者往另一方向離開,到達後又被攔截需返回頭,記者向在場警員反映指示混亂的情況後,警員反而認為是記者故意不合作。

近摩天輪、十號碼頭附近,有集會者疑被後方警員噴射胡椒噴霧,亦有人受傷在旁清洗傷口,另有人大聲叫囂,指後方無路可行,想走也走不到;亦有人責罵警方不敢直視集會者,即遭警員還擊。而警方一度舉起警示旗,及後向人群噴射胡椒噴霧。數分鐘後,在未有警示下,警方先後兩次出動胡椒噴霧,令在場前線記者亦走避不及,有記者不幸受傷掛彩。

其後,數十集會者及約10名記者一同被困路上,記者多次向警員表明身份,及提出撤至警方防線後方繼續採訪不果,更有警員手持盾牌撞向記者背部。期間,有記者一路打稿一路緩慢退後,有警員呼喝:「行快啲啦」、「咁你唔好打字咯」,並手持盾牌逼近記者。記者當時是穿上印有公司標誌的反光衣及佩戴頭盔。

不過,現場並非個個警察都「躁底」,亦有警員細心提醒記者小心安全。直至約2時半,防暴警察一字排開突然向集會者追趕,並跑上ifc天橋,一度大聲叫眾人離開。記者聞聲趕往天橋,卻不見任何集會者蹤影,反被防暴警察轉身、手持盾牌步步推進,仿佛視記者就是示威者。

告士打道東行線清場,記者無路可退。(羅君豪攝)

灣仔告士打道清場方向 防暴隊,還是防記者部隊?

警方向東推進其間,最前排的是身穿全黑制服的「速龍小隊」,這批警員不斷以警棍推撞記者,部分記者被鐵馬絆倒;亦有記者被「速龍」推向鐵馬,脊椎撞向鐵馬尖部。

過程中,記者曾與集會者一同被驅趕向龍和道東行線一帶,其後再被驅趕至中環至灣仔繞道的灣仔出入口附近時,在場已無集會者,僅十多名記者留守。初時「速龍」不允許記者離開,記者上前交涉不果。

接近凌晨2時,集會者未有衝擊警方防線,全數流竄往告士打道近電訊大廈的東行線。「速龍」亦被調往電訊大廈附近增援,一批接防龍和道東行線的防暴警察態度較為友善,經溝通後,一名負責指揮的督察級人員允許傳媒離開。

傳媒隨即奔往電訊大廈採訪,當時為凌晨2時許,約200名集會者已佔據告士打道東行線,車輛無法駛往北角及紅磡海底隧道方向。集會者利用鐵馬、垃圾回收箱及巴士站牌作路障,與警方對峙期間高呼「反送中」口號,未有衝擊警方防線。

防暴警察在凌晨2時45分開始,向灣仔入境事務大樓天橋方向推進,部分在天橋上的集會者向警察投擲膠樽等雜物,再朝告士打道西行線跑走,逾100名集會者被防暴警察圍困於舊灣仔警署牆邊,最後該批人士被勒令坐在地上,等待警方指示。凌晨3時許,告士打道重新通車及回復平靜。

在現場受控情況下,記者上前拍攝集會者情況,但一名防暴警察以警棍推向記者,指記者「阻住警察做嘢,上返行人路。」然而,記者聽從指示返回行人路,該名警員繼續以警棍推向記者,記者隨即表明已身處行人路,反問對方:「究竟你想我去邊?我已經企係行人路!」隨後另一名態度較好、較有禮貌的警員介入調停,一名負責指揮的警官指示在場警員設立防線,給予記者採訪空間,才能終止阻撓採訪的行為。

一名被困舊灣仔警署牆邊的示威者不適暈倒,數名警員隨即將該人抬往空曠地方治療。(鄺曉斌攝)

+13
+12
+11

中環軍營、金鐘海富中心清場方向 作勢揮警棍:咁黑佢哋影唔到

近1時半,防暴警察從立法會斜坡向上推進,在添馬公園草坪位置已完全將傳媒及集會者分隔兩邊,隨後一字排開站滿草坪,並著在場所有人士離開,現場僅約10名傳媒在採訪,並緩慢按指示離開,即有警員大聲喝罵:「走啦。走淨你幾個咋。」記者表明身份並指正在工作,有警員即說:「我哋都係做緊嘢。」但氣氛似稍為緩和之際,當記者繼續前行時,突然又有警員大罵:「垃圾。」記者隨後指將向警察公共關係科投訴,再有警員稱沒有所謂。

當記者退至軍營前方空地停留數分鐘,防暴警察繼續向前推進,在場記者問需要退至什麼位置,警員僅說:「行啦,繼續向前行。」記者再度表達不滿,期間有警員向記者作出揮動警棍動作,被身旁上司即時阻止,但另有警員直說:「咁黑佢哋影唔到。」

另有記者即時致電警察公共關係科,惟得悉現場的傳媒聯絡隊員已撤離,表示未能即時提供幫助。相比過往大型遊行活動,警方均有傳媒聯絡組在場提供協助,以方便傳媒及警方協調。

當記者被推進至政總「連儂墻」附近,向警員表示需返回立法會採訪,即被反方向推至海富中心。記者向在場警員反映情況,惟未能解決,又指示記者往巴士站離開,記者多番稱需要明確路線。溝通數分鐘才在一名警民關係科警員幫助下,帶路前往灣仔警察總部。

不過,一路上,途中再有防暴警察佈防,駐守的警員在遠處看見記者,便示意要求離開,同行的警民關係科警員高舉證件,解釋是帶記者離開,始能繼續向前。然而,記者到達灣仔駱克道時,又見數名戴口罩集會者,向街道扔垃圾桶,以阻擾警方前進。但隨後防暴警察趕往現場清場,並著記者不要亂動。擾釀多時,記者一行約4時許,才安全離開灣仔。

一名警員搬走被示威者抛到告士打道上的垃圾桶。(羅君豪攝)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